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硬漢郭泉獄中拒絕美國移民官 母子垂淚

——郭泉微信披露十年牢獄一直被單獨囚禁

郭泉:有消息顯示,獄方樂見郭泉在獄中自殺,我認為也是如此。因為,監獄管理辦法中的「三聯號」制度就是為防自殺和防脫逃而制定的。而我長期獨處一室,已經嚴重破壞了國家的監管規定,若自殺,必無人及時勸阻與救治。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我自強不息,堅持忍耐。十年如一日,十年圖破壁,十年磨一劍。如今,揚眉劍出鞘。

南京師範大學前教授郭泉歷經十年冤獄,出獄後民主信念仍矢志不改。(網絡圖片)

(編者註:原南京大學副教授、中國新民黨創始人及代理主席郭泉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08年11月被抓捕後獲刑十年。郭泉先生於近日出獄後,民主信念矢志不改。通過微信向外界披露十年來一直被單獨囚禁,被禁止其與一切人進行交流等詳情。)

1

人與動物最大的區別在於人能為自己以及別人叫屈。此謂,不平則鳴。

2

語錄這個詞,並不是什麼偉人的專利。從字義看,語錄就是語言的輯錄。由於黨文化對自由思想的禁錮,語錄成了偉人的專利。但是,中國古代有朱熹語錄,王陽明語錄等等。那麼,平民百姓有自己的語錄有錯么。語錄,這個在古代稀鬆平常的詞,為什麼在當代新時代卻成了偉人的專利?將被顛倒的思想語言顛倒過來,社會就前進了。

3

去年在監獄得知楊蘇萍同學在美國馬里蘭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講中盛讚美國清新的空氣,被少數極端分子誣陷為辱華言論。美國國土面積與中國相當,人口卻只有中國的六分之一,空氣清新理所當然。我在江蘇省浦口監獄長期被單獨關押,一人獨享十多平方米的豪華單間,空氣當然清新。而其它監室,同樣的面積要住至少十六人,空氣污濁可想而知。尤其是夏天,臭不可聞,而我房間真的是空氣清新有點甜。所以,我知道楊同學說的是實話;國人詬病的國內空氣質量也是實話。如果說實話都成了辱華,我就很能理解為何絕大多數朋友不敢說真話了。而我是國內少數敢於說真話的人,於是我入獄十年。

4

在監獄裏第一次與母親會見,我就提出了我的“四不原則”,即不認罪、不後悔、不自殺、不出國。

關於不認罪和不後悔,絕大多數我的朋友都能理解,但也有少數朋友見我提出這個“不自殺”有些突兀,因為他們認為郭泉根本不會自殺,所以郭泉不需要把“不自殺”列入“四不”。“四不”原則應該提些比“不自殺”更重要的原則。

長期以來,我被單獨關押,被禁止與一切人進行交流。三十幾平方米的監舍里,我獨自堅強地活着,一個人睡覺,一個人醒來;一個人洗漱,一個人吃飯;一個人洗澡,一個人擦地;一個人洗衣,一個人疊被;一個人沉思,一個人憧憬。一天結束,再一個人睡覺,再一個人醒來。

國際心理學會以及國際人權組織的研究與統計指出,在人類所有的酷刑中,單獨關押,是全人類十大酷刑之首。孤獨且為獄中的孤獨,其對人類的精神摧殘是極其嚴重且不可治癒的。去年的數據顯示,單獨關押一年以上的人,自殺率達50%,單獨關押兩年以上的人,自殺率達90%。

有消息顯示,獄方樂見郭泉在獄中自殺,我認為也是如此。因為,監獄管理辦法中的“三聯號”制度就是為防自殺和防脫逃而制定的。而我長期獨處一室,已經嚴重破壞了國家的監管規定,若自殺,必無人及時勸阻與救治。

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我自強不息,堅持忍耐。十年如一日,十年圖破壁,十年磨一劍。

如今,揚眉劍出鞘。

5:

除了“不自殺”原則外,我的“四不原則”中另一個招致非議的原則是“不出國”原則。

與很多人贊同我的“不自殺”原則不同,更多的人不贊成我的“不出國”原則。其實,無論我在入獄前,還是出獄後,甚至在獄中,都有無數的朋友苦口婆心地勸我出國。

最雷人的是,在我入獄第二年,美國駐華負責移民的總領館寄給母親全套關於我的移民手續。一位年輕的女外交官來電,諄諄告知我母親,只要郭泉先生在上面簽上大名,郭泉就立即成為美國公民,任何人就不敢再欺負郭泉了。母親攜此移民文件至獄中探視,稍一致意,即遭我斷然否決。

吾與母言:男愛國愛民,致身陷囹圄,雖九死,其猶未悔,豈可貪生去國,自滅其志。母雖憐兒,然愚男願轉世八次以報效國家,不可再言去國。母灑泣頷之。別時,望母蹣跚之背影,吾亦俯首垂涕。

吾嘗自比魚鯁,一鯁在喉,方不可小覷。若鯁離喉唾地,乃廚餘垃圾也。吾輩當以此為戒,警醒奮發。

6:

從1989年之後,每周的周日我都靜默,不飲酒,不吸煙,不參加娛樂活動。因為89年六月四日是周日。獄中十年本就無酒少煙,故周日靜默更是如此。

初始,由於我是基督徒的緣故,獄警以為我是在作禮拜,後發現並非如此。

於是派人詢問,我說,一年裡所有的周日我都在紀念那一天。別人在一年裡為一件事紀念的忌日只有一天,而我是52天。我稱“精神祭祀”。

獄警說,獄中生活精神壓力巨大,遠超常人承受能力,且獄中解壓工具惟有每日兩根監獄免費提供的香煙,何必忍受巨大精神壓力而選擇可能導致更大精神壓力的“精神祭祀”呢。

我說,“是日哭則不歌”且“祭如在”,更何況我“心祭”之人乃64死難者。雖未曾有過肌膚之親,然心心相印超越生死。入獄前曾作緬懷一文,言及此事,並稱死難之陳青小姐為吾永遠之情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推特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