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這兩天最可怕的新聞 早被一部電影神預言了

邊個都沒想到,從眾人驚嘆吹捧、到122位科學家聯名反對,這項所謂「中國生物科技的突破性成就」會在短短一天的時間裏,發生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兩極評價變化。

2018年11月26日,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在中國誕生。

邊個都沒想到,從眾人驚嘆吹捧、到122位科學家聯名反對,這項所謂“中國生物科技的突破性成就”會在短短一天的時間裏,發生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兩極評價變化。

啲追捧者把基因編輯比作上帝的手術刀,認為總要努力嘗試,人類才能進步;

反對者們卻在擔心,畢竟背後的安全性爭議和倫理審查涉嫌造假問題,都讓這個外表華麗的基因編輯研究,暗藏了太多“不可信”的種子。

看着專業人士討論得焦頭爛額,作為普通人很難理解其中的科學奧秘,縈繞在大家心裏更多的則係兩個字:

恐懼。

那麼,我們究竟在好驚咩呢?或許下面這部如今看來細思極恐的電影,可以給你答案——

《千鈞一髮》/《變種異煞》

Gattaca

《千鈞一髮》係一部拍攝於20年前的科幻片,雖然票房慘敗卻成為科幻電影的經典之作,被全世界的影評網站列入人生必看電影系列。

製作班底,註定了神作屬性。

它係科幻界大牛安德魯·尼科爾(《楚門的世界》)自編自導的處女作,主演係顏值正盛的伊桑·霍克(《死亡詩社》)、烏瑪·瑟曼(《殺死比爾》《低俗小講》)和還沒禿頂的裘德·洛(《冷山》)。

更“神”的在於故事的背景設定。

正如原版英文名《Gattaca》本唔係一個英文單詞,而係DNA的四種鹼基AGCT的人為重新排布——

幾個字母就勾畫出了一個奉行“唯DNA論”歧視法則的世界。

這係若干年後的未來,人類已經掌握了基因定製的能力。

因此優生成為一種流行,經濟實力雄厚的家庭可以去診所培育強化基因受精卵

最優秀的卵子和精子結合,膚色身高任君挑選。出世的孩子一定會有強壯的身體和優秀的智力,毫無疾病的可能性,連肥胖、禿頭、嗜酒等各種小缺點都能避免↓↓↓

這係“自然受孕一千次也達不到”的完美基因。

而付不起錢的窮人,就只能選擇低人一等的自然生育,生出“有瑕疵”的孩子。

雖然如今大家都無法理解,男主角Vincent長着伊桑·霍克這樣的臉會被認為係基因差。

但因為從受孕到分娩全都沒有經過機器的優化,伴隨Vincent出世的係一連串的健康風險評估數據:

神經性疾病可能性60%

狂躁症可能性42%

注意力無法集中可能性89%

心臟病概率99%

有過早死亡可能性,預期壽命:30.2年

結果就係,Vincent自降生便被宣布成為了一個“殘次品”。

唯DNA的社會,家長們已經不再尊崇“贏在起跑線”,而係“贏在基因”

於是Vincent的父母決定再要一個孩子,花錢通過機器挑選出一個更優秀的孩子↓↓↓

完美基因和殘次基因,係有着雲泥之別的,正如Vincent和親弟弟的差距。打出世起,男主就被父母瞧不起——

本來應該屬於他的名字,代表家庭榮譽、意為“受尊崇的”的Anton,被弟弟奪了去;

每每量身高,明明小兩歲的弟弟卻總比自己長得快;

兄弟兩人經常玩一個“勇氣比賽”的遊戲,兩人同時往海里游去,看邊個因為體力不支而先回頭,Vincent更係從來沒贏過。

邊個讓他的對手,不管在智力、還係體力上都係一出生就註定完美呢?

但更可怕的,還唔係這種差距。

而係像Vincent一樣沒有經過基因優化的人,被蓋上的“低等”標籤。

他們被叫做God Child,瑕疵人

這個看似優雅的稱呼,荒誕而諷刺地成了他們一生的枷鎖。

年輕人談戀愛,第一件事唔係看工作家庭,而係直接拿着對方的頭髮去做DNA檢測,分數高的人才係相親市場的搶手貨

出了凶殺案,最先被懷疑的也係瑕疵人,警察們只會把瑕疵人拉來挨個做基因檢測。

瑕疵人不配擁有愛情,不配擁有被平等對待的權利,更別提夢想了。

正如從小就有航天夢的Vincent,一直拼了命學習,想去世界最享有盛譽的宇航公司Gattaca工作。

但在從來只招收基因優化人的Gattaca,每個面試者都要通過血液和尿液來檢驗係否經過改良。他們不會浪費時間和金錢去培訓一個瑕疵人,讓宇航員成了男主可望而不可即的夢想。

就算在紙面履歷中撒謊,真實的履歷還係存在於細胞中,為他蓋上“不合格”的戳。

在這個致力於改良基因的地方,歧視不在於膚色,而來源於科技。

一切在出世那一刻就決定了,與你努不努力、勤不勤奮毫無關係,瑕疵人在職場晉陞的道路也困難重重。

於是,懷着宇航員夢的Vincent揾到了一份最適合瑕疵人的工作——Gattaca公司的清潔工。

呢度用一塊玻璃牆區分開了“上等人”和“下等人”,只有通過血液測試的完美人才能進入宇航員培訓的區域。

完美人自發抱團排擠“自然結晶”的瑕疵人,上層階級和下層階級之間的流動性接近於零。

當然,一個“進步”的世界不會公開奉行落後的勾當,永遠會給它披上文明的偽裝。

在呢度,基因歧視同樣被法律禁止。

架不住因為貧窮而產生的瑕疵人,係沒有能力和資本反抗的,唯基因主義統治的社會秩序也變得越來越堅不可摧。

就在Vincent已經絕望的時候,一名偽造基因身份的黑市代理人出現了,告訴他——

想要在不公平的社會裡生存,就必須學會不公平的手段。

他幫Vincent揾到了一位曾係擁有優秀基因、卻在一次意外中半身癱瘓的Jerome(裘德·洛飾演),和他調換身份

並完成了一系列帶隱形眼鏡、練習簽名、矯正牙齒、左撇子練成右撇子的改造↓↓↓

因為Jerome出車禍前的身高遠高於自己,Vincent還不得不做個斷骨增高手術。

比起外表的改造,更重要的還係基因了。

為了交換身份,完美人Jerome每天要收集自己的血液和尿液,供瑕疵人Vincent通過航天公司的安檢↓↓↓

而為了不暴露任何蛛絲馬跡,Vincent一邊每天去除自己身上的指甲屑、落髮等,千方百計隱藏自己瑕疵人的基因信息。

果然如那位黑市代理人的保證:有了優化人的DNA,論你到哪裡都會暢通無阻。

帶着Jerome的身份,Vincent迅速成為公司里的精英航天員候選人,得到上司的賞識。

沒有人在意Vincent為了成為宇航員,私下付出了幾多鍛煉的汗水。

準確地講,在唯DNA論的社會裡,人們在乎全係一個個基因值幾分,儘管你的成功可能真靠的係努力。

之後,雖然電影也為男主角安排了重重險境,但還係安排了一個happy ending,讓他完成了自己的宇航員夢想(具體情節就不劇透了),以此告訴觀眾“不滅的夢想就係作為瑕疵人唯一活落去的理由”

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裏,《千鈞一髮》也被當作了一部勵志電影,直到如今才恍然大悟神作背後的隱喻。

曾經人們都認為,這個唯DNA論的歧視社會只存在於科幻片里,可實際上人類從沒有停止過對於“基因優化”的追尋。

就像在影片首映時,作為宣傳活動的一部分,他們曾刊登出了一封“遺傳工程廣告”。結果有數千人信以為真,打來電話要求藉助DNA改造後代。

讓人忍俊不禁,又不寒而慄。

為此,霍金曾經多次做出過對“超級人類預言”的警告↓↓↓

直到20年後,這部老片放在當下“基因編輯嬰兒”熱點時重溫,結合著多年後的荒誕看——

比起勵志意味,它反倒更像一部恐怖片。

對“優化人”的追尋、對“瑕疵人”的歧視、對階級化社會結構的趨之若鶩,不管係在過去、現在還係未來,都係一個永恆的話題。

談回開頭的問題,關於這次的基因編輯嬰兒新聞,大家到底在好驚些咩?

《千鈞一髮》的日本公映會上,出現在結尾的這段話或許能給出答案——

“如果我們能夠早些得到這些基因改造技術,下面這些人可能就永遠不會出現了:

亞伯拉罕·林肯(馬氏綜合症)、文森特·凡高(癲癇症)、阿伯特·愛因斯坦(誦讀困難)、約翰·肯尼迪(阿狄森氏症)、麗塔·海沃斯(阿爾茨默氏症)、雷查爾斯(原發性青光眼)、斯蒂芬·霍金(肌萎縮側索硬化)、傑基·喬伊納·克西(哮喘)……”

“當然,另外一個不會出世的人可能係你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Vista看天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