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國流亡異見作家馬建 談習近平中國夢對世界的影響

中國流亡異見作家馬建最近應邀出席「香港國際文學節」兩場講座,他訪港期間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分享他心目中的「中國夢」。馬建表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中國夢」是靠控制人民思想、消滅歷史記憶,實現小說《1984》老大哥操控的獨裁統治。馬建認為,如果人們不反抗的話,習近平的獨裁統治甚至會靠着經濟實力,「一帶一路」、「孔子學院」、收購傳媒等方式侵入到全世界。

中國流亡異見作家馬建(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中國流亡異見作家馬建最近應邀出席“香港國際文學節”兩場講座,他訪港期間接受美國之音專訪,分享他心目中的“中國夢”。馬建表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中國夢”是靠控制人民思想、消滅歷史記憶,實現小說《1984》老大哥操控的獨裁統治。馬建認為,如果人們不反抗的話,習近平的獨裁統治甚至會靠着經濟實力,“一帶一路”、“孔子學院”、收購傳媒等方式侵入到全世界。

65歲的馬建曾任中國全國總工會記者,八九民運期間在天安門廣場待了一個多月,目睹當時學生抗議絕食和北京市民圍堵戒嚴部隊的場面,採訪了方勵之、周舵、劉曉波等參與民運的知識分子。

馬建訪港談新書《中國夢》

1999年馬建遷居英國,2002年憑小說《非法流浪》獲托馬斯庫克旅行文學奬,2005年入選法國《閱讀》月刊評出的本世紀全球50位作家。2008年馬建的《肉之土》以八九天安門事件為背景,在中國被禁。2011年中國政府禁止馬建入境。

上星期五(11月9日)馬建應邀到香港,出席“香港國際文學節”上星期六(11月10日)在“大館”舉辦的兩場文學講座,其間一度發生涉嫌自我審查的撤銷講座場地風波,最後“大館”總監簡寧天發聲明致歉,並允許馬建的講座如期舉行。

馬建在關於他的最新小說《中國夢》的講座表示,觸發他寫這本政治幻想小說的背景,是2012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率領6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參觀中國國家博物館時,提出“中國夢”。

批習近平中國夢空洞

馬建批評,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非常空洞,中國國家博物館裏面沒有1949年中共建國之後的中國歷史,從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天安門事件,在這個歷史博物館裏面都不存在。

馬建說:“然後‘中國夢’宣布了之後,我當時就在想,這是否是一個小說﹖因為一個國家主席把一個夢想交給了他的人民,4個月以後,將近270多個律師被抓起來,這讓我心裏面非常難過。就是他(習近平)為了實現一個‘中國夢’,反對的聲音不存在了。”

馬建表示,書中的主角馬道德是一個文革長大的少年,在文革期間參加武鬥,今天在中國一個城市擔任“中國夢辦公室”的主任,這兩個角色結合在一起,對馬道德的壓力非常大,他既要將過去的惡夢全部刪走,才能裝上今天的中國夢,但是那些惡夢不斷冒出來,包括他在文革中打死的人。

實現中國夢必須尊重歷史

馬建強調,要實現“中國夢”的話,前提是要尊重歷史和過去。馬建表示,人跟動物最大的區別,是人類用記憶保持住情感,知道自己的父母、愛情等,如果記憶被刪除,人類就只是叢林里的動物。在這種情況下,書中的主角馬道德,發明了“周夢湯”,還要發明“周夢芯片”,不斷用各種辦法要將人民的頭腦澈底清理乾淨。

馬建說:“在這本書裏面,我主要強調一點,記憶是最了不起的,也是人最值得最後要保存的,我們可以保存我們自己的記憶,保存我們自己的歷史,然後才會有國家的歷史,當這些東西都被一點點的刪掉的時候,在這個小說裏面,這個馬道德就澈底崩潰了。”

馬建表示,因為歷史被清洗,中國目前正重複過去歷史上的錯誤,例如現在被捕的人,很多都要在電視上認罪,文化大革命的現象不斷在中國重複,甚至中國現在已經修改,認為文革愈來愈沒有錯誤,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頭像重新掛在很多地方,甚至街上愈來愈多人唱文革的“紅色歌曲”。

否定歷史的中國夢要統一思想

馬建又表示,現今世代極權的國家愈來愈多,他認為這個現象必須找出解釋,民主是不是真的失敗了,民主社會出現的問題,跟資本主義有甚麼關係嗎﹖不過,馬建強調,靠否定歷史的“中國夢”,推廣這個夢後面一定有更可怕的東西,那就是統一思想。

馬建說:“統一到、現在(中國)憲法可以看到,統一到習近平的思想里去,如果這樣的話,其他國家也會發生同樣的事情,而且我認為,“中國夢”局限在中國,不會是這樣的。我們沒有辦法相信一個極權的國家,它只是殘害自己國家的人民,它總是有一天要擴展出去。”

馬建表示,一個國家只需要一個人的思想,是一項很大的工程,他感覺到習近平的“中國夢”已經影響到香港,他希望香港讀者能夠從書中得到警剔。

馬建說:“大家透過這本書的閱讀的話,我想你們能夠感受到你們自己的生活處境,也許你們感覺不到,但是我敢預測,你們的孩子很可能將來的課本就是要學習近平思想。”

冀透過網絡讓中國讀者看到新書

馬建的最新小說《中國夢》目前只有英文版,中文版暫時沒有香港出版社願意出版。馬建接受美國之音專訪表示,《中國夢》如果能夠在香港出中文版是好事,因為通過這本書可以讓人們驚醒,習近平的“中國夢”影響到日常生活、收入、自由和創作。馬建又表示,希望透過網絡等途徑,能夠讓中國國內的讀者看到這本書。

馬建說:“但是現實我們也看到,很多出版社很害怕,我也連繫過一些出版社,有的沒有聲音,有的沉默,有的在策划出版的過程中,也都退了。那麼能否在台灣出版我也在努力,但是我當然希望通過網絡、通過其他的途徑能夠讓更多(中國)國內的讀者能夠看到。”

流亡作家仍關心中國社會

馬建又表示,作為一個流亡作家,最關注的問題還是他原來的中國社會,因為在政治上中國讓他流亡,不准他再進去。

馬建說:“那麼我的目標當然也是一種政治的目標,我必須要回去,變成一種抗爭,那麼在這個寫作的過程中,我對中國社會的觀察,恰恰表達了我對中國社會的關注,我不希望這個社會、在中國的這樣的社會,這麼危險,人們沒有安全感的社會,我還有意思回去,沒有意思了。我希望回去的社會,是更像中國的傳統的一個中國社會,或者說是一個和平的社會,而不是一個充滿警察的、到處是戰區的社會、到處是戒嚴的社會。”

馬建的中國夢讓每個人活出品味

馬建在專訪中談及他自己的“中國夢”,他希望有一天他這本書可以在中國的書店裡出版,而習近平的“中國夢”會被記載到中國歷史博物館,包括天安門事件、60年代的大饑荒,都會一步一步的看得見,而不是習近平當年站在那裡,宣布“中國夢”的時候,只有八國聯軍、火燒圓明園,其他一片空白。

馬建說:“所以說我非常渴望的中國夢,就是每一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生活,私有財產得到保護,個人思想得到保護,每個人活出自己的品味,而不需要因為政治恐懼,而不需要因為沒有遵循習近平的‘中國夢’而被抓走、被消失。”

中國模式靠經濟等方式入侵全世界

馬建表示,習近平的“中國夢”是靠控制人民思想、消滅歷史記憶,實現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George Orwell)小說《1984》老大哥操控的獨裁統治。馬建表示,他的小說《中國夢》是中國版的《1984》,可以和奧威爾的內容對照,包括雙重思想,例如中國的民主專政概念,他希望透過小說中的角色向奧威爾致敬。

馬建認為,如果人們不反抗的話,習近平的獨裁統治甚至會靠着經濟實力,“一帶一路”、“孔子學院”、收購傳媒等方式,將“中國模式”侵入到全世界。

馬建說:“你會看到中國幾十萬留學生他們去美國學習,不是為了學美國,而是要消滅美國,要消滅美國的價值,它的價值觀還全是不一樣的,我們知道後面有大使館的控制。在這麼一個大環境下,國際社會變得非常軟弱、非常軟弱,甚至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往下去做甚麼,在這樣一個情況下,我想唯一要理解,冷戰是否已經開始了,人們對於這種恐怖主義、伊斯蘭極端恐怖主義,注意力本來到放到那裡,忘了極權主義的這種傷害,現在只好要緩出一部份精力,要對付極權主義跟伊斯蘭極端主義的平衡。”

預測香港下一代受習近平思想洗腦

馬建在講座中預測,香港下一代的小孩子,很可能要在課本中學習“習近平思想”,記者問及香港人應該如何抗爭,才能保持一國兩制的獨特性,避免下一代受“習近平思想”洗腦﹖

馬建表示,香港本來最好的就是言論自由,亦即是個人的自由,這種生活方式已經維持了很久,突然要慢慢轉變成極權社會的一個城市,或者叫上海、廣州,香港人的承受力非常困難,特別是年青一代會出來抗爭。

馬建說:“特別是年青一代,他們更難做到身份認同,他們一定會反抗,港獨就是在這種社會背景下的一種產物,不會成功、但是有很多人會冒出來,這是沒辦法的。這麼一個不安全的社會它很可能把香港引向一個被中國政府認為、敵對勢力的一個地方,它就想儘快消滅,而我們以為的香港的自由,可能影響到中國就變得更微妙了,這種拉鋸戰,我不知道、很難取決於習近平的身體,如果他沒有得憂鬱症的話,那麼香港很快就要得憂鬱症了,很快就會自殺。”

如何保留歷史是寫作最大考驗

中國的影響力在國際上愈來愈大,甚至移居澳洲的中國異見藝術家巴丟草,最近打算在香港舉辦的展覽,主辦單位都表示,“受到來自中國的威脅”而被迫取消。記者問及,中國的影響力會否影響馬建日後的寫作計劃﹖

馬建表示,他現在的寫作計劃還是很清楚會寫文革背景的題材,以及如何保留歷史,他認為這是最大的考驗。馬建強調,保存歷史對一個民族的生存極其重要,而極權國家要消滅歷史的原因,奧威爾已經說得很清楚,“只有控制了語言、控制了歷史,就能控制了過去,控制了過去,就能控制了現在。”

馬建認為,現在的中國已經慢慢實現了奧威爾的寓言,人民覺得獨裁是好事,而且起了一個名字,叫“新時代特色社會主義”。

馬建說:“人們能不能在閱讀《1984》的時候,能讀出這種現實的發生,如果讀不出來,我真的希望他們去讀《中國夢》,那是一個中國版的《1984》、很現實,當你麻木的時候,當你沒有歷史的時候,你面對的就是你的崩潰。”

加藉港人看到中國影響力的變化

移民加拿大30多年、近日返香港探親的加籍港人許女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因為朋友介紹入場參與馬建“中國夢”座談會,她認為馬建扮演了時代的角色,將現今中國的情況,透過小說向外界反映,她覺馬建很勇敢。

許女士說:“他(馬建)也是相當勇敢,他不怕得罪中國政府,他說的一件事情很重要的,就是現在中國政府想消滅歷史,令人民不知道過去是怎樣,這件事情很可怕,因為人之所以為人,記憶是很重要的,如果一個人抹殺了他的記憶,然後整個國家的歷史都消滅了,這個國家就好像沒甚麼希望了,我覺得這方面他講得很好。”

許女士表示,她在加拿大溫哥華住了30多年,看到很多中國的影響力的變化,例如當地的中文電台都有受到影響,而且有很多中國大陸移民成立的組織及團體,他們的成員都會嘗試去參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