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北大低調回應公安入校抓人打人 學者稱校園不該發生暴力事件

北京大學西校門。

深圳佳士工運參與者和聲援者再遭中共當局打壓之際,聲援佳士工人的北大應屆畢業生在北大校園被抓捕,有在校生和目擊者被不明身份人員暴力毆打和強迫刪除手機拍攝的現場視頻圖像。北大校方稱事件是公安機關依法抓捕犯罪嫌疑人,並不涉及校內人員,避而不提在校生被打可能致傷的情節。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2015級本科生於天夫發佈視頻,自述11月9日晚,他在北京大學校內遭到一夥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按到毆打,北大2018屆畢業生張聖業被毆打綁架,這群黑衣人乘坐黑色小轎車迅速離開現場。

疑似帶走北大畢業生張聖業的黑衣人乘坐的車輛之一。(北大本科生於天夫分享網絡圖片)

在校生指黑社會行為進校園

於天夫在視頻中說,當時有圍觀學生用手機拍照,黑衣人要求他們刪除照片以後才能離開。

北京大學歷史學系2015級本科生於天夫的被黑衣人撕壞的上衣(於天夫分享網絡圖片)

​於天夫:我不知道是什麼樣的特權,使這些人膽敢這樣的踐踏法律法規,踐踏法律賦予公民的合法權益。他們不僅在校內要綁架一個北大的畢業生同學,而且還對我這樣的這些路過同學進行毆打,直接控制在地上,用腳用力的踹,而且呢,路過的同學,他們想用手機去記錄當場發生的這些暴力行徑,也被這些黑衣人暴力的控制在地上,而且用暴力威脅的口吻進行控制,你不刪除就不讓你走。如果這些東西算不上黑社會行為的話,那什麼樣的行為算的上黑社會行徑呢?

校方與公安口徑保持一致

北京大學保衛部11日晚間在北大內部的“北大未名BBS”發出通報稱,事件“系公安機關依法抓捕涉嫌犯罪的校外人員,不涉及在校師生員工”。該通報沒有提到事件的細節及當事人姓名,隻字未提有學生被毆打。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境內網絡上關於這次北大暴力事件的討論、跟帖、視頻圖像遭到大面積封殺。

記者12日致電北京大學國際合作部的羅女士,羅女士的表述與北大保衛部的通報內容基本一致,羅女士稱對案件具體情況不了解,具體情況要問公安機關。

羅女士:您說的這個還有視頻?我目前掌握的情況就是保衛部去做了一個核實,公安機關是依法抓捕一個校外犯罪嫌疑人,沒有涉及在北大的師生。

記者:這個學生他說他是北大歷史系的學生。

羅女士:他不是被抓捕的那個人是吧?

記者:不是被抓的,他被打了,被按倒在路面上,遭到拳打腳踢,而且用胳膊把他的嘴堵上。

羅女士:您還是跟公安部門…因為公安機關已經介入了,北大沒有參與這個事情的處理。所以進一步的事情我們也沒有了解。

但是我們了解到的就是抓走的那個人不是北大的人,您說的學生被打的事情,我們就不是很清楚了。

記者:抓走的那個就是剛才所說的張盛業嗎?

羅女士:我們並沒有參與到事件的處理中,所以我們的口徑也是由公安機關來發佈的,他們告訴我們就是他們抓捕的是校外的人員。

記者:來抓捕的人的身份是什麼?

羅女士:那我就不太清楚了,需要您跟公安機關進一步去溝通。

記者:被毆打的學生,你們也不了解他的情況嗎?

羅女士:這個還是需要您跟公安機關進一步了解情況。

法學教授:北大是文明之地不應發生暴力事件

針對公安人員被指在北大校園暴力毆打學生,北大法學院的張千帆教授表示,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警察不應該使用暴力。

張千帆:總之,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肯定不應該使用暴力。尤其在北大校園裡面,就更不應該。一個本來很文明的地方,怎麼應該發生這些暴力事件啊?

北大11.9暴力事件發生後,眾多中國大陸網民展開熱議。網友Tiger在油管(Youtube)留言說,“黑社會治國,有什麼好質問的。”一個“毛左”微信群中有一條留言說,“中共政府正在搞黑色恐怖,比國民黨的白色恐怖更加無恥。”

1946至49年中國內戰時期,北大發生了一些針對當時的國民政府的抗議活動,校方努力保護那些因表達政治訴求而可能被捕的師生。

張千帆教授認為,只要不是非常必要,就不應該在學校里抓人。

張千帆:打人的話,如果當時沒有武力抗爭,當然是公權力機關不應該首先使用暴力,對吧?當然,原則上講,如果是犯罪分子到哪裡,它是有權力去抓人。但是它要有一個必要,是嗎?我們還記得胡適作校長的時候說,他在的時候不會允許警察到學校里來隨便抓人的。就是說,只要不是非常有必要,那當然不應該在學校里抓人。

對於當前北大校園內是否會感到緊張恐怖,這位法學教授表示,雖然發生了警察到北大抓人打人事件,但他還不覺得這種情況會變成一種常態化,也不至於引起一種很恐懼的氣氛。他緊接着又說:“當然我也是剛聽說(這一事件)。”

抓捕毆打學生事件或與學運工運維權相關

張聖業參與支持深圳佳士工人維權,八月被警方控制,獲釋後繼續聲援工運並發起“尋悅行動”,即尋找被失蹤的北大校友顧佳悅,令當局難堪不安。顧佳悅曾參加廣州讀書會活動被警方列為網上追逃對象。

此外,廣東等地十多名勞工維權人士近日被警方接連抓捕。今年6月底以來,中國大陸各地高校的一些學生加入聲援深圳佳士工人組建工會的維權行動,最終聲援學生被警方強行驅散、遣返,一些學生據稱遭國保軟禁。中山大學畢業生沈夢雨、北大畢業生岳昕等至今失聯,部分維權工人遭刑拘。

當前中國大陸社會矛盾趨於尖銳,一些中國大陸青年重拾馬列主義尋求出路。執政的中共儘管以馬列主義為指導思想,但對新興左翼團體打壓並不手軟。廣州左翼八青年舉辦讀書會遭到警方抓捕,北京大學、南京大學等高校學生組織馬克思主義社團被校方打壓、刁難,引發輿論關注。南京大學本科生楊凱被保衛處人員毆打,校方至今沒有給出明確說法。

曾經在深圳長期工作患塵肺病的湖南工人連續多日在深圳維權,要求當局認定工傷,予以經濟補償和免費救治。11月7日晚間,警察向在深圳市政府門外靜坐的維權工人噴射辣椒水,多名工人被送往醫院。湖南工人的維權行動得到了佳士工人聲援團的支持和聲援。

近年廣東工人罷工工潮接連遭到鎮壓,長期在勞工界活躍的“工運之星”曾飛洋被判刑。官媒新華社指曾飛洋接受境外資助,同樣,新華社也將佳士工人維權運動歸咎於“境外非政府機構”人員煽動。

10月末,北京大學領導重新洗牌,在北大120周年校慶致辭時,將“鴻鵠之志”讀成“鴻浩之志”鬧出笑話、道歉信遭致更多批評的原校長林建華卸任。原北大黨委書記郝平“低就”改任校長職務,讓位於“空降”就任北大黨委書記的山西高院院長邱水平,而更早前,邱水平曾擔任北京市政法委副書記、北京市國家安全局黨委書記。北大新黨委書記的國安背景引發了一些對校園言論空間收緊、意識形態控制更嚴的擔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