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何清漣:美國民主黨的國內「顏色革命」

信仰社會主義的青年一代,其本集中在民主黨。今年7月3日,《紐約時報》發表一篇《民主黨正在社會主義化嗎?》,文中引述一項調查,在18~34歲的民主黨人當中,61%的人對社會主義持正面態度這些人是民主黨內的極端進步主義者。

11月6日,2018年美國中期大選落幕,民主黨奪回“失去”8年的眾議院多數黨地位,共和黨仍然在參議院保持優勢。民主黨在網上掀起的藍色浪潮雖然成了漣漪,但共和黨在城郊失去的選區讓民主黨看到了2020年的光明前景。總的來說,民主黨在美國持續幾十年的“顏色革命”終見成效。這場顏色革命一是人口的顏色,二是思想的顏色。

人口結構多元化終見成果

民主黨方面,選出了美國歷史上多個第一:第一位男同性戀州長、兩位穆斯林女性眾議員、最年輕的主張民主社會主義女議員亞歷桑德里婭·奧卡西奧-科特茲,等等。基於選民群體特徵而賦義的“政治正確”贏了大滿貫。親民主黨媒體歡呼:2018中期選舉創造了歷史記錄,她們將引導未來。

參院仍然是共和黨主導。媒體普遍認為,總統特朗普將面臨眾議院製造的種種麻煩,比如可以對總統進行調查,要求他提交納稅申報表,甚至可以彈劾他。

美國民主黨的基本盤由“無、知、少、女”四大人群構成。無:指無收入的福利族與部分低收入的工薪族;知:指知識分子,包括教育系統、媒體等所有與文化相關行業人士;少包括三部分:一是少數族,二是青少年,三是性少數群體。女:指女性選民。民主黨自身也承認:今年中期選舉獲勝,得益於西裔與女性支持者增多(女性選民人數比男性多出約1000萬人),美國青年一代也成為支持民主黨的主力。

這種選民結構由民主黨經營多年而成,其中除了知識群體數量相對穩定之外,其他人口在美國都處於增長狀態,對民主黨極其有利。

美國從“大熔爐”成為“沙拉盆”

美國向來標榜是種族大熔爐(melting pot),人口雖然多元化,但最後都信奉美國價值觀,不會象法國一樣,形成少數族群如穆斯林等不認同主流價值的平行社會。法國在發生“查理周刊事件”之後反省,認為是遷居法國的穆斯林二、三代未能被法國主流社會同化而導致的悲劇,因而對美國的熔爐文化表示羨慕。

事實上,美國的熔爐文化早就嬗變。民主黨為了擴大選民基本盤,不斷用新的訴求製造一些利益群體,其中最快捷的方式就是鼓勵移民與非法移民。奧巴馬在任期間,最大的一次特赦就讓500萬非法移民成為美國公民,其中多為拉美裔,這些人是民主黨的鐵票倉。希拉里2016年的競選口號就是承諾入主白宮之後立即開放邊境。

隨着外來移民的增加及一些少數族裔尤其是拉美裔的高生育率,美國人口結構發生變化。早在2008年,美國人口普查局的報告就顯示,當時占人口66%之多的主流白人人口將逐漸減少,到2050年,白人人口比例將降至46%。2017年6月,美國人口普查局發表的報告稱,截止到2016年7月1日,美國西班牙裔人口總數5750萬人,比一年前增長了2%;非西班牙裔白人的人口只增長了不到0.01%,大約5000人。亞裔人口增至2140萬人,增速3%,在各少數族裔中是最快的。到2044年,美國超過一半的人口將來自少數族裔——十年不到,美國人口改變“顏色”提前了6年。

這裡必須要說明的是:亞裔人口增長快,但對美國政治不會構成太大的影響,因為亞裔包括印度、中國、日本、香港、台灣、中東地區一些國家,本身因種族、文化、宗教、政治各種因素,兼之分散居住,短期內不可能成為一種強大的政治力量。與之相比,佛羅里達州、明尼蘇達州近20年持續從索馬里及奧巴馬故鄉肯雅接來的穆斯林移民,集中居住,人口增長快,容易成為政治力量,比如今年就選出兩位穆斯林女性眾議員。

除了鼓勵非法移民合法化之外,民主黨和一些社會團體出於自己的政治利益,還會有意宣傳種族之間的矛盾,通過少數族裔的憤怒來贏得他們的廉價選票。這種情況讓美國這一大熔爐被沙拉盆取代:人們意識到:“美國不是大熔爐,只是個沙拉盆”(America is not a melting pot but a salad bowl)。

民主黨正在社會主義化

2015年6月,美國人口普查局發佈報告,千禧一代——即出生於1982到2000年的美國年輕人共8310萬人,佔據全美人口的1/4以上。

年輕人歷來都是民主黨的鐵杆支持者,2018年中期選舉,18到29歲的投票選民數量激增,成為民主黨票數增加的第三大因素。哈佛肯尼迪學院在十月進行的一項針對年輕人的民調顯示,40%的年輕選民願意去投票,自從1986年開始年輕選民的投票率幾乎從未超過20%。這項民調還顯示,這些投票的年輕人大部分都是民主黨支持者。據《大西洋月刊》報道,得克薩斯州和內華達州這兩個參議院席位競爭激烈的地方,提前投票的年輕人數量增長了五倍。

與歐洲青年普遍左傾一樣,美國青年的思想也偏左。今年11月,總部設在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和民調公司YouGov發佈一項調查,該調查共詢問了2100名不同世代的美國人,讓他們回答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等問題的看法。

根據調查,不同世代的美國人中,大多數人仍然希望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但在千禧世代中,社會主義是第一選擇。52%的美國千禧世代希望生活在社會主義國家(46%),超過希望生活在資本主義國家(40%)的人。一小部分年輕人希望生活在法西斯主義社會,還有6%的年輕人認為共產主義是最佳選擇。

這些信仰社會主義的青年一代,其本集中在民主黨。今年7月3日,《紐約時報》發表一篇《民主黨正在社會主義化嗎?》,文中引述一項調查,在18~34歲的民主黨人當中,61%的人對社會主義持正面態度這些人是民主黨內的極端進步主義者。

衝刺2020,民主黨與共和黨各有擅長

在歡呼民主黨勝利的呼聲中,冷靜觀察者其實明白,在2020大選中,兩黨現在都沒有必勝的把握。

在組織內部,共和黨建制派與特朗普的矛盾有所緩和。外界都知道,特朗普2016年大選中,是打敗民主黨及共和黨建制派與兩大總統家族(布殊、克林頓)才得以成功,這點註定他得不到共和黨建制派的支持,共和黨資深參議員麥凱恩反對特朗普的姿態比民主黨人更激烈。這次落選的共和黨議員中有不少是麥凱恩的追隨者。因此,共和黨議員人數雖然少了,但共和黨反而“特朗普”化了,白宮今後兩年推行的政策中,本黨的支持率會更高。但從選民結構(年齡大決定人數減少)、競選策略、行動力及籌款能力來看,共和黨比民主黨弱太多。

民主黨則面臨建制派與草根派之間的矛盾。參議員伯尼·桑德斯本是獨立候選人,2016年為借民主黨之勢參選總統才登記為民主黨。他的競選團隊的前工作人員和支持者、追隨者多是社會民主主義者(社會主義者),為了進入政壇,今年都加入民主黨,並組成一個“全新國會”——一個政治行動委員會,旨在選出有相似政治理念的新的年輕國會議員。這些極端進步派今年在中期選舉中起了極大的推動作用,為外界熟知的成就是:紐約州眾議員奧卡西奧-科特茲就是在“全新國會”的支持下,打敗民主黨建制派議員喬克羅利而成功勝出。這些社會民主主義者還有一項巨大成就,據The Hill報導,今年8月25日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芝加哥夏季會議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以壓倒多數投票通過決定,限制超級代表在選擇該黨總統候選人的作用,以免出現2016年民主黨推選候選人時出現的情況——排擠桑德斯支持希拉里。所謂“超級代表”,包括民主黨主要領袖(民主黨歷任總統、副總統、國會領袖及DNC主席等)、DNC成員、參議院與眾議院所有民主黨議員、民主黨現任州長。

奧卡西奧-科特茲的勝利,以及限制超級代表在總統候選人提名方面的作用,意味着民主黨草根派的勝利,當然也意味着建制派與草根派的矛盾加深。

美國民主黨在美國的長期深耕細作,已經靜悄悄地完成了本國的“顏色革命”。這場“顏色革命”的種族與思想不能截然分開,例如拉美國家近半個世紀以來,形成了一個左派國家圈,來自這些國家的移民本身就偏好社會主義。由於民主黨政治經濟主張日漸烏托邦化(見拙文《走向烏托邦化的美國民主黨》),今後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的爭論,不僅是常識與烏托邦的競爭,還涉及美國在全球範圍內將起何種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SB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