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時代特權 為何不讓百姓住「八大飯店」?

為人民服務”是中共的虛假口號,北京飯店等“八大飯店”不讓老百姓住。(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提要:在毛時代,北京八大飯店”住的全是公費買單的大官老爺,所謂“特權”階層,平頭百姓甭說沒錢住不起,有銀子也不讓你住。這就是中國賓館飯店的特色。什麼“為人民服務”?連賓館飯店都不讓人民住。

如果說毛澤東時代給老百姓留下的後遺症還沒有散去,那就是一些上了年紀的老人至今也不敢邁進賓館飯店一步。他們會說,這兒不讓老百姓進。儘管早就開放了賓館飯店的廁所,可老人們寧肯憋着也不進去。一日遭蛇咬,十年怕井繩。

在“改革開放”之前,北京的大飯店並不多,民族飯店、北京飯店、前門飯店、新僑飯店、和平飯店、六國飯店、西苑飯店、香山飯店並列號稱京城的“八大飯店”。那時的八大飯店住的全是公費買單的大官老爺,平頭百姓甭說沒錢住不起,有銀子也不讓你住。這就是毛澤東時代的中國賓館飯店的特色。什麼“為人民服務”?扯淡,連賓館飯店都不讓人民住。

據北京飯店常務副總經理譚東方介紹,想要住進北京飯店先要到北京市第一服務局先開介紹信,你是在北京飯店,還是在民族飯店,具體住在那個飯店還得第一服務局分。如果成功開到介紹信,然後拿介紹信到飯店住宿。

“八大飯店”當時直接歸北京市政府飯店辦公室管理,屬於事業單位,主要負責中央和北京市的會議接待任務,不接待社會散客,你要是外地客人,想住飯店得拿着省市自治區開的介紹信,看你是什麼級別,然後讓你到市政府飯店辦公室換信,才能進門。

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有一次老秦從東安市場出來後,大着膽子走進了“神秘”的和平賓館。誰料剛一進門,就被人轟了出去。後來每想起這件事,就會想起“中國人和狗不能進入”這塊牌子。外國人就是比中國人透明,人家還知道立塊牌子依牌行政,中國人愛誰誰一點沒牌名。

那時全國的賓館飯店說白了就是政府的官員接待處,也沒有經營任務。1962年,中央召開七千人大會,各省市的代表住在“八大飯店”。飯店處於一級警衛,封閉式服務,飯店300多員工一律不許回家,吃住在飯店,以確保代表安全。這種以會議接待為主的情況直到上世紀80年代才改變,從那時起,才開始接待國內外散客,老百姓才開始能住上賓館飯店。

1979年4月10日,港商霍英東投資5000萬美元,提供管理、技術,廣東省政府提供建材、土地和人力在廣州沙面興建34層高的白天鵝賓館。這是我國 大陸計劃建設四大城市八大賓館中的第一份合作協議書。

白天鵝賓館建成後,霍英東主張賓館和世界接軌尊重普世價值向市民百姓全方位開放。此舉幾乎遭到了酒店上下“中國特色”的一致反對。白天鵝賓館副總經理彭樹挺說:“我們都想不通。‘四門大開’,階級敵人就很容易搞破壞了,既擔心客人安全又擔心設備損壞。”霍英東說,什麼壞了我就給你們買什麼,不用你們花錢。”雙方爭執不下,霍英東的秘書柯小琪給楊尚昆打電話,楊尚昆說:“轉告白天鵝霍英東先生,過去的酒店賓館越蓋越高級,越來越森嚴壁壘,不讓老百姓進去。現在‘改革開放’了,廣州是個試點,應該讓老百姓進來,四門大開。”

如果說“萬惡的資本主義”是有錢能使鬼推磨,那麼本人認為毛澤東時代的社會主義計劃經濟的最大特色就是有權能使鬼推磨。資本主義社會,錢是萬能的,沒有錢是萬萬不能的。社會主義社會,權是萬能的,沒有權是萬萬不能的。

正是有了楊尚昆的一句話,才陸陸續續讓全國的賓館飯店學起了白天鵝賓館,向民眾敞開了大門。從此,毛澤東時代不讓老百姓住賓館飯店的歷史才被改寫。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