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副主席貪腐大數據震驚世界 中共軍紀委一招嚇傻全軍高幹

——木偶:直面這場難看的軍隊反腐戲

不久前,軍紀委給軍以上幹部每人發一張表,要他們填寫「在提拔過程中是否行賄」和「是否為他人謀取利益而受賄」等內容,並挨個談話強硬申明:如有行賄受賄行為,交代了並積極退贓,免於刑事追究,只作紀律處分。如隱瞞不交代一旦被查出,將加重處罰!這一招真絕!讓所有接受填表者心驚肉跳夜不能寐,許多人一個月也交不了表。

幾年前與幾位軍報老戰友敘舊,正逢徐才厚被抓。陶副總編講:“破天荒啦,抓了軍委副主席,後面的戲就大了。這絕對是一場很難看的戲!”

果然此論應驗了。十八大後五年多來,軍隊反腐的速度、力度和廣度,完全超乎局外人的智商和認知能力。據統計軍隊反腐至2018年呈“2+8+160+18000”的大勢。2名副主席、8名上將、160名中將少將和18000名校級軍官落馬。

其實,這可能是冰山一角。不久前,軍紀委給軍以上幹部每人發一張表,要他們填寫“在提拔過程中是否行賄”和“是否為他人謀取利益而受賄”等內容,並挨個談話強硬申明:如有行賄受賄行為,交代了並積極退贓,免於刑事追究,只作紀律處分。如隱瞞不交代一旦被查出,將加重處罰!

這一招真絕!讓所有接受填表者心驚肉跳夜不能寐,許多人一個月也交不了表。有位戰友告訴我,圈內的人你知我知,這種事太普遍了,不說不行、說了也不行,內心的風暴比外邊的風暴更更狂烈,許多人如實填寫“曾有過行賄受賄行”。

交代不久,組織上即命他們回家接受監視居住,不得亂走亂動,聽候組織處理。處理就是“免職降職然後退下”。蘭州軍區近日率先公布了8名軍職幹部“降職處理”的決定,並說還有後續處分的軍師職幹部名單待公布。

其他大單位也將接蹱公布,估計全軍受此處分的高級幹部將超過被抓“軍中老虎”的數量。上面說的2+8+160+1.8的大數據,已夠不雅觀了,再加上這次紀律處分的“大數據”,豈不更加難看?

軍隊不比黨政機關和企事業單位,除了很少的一些土地房產可圈錢之外,要圈錢只能在人事關係上作文章。故有買必有賣,行賄必受賄,受賄才行賄。一人行賄,多人供賄,一人受賄,眾人下水。軍線關係直接,一人口供,百人穿幫,極易牽聯,無以逃遁。不看口供,也能算出概率來。

我曾為郭、徐賣官作了個“數學模型”:按半公開的交易行惰,按上將3000萬計,帶動中將、少將1000~2000萬行賄,再帶動大校、上校500萬以上的行賄,再帶動中校、少校200萬以上的行賄,再帶動上尉、中尉、少尉50萬以上的行賄。

而後,各級軍官再向下伸手,徵兵、配兵、調動、入黨、入學、改軍士、提乾等各環節,成為士兵的向上求助的“打點”級別,從3萬5萬~10萬8萬不等。

為了上賄,軍官群體層層向下伸手,賣夠若干頂小帽子,才夠買下一頂上級別的大帽子。賺夠了還要留足,送主官還要送管官,縱向送橫向也要送,管人要送管事也要送,對中介也要送。

總之,官官之間,官兵之間,軍民之間,軍地之間,互相交往無不牽動利益,織成縱橫交匯錯綜複雜互相牽扯的利益互賄網絡。這樣細細計算下來,從副主席到士兵及軍屬,築成12層和14項的幾何級利益鏈。

每個受賄人都要牽扯着若干個等級的行賄人,構成受賄人――行賄人――再行賄人――再受賄人――再再受賄人······這樣反覆結構着立體的三角幾何關係,最終圍成球型內三角關聯體系。

按給出的計算公式是:郭徐2人 x3邊線 x3人以上 x12層級 x2連點 x14種打點 x2連點 x3倍毛收=36288人下水。也就是說,頂端郭徐兩名副主席一貪婪,便層層傳遞貪慾瘟疫,放肄放大成蝴蝶效應,最少可能把3.6萬人拉下水。

按實際案例看,每個向郭徐行賄的上將所截留的自肥款,都高出行賄款數十倍,比按三倍計算出的3.6萬“大數據”要大得多!此保守計算還不包括獨立於兩位副主席之外的高官自渠,郭徐們親自導演我軍演出一場震驚世界的歷史性腐敗醜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開放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