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10個秘密調查錄音 揭開一令人震驚真相!

——北京市紅十字會至今未開展人體器官捐獻的調查報告

北京的23家有移植資質的三甲醫院,其中有多家象北京武警總院、302醫院、朝陽醫院、友誼醫院、佑安醫院、北大人民醫院這樣的移植大戶,每年的肝、腎移植量,保守估算也有數千例。而這些移植供體器官都不是來自北京市紅十字會的捐獻渠道。按照中共官方規定中國紅十字會捐獻器官是唯一合法來源,那麼,北京每年如此大量的移植器官,顯然來源非法。

阿波羅網編者按:這份報告表示,“最新調查表明,地處首都的北京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成立6年來,至今處於籌備階段,始終沒開展實際器官捐獻工作。”然而,中共官方聲稱“中國公民自願捐獻是人體器官移植供體器官的唯一合法來源”,中共也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停用死刑犯器官”。那麼巨量的移植器官是否全為非法來源?這些器官究竟從何而來?

鑒於,中共宣布自2015年1月1日起,停用死刑犯器官,中國公民自願捐獻是人體器官移植供體器官的唯一合法來源,中國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辦公室是由中共國務院領導的官方機構[1]。

鑒於,2015年來,每年中國器官移植量沒有減少,反而呈逐年增長趨勢。大器官捐獻:2015年2297例,大器官6428個[2];2016年4080例,大器官11296個[3];2017年5148例,大器官16000個,較2016年增加了25.9%[4]。這還只是中共官方公布的數量,據追查國際調查證據顯示,中共2000年開始器官移植量爆炸性增長,超過891家醫院參與器官移植,每家醫院每年真實移植量往往是官方報告數量的十幾倍以上,年移植量從上百例到上千例,多的甚至高達8000多例。

鑒於,北京是中國的首都,器官移植醫院最多,據中國國家衛生計生委[5]2018年2月11日最新公布的178家器官移植醫院名單,北京佔23家,器官移植量最大,例如,北大人民醫院自曝一年完成4000多例肝腎移植[6]。

2018年8~9月間,追查國際再次對北京市紅十字會系統人體器官捐獻情況做了相關的電話調查。

調查結果:北京市紅十字會自2012年隨中共“全國全面啟動人體器官捐獻工作”以來,器官捐獻系統至今還在籌建中,始終沒有正式掛牌運作。下屬各區紅會都沒設器官捐獻辦公室,市級紅會沒給區級紅會安排器官捐獻工作項目。6年來北京市紅會系統從市到區,都未開展實際器官捐獻,而僅限於做些宣傳。

一、對北京市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負責人王朝輝的電話調查

2018年09月06日,追查國際調查員以患者家屬身份,給北京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負責人王朝輝打電話諮詢親屬移植供體時,王顯得很熱心,表示自己和北京各家移植醫院的移植科主任“特熟”,暗示能牽線找到供體。王朝輝說,他這裡是器官捐獻籌備辦公室,現在北京市紅十字會還沒開展實際器官捐獻。

調查員問北京器官捐獻情況時,王朝輝說:“我現在還沒有到醫院參與他們那個捐獻過程,一般都他們醫院自己做,都是醫院自己找器官。”王說,“紅十字會和衛計委,我們還沒有在一塊兒合作呢,就是他們醫院通常自己做。”

調查員追問王朝輝:“你是說現在北京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還沒有正式開始參與這個實際捐獻,對吧?“王朝輝連聲答:“對,對,對,因為我這是籌備辦公室,器官捐獻辦公室沒有成立呢,現在。”

調查員問什麼時候能籌備好?王朝輝先說:“不知道”,後說:“北京因為醫院比較多,我們那個情況比較特殊,所以一直是就沒有開始這個工作。”他又說:“現在國家都那個,下一步看怎麼弄啦,不知道怎麼說呢!”

當王朝輝向調查員推薦親屬患者去北京武警總醫院做器官移植時,調查員問是不是武警總院器官來源比較好一點?王朝輝說,“不是什麼來源比較好”作為軍隊醫院它在北京做的最多。”“武警醫院不是部隊的醫院嘛,武警醫院做部隊做的最多。”

二、對北京市下屬六個主要行政區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情況的調查

與此同時,追查國際對北京市紅十字會下屬的六個區紅十字會做了相關的電話調查。調查結果和王朝陽的說法吻合一致。

被調查的北京市六家區紅十字會是:海淀區紅十字會、西城區紅十字會、東城區紅十字會、朝陽區紅十字會、石景山區和丰台區紅十字會。這六個區是北京市的主要城區,也是北京市23家器官移植醫院所在地區,從捐獻器官優先分配的原則來說,這六區應該是器官捐獻開展的主要區。

對六家區紅十字會的調查表明:

1、北京區縣一級的紅十字會,也都沒有器官捐獻辦公室。北京市的紅十字會系統至今沒有開通器官捐獻這個業務,最多只做些宣傳。捐獻者被告知自己去網上登記。

2、北京市各區紅十字會都沒有開展實際器官捐獻,因為市紅十字會沒有這項工作部署,沒做具體安排。

3、如果有人打電話想捐獻器官或遺體,就把三個醫學院遺體接收站電話告訴他們,或告訴他們聯繫醫院去那裡捐獻。

三、對北京市紅十字會遺體捐獻系統調查

另外,追查國際對北京地區兩家遺體捐獻接受站(協和醫科大、首都醫科大)和北京市紅會遺體捐獻協調辦公室做了相關調查。調查顯示:第一,承認北京市紅十字會確實沒開展器官捐獻,移植器官來自醫院;第二,官方對遺體捐獻和器官捐獻態度不同。

關於北京紅十字會沒開展器官移植,首都醫科大接受站聯繫人景鵬說,“您要說器官捐獻,它(紅十字會)是沒開展”。

對此,北京市紅十字會遺體捐獻協調辦公室說:遺體跟器官捐獻是兩個部門管。王朝輝他就是負責這個器官捐獻的。他說北京市紅會沒做器官捐獻的話,“那具體以他的解釋為準吧,他就是負責這塊的!”

調查發現,被調查的兩家接受站對遺體捐贈並不積極。協和醫科大強調“局限於本地”,一概拒收外省市捐贈;首都醫科大建議家屬“別到我們這兒來領表!”“我們沒人專門做這個。”

當問起捐贈遺體的去向?首都醫科大聯繫人景鵬醫生說:“去向就是用作教學和科研,不會弄到醫院再怎麼捐獻。這沒有那些東西,沒有那些情況。”調查員問為什麼?景鵬:“那摘不了了!因為他這種情況摘不了了,因為他遺體的時候,那個器官已經沒用了。”

問捐贈遺體給費用嗎?景鵬說不但不給,家屬還得掏錢。“比如說這個病人在醫院看病的一切費用,都還是家屬來自個負責,包括最後去世以後在醫院太平間,保存的那幾天,那些那都是由家屬來負責。只不過就最後拉運遺體是由他們來負責。”

景鵬又補充說:“就是遺體之後用完了也是火化,但是不能給家屬返還骨灰,因為這個是集體火化,它是一批一批的,它分不出來誰是誰的,所以這個沒法返還家屬骨灰。”

結語

中共宣稱,從2015年起中國全面停用死刑犯器官,公民自願無償捐獻器官成為移植器官的唯一來源。“公民自願無償捐獻器官”該由誰管理負責?原衛生部2010年1月向中國紅十字會總會發出《關於委託中國紅十字會開展人體器官捐獻有關工作的函》,函中明確器官捐獻這項工作由中國紅十字會負責。

最新調查表明,地處首都的北京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成立6年來,至今處於籌備階段,始終沒開展實際器官捐獻工作。

北京的23家有移植資質的三甲醫院,其中有多家象北京武警總院、302醫院、朝陽醫院、友誼醫院、佑安醫院、北大人民醫院這樣的移植大戶,每年的肝、腎移植量,保守估算也有數千例。而這些移植供體器官都不是來自北京市紅十字會的捐獻渠道。按照中共官方規定中國紅十字會捐獻器官是唯一合法來源,那麼,北京每年如此大量的移植器官,顯然來源非法。

根據追查國際十多年的調查,中共自2000年以來,先後以“死刑犯”器官、“腦死亡捐獻”器官為名,掩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真相,犯下人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反人類罪行[7]。此次對北京紅會器官捐獻的調查結果,再次戳穿了中共移植器官全部來自公民自願捐獻的謊言。

縱觀中共十多年來殘酷迫害法輪功的罪惡和現狀[8],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不會停止。近年追查國際大量調查顯示,活摘器官仍在發生。

調查電話錄音(10個錄音)

調查錄音1:北京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籌備辦公室主任

(錄音播放及下載MP3,完整錄音記錄請看1-北京市紅十字會器官捐獻辦公室主任王朝輝.pdf

王朝輝:“我這是籌備辦公室,現在器官捐獻辦公室沒有成立呢。現在是我們紅會,衛計委,還沒有在一塊兒合作呢,就是他們醫院通常自己做。我們那個情況比較特殊,所以一直是就沒有開始這個工作。現在國家都那個,下一步看怎麼弄啦,不知道怎麼說呢!”

調查錄音2:北京市海淀區紅十字會

(錄音播放及下載MP3,完整錄音記錄請看2-北京市海淀區紅十字會官員.pdf

調查時間:2018-08-31(電話:10 68317551)

值班員:“北京市的器官捐獻工作現在還是籌備階段,六年沒開展;今年剛剛掛牌,還沒開展捐獻工作,今年也開展不了;現在我們區里主要承擔宣傳工作,其它的工作還都沒有落實。”

調查錄音3:北京市西城區紅十字會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完整錄音記錄請看3-北京西城區紅十字會辦公室官員.pdf

調查時間:2018-09-14(電話:10 83975423)

值班員: “我們這兒就只有這三個遺體捐獻接收站聯繫方式,有人打電話,就把這三個電話告訴人家;像我們這一級部門沒有器官捐獻的辦公室。”

調查錄音4:北京市東城區紅十字會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 ,完整錄音記錄請看4-北京市東城區紅十字會官員.pdf

調查時間:2018-09-17(電話:10 87556904)

值班員:“我們沒有器官捐獻辦公室;區縣一級的紅會負責宣傳;北京市紅十字會也沒有器官捐獻辦公室,也是負責宣傳。”

調查錄音5:北京市朝陽區紅十字會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 ,完整錄音記錄請看5-北京市朝陽區紅十字會辦公室孫女士.pdf

調查時間:2018-09-20(電話:10 65094673)

孫女士:“關於器官捐獻這塊,北京市的紅十字會沒有開通這個業務;我們這隻有遺體捐獻,沒有器官捐獻。器官捐獻還是得聯繫各大醫院;我們跟醫院沒有直接那種聯繫關係,因為我們工作性質不一樣;我這隻接受北京市紅十字會工作安排,它現在給我們的就是三家對口的醫院,是遺體捐獻的。”

調查錄音6:北京市石景山區紅十字會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 ,完整錄音記錄請看6-北京市石景山區紅十字會官員.pdf

調查時間:2018-09-20(電話:10 68606619)

值班員:“我們這邊是提供遺體捐獻電話登記的、聯絡方式;區紅十字會本身沒有做器官捐獻,因為市紅十字會沒有這項工作,他們平時也沒有這項工作。” 

調查錄音7:北京市丰台區紅十字會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 ,完整錄音記錄請看7-北京市丰台山區紅十字會值班室.pdf

調查時間:2018-09-20(電話:10 63824717)

值班員:“北京市各區都沒有器官捐獻,目前還沒有開展這個業務。”

調查錄音8:北京紅十字會遺體捐獻工作協調辦公室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 ,完整錄音記錄請看8-北京紅十字北京協和醫院遣體捐獻站.pdf

調查時間:2018-09-21(10 63558266)

值班員:“我們遺體跟器官是兩個部門管;王朝輝他就是負責這個器官捐獻的,那具體以他的解釋為準吧,他就是負責這塊的!”

調查錄音9:北京協和醫科大遺體捐獻接受站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 ,完整錄音記錄請看9-北京紅十字會遺體捐獻工作協調辦公室.pdf

捐獻時間:2018-08-30(10 69156975)

值班員:“北京不接受外省市的遺體、器官捐獻。”“捐獻於本地”。

調查錄音10:首都醫科大遣體捐獻站接受站

(錄音播放及下載 MP3 ,完整錄音記錄請看10-首都醫科大學遣體捐獻站景先生(景鵬).pdf

捐獻時間:2018-09-06(10 83911443)

景鵬:“你要說器官捐獻,它(北京市)是沒開展;好多醫院有器官捐獻,現在很多都沒通過紅十字會啊!”

參考資料:

[1]《新華網》2018年6月29日“王岐山獲聘中國紅十字會名譽會長”

[2]《新華網》“器官捐獻與移植”摘得中國醫學“諾貝爾獎”2015年12月01日08:08:12來源:新京報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81017041708/

[3]《我國人體器官捐獻數與移植數均位居世界第二》來源:央廣網發佈時間:2017/8/514:55:15

[4]《“施予受”器官捐獻登記人數超30萬》作者:張思瑋來源:科學網 www.sciencenet.cn發佈時間:2018/5/622:42:51

[5]2018年3月3月26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計生委“官方網站更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National Health Commission of the P.R. of China

[6]《新華網》專家:死囚器官來源減少將使等待救治患者增多2013年09月03日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追查國際存檔鏈接:

[7]2016年4月5日發表,2018年7月7日更新《追查國際對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國家犯罪的調查報告(摘要)》

[8]2017年10月01日至2018年06月30日《追查國際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現狀電話調查報告(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追查國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