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中國新聞實習生:脫衣侮辱 殘忍真相讓我大哭

凌晨十二點,做完廣州孫律師被辱案的其他當事人採訪,在被荔灣區華林派出所掛斷好幾個電話後,我漸漸從憤怒的情緒里緩和下來。打開朋友圈,看到朋友們曬日常、曬美食的照片,恍惚覺得自己好像和他們活在了兩個世界。

面前整理錄音稿的word文檔還是空白,聽當事人講述她那天在華林派出所的經歷時,忽然眼淚止不住的流下來,剋制已久的情緒終於收不住閥門,一個人對着電腦嚎啕大哭到現在。我不知道自己為別人的事情哭什麼,作為一個從小遵紀守法的好公民,被老師叫到辦公室批評都是極少的事,被男警察要求在派出所脫光衣服“檢查”的那種生活,好像和自己的生活離得八杆子遠。女律師孫世華也是,和我母親年齡差不多大的她,也沒想過有朝一日在工作中作為守法公民會被警察這樣對待。

事情的經過很多人都已有所了解,一個女律師說她自己到派出所正規辦案時,遭遇警方“碰瓷”,被派出所內的警察掐脖子和脫衣羞辱。警方回應說是她涉嫌擾亂單位秩序,不存在被警察毆打和羞辱的情況。

乍一聽像是羅生門,昨日一則官方掛在網上的通報,好像就已將所有事情蓋棺定論。一個空口白話的女律師,和一個有權威性的市公安局,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你會選擇相信誰?

“看當時的監控視頻就好了啊,公布視頻以後誰是誰非就明明白白的了”,評論區里這條的點贊最高。

我心裏暗自苦笑,他們不知道的是,現場有女性目擊者因為拍攝孫律師被掐翻白眼的視頻,手機被摔碎,身邊帶的四歲孩子被強制隔離,甚至還被威脅,“如果你手機不給我刪除掉(視頻)的話,就別想着出去,(你)四歲的小孩就送去孤兒院”(被訪者語)

不僅如此,那個女性目擊者還被要求和孫律師還有孫的委託人李某貞一起,在辦案區一塊小布帘子後面,進行脫光衣服到一絲不掛那種程度的“檢查”。可笑的是,除了這三位女性,其他被抓的男性,卻沒有警察要求他們“脫衣式”檢查。

對女性脫衣達到羞辱目的行為,讓我想到英國中世紀的戈黛娃夫人。傳說善良的她為了爭取減免丈夫麥西亞伯爵強加於市民們的重稅,被伯爵刁難要她裸體騎馬遊街一圈才會減稅。為什麼古今惡趣味的男人總喜歡蕩婦羞辱女性?從古至今,遮體的衣物對女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在男權社會中,無論男女惡人,卻總是喜歡以扒光或侵犯女性身體來達到他們羞辱的目的。

“那個脫衣服啊,全脫光的,就拉了一條布。男警察就直接站到後面,其實什麼都能看到的,他站的那個位置可以看到我在脫衣服”,李某貞氣憤地對我說。我不知道華林派出所那位陳姓警察有沒有母親妻子和兒女,脫下那身象徵權力的警服,他像孫律師、李某貞和我們每一個人一樣,都是平頭老百姓。當他自己的妻子女兒在工作或生活中經歷被強制“脫衣式”檢查時,他又會做何感想?

孫律師說她當時也被要求全部脫光,一絲不掛的進行“檢查”,“不脫就給你強扒,對我而言一個世紀的時間都有,你知道多殘忍嗎?”聽着她哽咽的聲音,我心裏微微一顫。如果不是因為實習採訪,他們在我生活中可能就是新聞里掃都不會掃一眼的當事人A、B、C。可當直面去對話時,她們的情緒她們的形象變的具體和真實。一個有點微胖關心社會公義的律師阿姨,一個想要合法取保候審見到丈夫的年輕妻子,一個四歲聽到會被送到孤兒院而大哭的孩子……誰的生活中不會遇到這樣的人呢?

朋友圈裡曾有人給我評論,說幹嘛要關注這種事情。這個世界上那麼多不公不義,操心那麼多幹嘛,獨善其身就行了啊。我羨慕他的天真,但歷史洪流里人人都會被裹挾其中,誰又能掙脫抽身,看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很感激所在的平台,讓我有能接觸到事情真相的機會。我見到了很多惡,也看到了很多愛。一直相信即使前路荊棘,也要去闖一闖,哪怕只是鑿開一點點光亮。但是今晚,接觸到真相後的我,卻難過到無以復加。我不知道廣州市公安局能不能拿出現場的視頻?也不知道視頻會不會經過閹割?不知道人們忘記這個事件的速度有多快?也不知道事件中那些經歷不公的人到底能不能得到他們想要的正義?

“歷史不是握在誰的手裡,眼睛也並非全然蒙蔽,見證者遲早會寫入紀錄里。”有前輩記者說,報道今天不被刊登,留下來,未來的歷史會跟當權者對抗,真相併不會被當下的遺忘所擊垮。希望如此吧,正義你可以遲到,但別來的太遲啊!

一個初涉新聞業的小透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WY採訪手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