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周曉輝:從崇禎皇帝救不了大明王朝說當下

幾百年後,歷史似乎在重演,在筆者看來,當今中國政局與明朝末年有着諸多驚人的相似之處。

北京景山公園。明朝最後一位皇帝崇禎在此自縊。(公有領域)

“崇禎”是大明王朝最後一個皇帝明思宗朱由檢的年號,也因此,明思宗又被稱為“崇禎帝”。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心如死灰的崇禎帝在殺死自己的數位嬪妃後,走進內苑,又登上了煤山(今景山公園),以發覆面,與追隨自己的宦官王承恩雙雙在山上自縊身亡。他在衣帶中留下的遺書中寫道:“朕自登極十七年,逆賊直逼京師。雖朕薄德匪躬,上干天咎,然皆諸臣之誤朕也。朕死無面目見祖宗於地下,去朕冠冕,發覆面,任賊分裂朕屍,勿傷百姓一人。”

中國歷史上長達276年的大明王朝由此宣告滅亡。從崇禎個人來講,他是一個希望有所作為的皇帝,在明熹宗病死其即位後,他意圖重振朝綱,不動聲色地處死了橫行霸道的熹宗乳母客氏,迫使勾結客氏、禍亂朝綱的魏忠賢自盡,並剷除了閹黨對朝政的干預,同時採取措施鞏固政權。而且,史家研究表明,明朝的皇帝並不貪婪,崇禎帝也不是一個殘暴的皇帝,政府對百姓的剝削也並不嚴重。

然而,為何心懷理想的崇禎帝最終沒有救得了大明王朝?為何他還是上演了一幕並非亡國之君的亡國悲劇?

首先,天意如此,絕非個人一己之力可以改變的。關於明朝滅亡的時間,歷史上早有預言。如唐朝《推背圖》第三十二像圖中畫一扇門,門中有馬,一個“闖”字浮現眼前。讖文是:“馬跳北闕,犬嗷西方;八九數盡,日月無光。”“日月無光”指“明亡”(日月合在一起是明),意指闖王李自成滅明。頌文是:“楊花落盡李花殘,五色旗分自北來。太息金陵王氣盡,一枝春色占長安。”“頌曰”四句詩預示著李自成坐不久(“李花殘”),北方民族終將取得天下。“太息金陵王氣盡”暗指漢人稱帝的氣數已盡。

宋朝的《梅花詩》第四節第四句“開到李花春已非”也預言了明朝的滅亡。而明朝劉伯溫的《燒餅歌》對明朝的滅亡也做了預言。“萬子萬孫層疊層,祖宗山上貝衣行,公侯不復朝金闕,十八孩兒難上難。”“木下一了頭,目上一刀一戊丁,天下重文不重武,英雄豪傑總無春,戊子已丑亂如麻,到處人民不在家,偶遇饑荒草寇發,平安鎮守好桂花。”“奔走梅花上九重”,暗指李自成滅了明朝,崇禎在煤山上吊自殺。

《明史》曾言,明自從世宗以後,綱紀逐漸衰頹,到神宗末年,已經廢弛到了極點。雖有剛明英武之君,也難以振肅。又加上皇帝的庸懦,婦人和宦官竊其根本,濫施淫刑,忠良慘遭橫禍,萬民離心,即使不想亡國,可又能怎麼辦呢!而明朝末年持續不斷的天災正是來自上天的警示,昭示着明朝走向滅亡是不爭的事實,沒有任何人可以改變,即便是崇禎帝。

其次,崇禎帝即位後面臨著內外交困的局面,但因其本身眼光有限,英而不明,任用之人不當。

當時的局面是:一方面,國內農民起義不斷爆發,使明朝軍隊疲於奔命;另一方面,位於遼東的女真族開始崛起,並於崇禎九年(1636),由皇太極建立了與明朝抗衡的清朝。崇禎帝徘徊在攘外和安內的兩難選擇中。

在內外交困的局面中,意圖勵精圖治、重振大明王朝的崇禎帝所任用的首輔周延儒,專以賣官鬻爵、排擠正人君子為事,不思報效朝廷,並引溫體仁進入內閣,狼狽為奸,致使賢人遠離,國家政治一日壞過一日。但崇禎卻不自知,還認定周延儒是個賢人,對他是言聽計從,還尊稱他為“周先生”。

此外,崇禎性情急躁,剛愎自用,其在位十七年中,共殺了近20個督撫大吏,致使臣心渙散,這都表明明朝的劫運確實到了。這也可以解釋為何在李自成大軍進發北京的過程中,不少明朝將官選擇了投降。

耐人尋味的是,在攻佔太原後,李自成發出了著名的永昌元年詔書,語氣十分客氣,“咨爾明朝,久席泰寧,寖弛綱紀。君非甚暗,孤立而煬蔽恆多;臣盡行私,比黨而公忠絕少。”明確指出了明朝問題的所在是奸臣太多。

就在李自成大軍節節逼近北京之際,崇禎帝得到奏報,南京明太祖的孝陵夜晚傳出哭聲。這乃是亡國之兆。南京是明朝的發源地,明太祖朱元璋葬在此地。明朝的根基之地出現如此異象,明朝滅亡確實不遠了。不久,欽天監奏報帝星下移。

然而,崇禎帝還想做最後一搏。由於國庫空虛,軍餉缺乏,崇禎發出號召,讓大臣、皇親國戚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以三萬為上等”。然而,令崇禎萬分失望的是,內閣首輔魏藻德僅捐了500兩,太監首富王之心捐了1萬兩,國丈周奎在崇禎的哀求下也只捐了1萬3千兩……沒有一個人達標。更多的權貴在哭窮、耍賴、逃避,有的把自家鍋碗瓢盆拿到大街上練攤,有的在豪宅門上貼出“此房急售”……

這場募捐運動總計募得20萬兩。而在勸京城權貴們捐款的同時,崇禎還讓每一個大臣從自己故鄉舉出一位有能力捐款的富人,只有南直隸和浙江各舉一人,“余省未及舉也”。這也難怪崇禎嘆道:“朕非亡國之君,諸臣盡亡國之臣爾!”

可嘆的是,這些不肯捐銀的皇親貴胄在李自成攻入北京後,卻在酷刑下交出銀兩,如魏藻德交出白銀數萬,其後死於酷刑,其子隨後也被斬首。而國丈周奎,則被抄出了無數奇珍異寶,拉了幾十車,光是現銀就足足有53萬兩之多……

至於明朝最後一任首輔魏藻德,狀元出身,在危難之際走馬上任,崇禎帝曾對他寄予厚望,但他讓皇帝很失望。城破前三天,崇禎帝問他有何對策,並說:“你只要開口,我立刻下旨照辦。”魏藻德跪在地上,就是一聲不吭。崇禎氣瘋了,一腳踢翻了龍椅。魏藻德還是保持着跪姿,一聲不吭。

後來,城破了,崇禎自殺,魏藻德投降。李自成問他:“你為什麼不去殉死?”他回答說:“方求效用,那敢死。”(“我正準備效力新朝,哪敢去死。”)

明朝有這樣的官員,崇禎絕望也就在所難免,明朝滅亡也就絲毫不奇怪了。

而加速明朝滅亡的還有一件事,那就是秉承着明朝“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立國宗旨的崇禎帝,拒絕了攻城後李自成提出的“割地講和”的建議,即大明和大順,分國而王,大明犒賞大順軍銀百萬兩,大順軍退守河南,從此以後,大順軍可為朝廷內遏群寇、外剿清妖,但不奉召入覲。拒絕建議後的崇禎帝,也無太多忠勇之士守住宮城,最終落得個自殺的下場。

幾百年後,歷史似乎在重演,在筆者看來,當今中國政局與明朝末年有着諸多驚人的相似之處。

2002年貴州藏字石“中國共產黨亡”的橫空出世,就是中共滅亡的最為明顯的預言,而十幾年來從未從斷絕的各種天災人禍,也在傳遞上天憤怒的信號和警告。

再看當今最高層,在最初上台後也是力圖刷新吏治,推行“依法治國”,但五年走過,最終為了保住手中的權力,尤其在外有美國川普政府極限施壓,內有社會問題頻出的情況下,最高層一方面選擇了與禍國殃民、迫害良善的江派的妥協,一方面拒絕了美國川普總統的善意,繼續抱殘守缺。加之其任人不當,體制內奸臣當道,官員離心離德,各種問題此起彼伏,讓其忙於應對。

但毋庸置疑的是,無論怎麼做,沒有人可以救得下中共,沒有人可以擋住歷史前進的步伐。要知道,歷史永遠在按照自己既定的軌道運行着,人類永遠只能順天意而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