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地下教友悲「血白流了」 揚言「頭可斷血可流 信仰忠貞不能丟」

——港媒採訪彌撒遭公安「送客」

根據香港一家傳媒採訪獲悉,大陸天主教地下教會有教友對中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感到憤慨和悲哀,認為[官方三自教會]愛國天主教信奉黨領導,根本不是天主教,揚言:「頭可斷,血可流,信仰忠貞不能丟。」蘋果日報的報道還指,有教友更斥責教宗過於天真,即使流血亦絕不返回地上教會。他明言歷代地下教會神父為宣道流血犧牲,協議是令「他們的血都白流了,白死了」。蘋果的記者在採訪完早上的地下教會彌撒之後,行蹤即被當局獲悉,在機場遭到十多名公安強行「送客」,理由是「你懂得的」。

北京海淀區守望教會信徒的周日祈禱2010年10月3日資料照片

根據香港一家傳媒採訪獲悉,大陸天主教地下教會有教友對中梵簽署主教任命協議感到憤慨和悲哀,認為[官方三自教會]愛國天主教信奉黨領導,根本不是天主教,揚言:“頭可斷,血可流,信仰忠貞不能丟。”蘋果日報的報道還指,有教友更斥責教宗過於天真,即使流血亦絕不返回地上教會。他明言歷代地下教會神父為宣道流血犧牲,協議是令“他們的血都白流了,白死了”。蘋果的記者在採訪完早上的地下教會彌撒之後,行蹤即被當局獲悉,在機場遭到十多名公安強行“送客”,理由是“你懂得的”。

中梵達成的主教任命協議,羅馬教廷國務卿帕羅林樞機對此一直期望,能令“地下及地上的弟兄彼此相遇,重新學習合作與共融的言語”。不過,不少大陸地下教友都直斥教廷太天真,“玩笑開得太大了”。

報道引述有信奉30年天主教的地下教友坦言敵視愛國天主教會,聲稱“他們的教義,他們的作法,他們的種種東西,都跟我們背道而馳的。他們的宗旨是服從中國共產黨的,脫離羅馬教宗。我們天主教,跟一個無神論的國家去談判,不就是對牛彈琴嗎?”他明言協議絕對不能接受,教會無辜變成了“雙違法”(違背羅馬決定,違背中共),由正統變成叛教,以往地下教會神父為宣道流血犧牲,協議令“他們的血都白流了,白死了”。“不知道教宗他怎麼想的?”他無奈說。

該教友表明,他們教會信眾絕不會返回地上。他堅決地說:“頭可斷,血可流,信仰忠貞不能丟。”就算未來政府要他們簽紙返回地上,他們都會拒絕。他斷言:“不簽的話他們就會當我們釘子來打,如果要流血的話也沒辦法。先賢曾為我們鋪好路,為了信仰、為了基督流血犧牲了,如果天主要我們的話,我們同樣可以。”他強調:“我們信天主,不是信哪個人,作為教徒,我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認為今次天主考驗他們的信德,看他們能否經歷這次風波。

該教友又透露,他聽過地上教會談及協議,地上神父曾說:“將來哪一個會聽教宗的?”他的憂慮,亦是大陸神父的憂慮。報道引述日前大陸地下教會神父方濟各(聖名)表示,擔心中國政府在任命主教上附加若干條件,令教會部份宗教職能喪失:“我們惟有祈禱,為教會、為中國祈禱。”

報道又引述一名地下教會傳教10多年的神父明言:“不管他們的協議是什麼,我們的信仰是不會變的,我們是不會聽這個協議。”他認為地下教會已經回不了地上,他亦不會帶教徒返回地上。他說“就算是神父願意去,但教友都不會跟隨的,他們會反對”,認為教友不會服從共產黨領導的天主教。神父甚至認為如果是家庭教會,他們寧願不要神父,都不願返回地上。他又透露,他的信眾大部份都是“極端敵視愛國天主教”,視地上神父為“叛徒”。神父又稱:“我們不會公開說反對教宗,但是我們深知教宗有些做法不太正義。”

由於地下天主教是中共敏感的話題,其彌撒場面鮮有公開。上述港媒今次透過中間人聯絡得一個地下教會願意有限度接受採訪,不料拍攝當天仍然走漏風聲,地下神父突然“有事”離開該省,記者亦被公安強制送返香港。記者近日打算再到大陸教會採訪,有教會本來答應,不久後卻以有“急事”為由拒絕受訪,該名教會人士表示:“現時風高浪急,不便接受訪問。”

該報原定出訪3天,行程不算多,在第2天早上6時直擊愛國天主教會的彌撒,便留待晚上參加地下教會的彌撒。不料就在次日早上8時許,該地下神父突然通知“家有急事”,要離開該省。記者在10時許抵達機場買機票離開,有公安用攝錄機遠距離拍攝我們,沒15分鐘,十多名公安已包圍我們說:“你們做了不受國家歡迎的事情,你們要立即購票返回香港。”我第一個疑問是:“怎麼知道我來自香港?”再問公安:“我們做了什麼事情?”公安只答:“做了什麼事情你們最清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