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美國專家:中國發展方向錯誤 很快會在經濟上遭到清算

斯蒂文·默舍爾先生(Steven Mosher)和他的新書。(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中國“文革”以後第一位進入中國做研究的美國學生就是斯蒂文·默舍爾(Steven Mosher)先生,他是罕有的在中國農村生活和考察過的西方人,他能夠講普通話和粵語,並給自己取了一個中文名字:毛思迪。作為美國社會學家和中國問題專家,他看到的美中體制有什麼不同?而這種不同給經濟和其它領域所帶來的又是什麼呢?

中國無實質意義上的私營經濟模式 主要依賴巨大貸款債務

默舍爾先生指出,美中兩國經濟體系的根本是完全不能相類比的。美國享有法治,投資決策不是由政府官僚在信息不完整的基礎上做的,也不是出於個人利益的驅使並導致腐敗,投資決策是為了賺取收益的個人根據市場的供求關係所作出的回應。美國的體系有相當大的優勢。

他曾經在25年前以為中國會走向自由民主,1991年他參與設立《自由亞洲》電台時,他以為中國的國有企業會縮減,私有企業會增加。但政府以維護社會穩定的理由,仍然繼續向恐龍級的國有企業輸送資金。

這導致中國每年損失數兆元的資金,但還是能不斷地從中國的銀行獲得所謂的軟性貸款,絕大多數永遠也不會還回的。

所以,默舍爾說,在中國的經濟系統中有大量的低效率因素,因為國有企業佔了GDP的40%。而中國的私有企業也不是真正私營的,因為中共政府規定,每個員工人數超過50人的公司都必須設立一個共產黨委員會(其中設黨委書記),這個黨委書記的職責就是要確保公司跟黨的路線保持一致。

而每一個高科技公司必須有一個黨的代表坐在董事會裡。默舍爾打比方說:如果他和我都在一個公司的董事會裡,他是董事會主席,我是黨代表,誰是最後的決策者呢?當然不是他,因為如果我們兩人意見不同的話,他肯定要聽從我這個黨代表的,否則黨不高興的話,可以隨時把他的公司奪走。

所以說,中國的私營公司並非真正意義上的私營。而國營企業的繼續增加,使得浪費也隨之增加。

因此默舍爾認為,中國這種主要依賴於巨大貸款債務的經濟模式,對世界其它國家來說並不是一個好的參照。

中國人的“中國夢”和中共專制的“中國夢”

2017年底,默舍爾出版了自己的新書《欺凌亞洲︰“中國夢”為何是世界秩序的新威脅》(Bully of Asia: Why China’s Dream is the New Threat to World Order)。本台記者就書中談及的“中國夢”提問說:對於中國人,以及來自中國的移民來說,覺得中國夢應該是件好事啊,這個您怎麼看?

默舍爾先生說,他非常敬重中國人。他覺得很多住在世界不同地方的華人,包括在美國、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的華人,他們都已經實現了他們的中國夢。這個中國夢就是經濟上的富足和精神上的自由。

而在中國,共產黨一黨專制下的“中國夢”則是非常不一樣的。中共在利用三種武器來控制中國,控制人民,甚至試圖控制世界。

第一個武器就是宣傳;第二就是統戰;第三就是軍隊。默舍爾指出,中共的媒體宣傳是用來控制中國人的思想,統戰部是用來控制民間團體,軍隊就是在前兩種武器不起作用的情況下,用來控制局面的。

這就是中國現在乃至未來的圖景,在一黨專政統治下的圖景,他強調說,但那不是中國人所需要和樂見的,無論他生活在哪裡。默舍爾認為,幾乎每一個人都有追求自由的心愿,很顯然生活在中國的人無法享有這種自由,而中國共產黨只要它在掌權,它就想要繼續不讓人們享有這種自由。

西方“中國通”的思路誤區

在他的新書中,默舍爾提醒讀者,西方的“中國通”有一個思路誤區:以為與中共政府“接觸”(engagement)就會引領中國走向民主與自由。他認為這些所謂“中國通”是非常天真的,而這種天真,卻(主觀的)把美國推入(他們的)愚蠢夢想。

默舍爾為什麼不同意與中共政府保持接觸就能夠讓中國走向民主自由的說法呢?

他說,很久之前他也是同意的。1980年代,他覺得中國可能會走向現代化,會發展經濟,教育水準的提升和生活變得比較富裕,會引領中國人要求更多的自由,包括良心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集會和言論自由等等,甚至可以自由組織黨派進行競選。

然而那個夢想在天安門廣場破滅了(指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被鎮壓),自那時起,中國共產黨重新加強了對人民的控制。中共在1991年掀起了一輪“ 愛國(黨)教育”,它要讓中國的孩子們相信,只有它才是中國人民的救世主,只有中共才能領導中國發展,走向繁榮富強,同時維護社會的穩定。

中共教育民眾說,中國面臨的所有問題都是西方造成的,尤其是美國,而中國控制全世界則是必然的。默舍爾認為中共這種“ 愛國(黨)教育”所灌輸的歷史,包括中國的歷史和美國的歷史都是不正確的。

中國的發展方向是錯誤的 很快會在經濟上遭到清算

默舍爾認為,美中之間的歷史從一開始就一直是美國基於開放政策、避免中國被殖民化的雙邊關係。在這種政策下,義和團運動後,美國作為補償,讓數萬個中國學生到美國來留學,學習先進的科技。在這種政策下,日本侵略中國後,美國支援了中國,最終導致美國進入二次大戰,並打敗了日本。

美國自始至終都是希望能夠幫助中國發展成為一個自由而繁榮的國家。但是,令人痛心的是,新疆維吾爾族人因為不會講流利的漢語而被送到勞改營,中國人權律師因為說自己擁有憲法賦予的權利而遭到監禁,教堂在中國被拆毀……,儘管中國憲法中說中國人享有宗教信仰自由。

他很遺憾地看到,中國並沒有向外界希望的那樣走向更自由開放的方向。他說他希望中共政府能夠向其它已經發展得比較好的政府學習,希望中共政府能尊重1983年與英國簽署的關於香港的合約,讓香港能夠民主選舉特首。但是,中共政府撕毀了那項合約。

默舍爾認為,中國在向錯誤的方向發展,這很不幸,不過這會有後果、會遭到清算的。他相信中國很快會在經濟上遭到這種後果,因為在一黨專制下,無法避免大規模的腐敗。他覺得雖然習近平政府在反腐,把成千上萬的貪官拉下了馬,但腐敗情況還在惡化。

他指出,中共在和中國民眾討價還價,它試圖想讓中國民眾相信,只要你們讓我保持掌握權力,就可以擔保你們的繁榮和經濟發展,你們可能享受不到政治的自由,但至少可以享受經濟的繁榮。

但如果中共不能保持它的承諾,中國的經濟出現問題,我認為在來年就會是這樣,中國民眾就會越來越不接受中共。

海外孔子學院實質是中共的統戰手段 像寄生蟲

默舍爾說,中共的統戰策略其實在中國內戰時期就已經在使用了,致使一個接一個的民間團體倒向中共。

他比喻說,統戰就像一個寄生蟲,寄居在其依賴的主人身上,和主人同生存……孔子學院就是寄居在美國大學裏的這樣一種寄生蟲。美國大學本來是致力於自由言論和探究、以及學術自由的。但孔子學院試圖限制這些自由,說你不能談論台灣、不能談論天安門學生運動、也不能談論西藏或中國發生的人權侵犯,等等。

所以,這些寄生蟲對它們的主人來說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最終它們會殺死它們的主人,就象中共統戰部如何滅掉中國的民間黨派一樣。默舍爾說,1930年代中國社會裡的民間黨派要比中國共產黨強大多了,中共的統戰掏空了這些黨派,但還是留着它們的名,作為中共一黨統治下所謂允許多黨派存在的一個假象。所以中共的統戰是非常危險的。

到目前為止,已有九所美國大學宣布關閉孔子學院,不再與孔子學院合作。默舍爾認為,這是因為兩方的目的是有衝突的。

他認為關閉孔子學院是正確的方向,並希望美國所有的孔子學院都關閉。因為雖然它可能教授中文,但它不教授正確的中國歷史,而且它過濾掉很多論題。

利用美國的開放 中共大搞意識形態輸出

談到宣傳,默舍爾說,這就關係到軟實力,通過電影、電視、歌曲等各方面影響美國的文化,中共試圖模仿美國,發展它的軟實力。不過,中共做的所有事情並不軟性,而是非常硬性,包括最近中共通過鳳凰衛視去購買一個墨西哥大型廣播電台,向南加州洛杉磯地區播出,多半是一天24小時地播出親中共的內容。

他說,在他目前居住的華盛頓外圍地區,也有一個全天候的中文電台,整天播出親中共政府的節目。

想想看,在中國有幾個由美國政府控制的電台?答案是零。在中國的大學,如人民大學、或北京大學裏,有幾個林肯學院或華盛頓學院?答案是零。因為中共不允許。

美國是一個開放的社會,默舍爾再次強調,我們歡迎自由開放的辯論,即便進來的人是想要顛覆我們的自由開放的體制的。

中共的統戰和宣傳美國意識到多少

默舍爾認為,對中共的統戰和滲透,越來越多美國人已經意識到或這種意識在與日俱增。

今年8月24號,美國國會屬下的中美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公布了《中國(中共)的海外統戰工作》的報告,披露了中共統戰工作越發注重對海外華人的工作,試圖影響他們的行為和觀點。報告還引述專家的話,分析了如何區分中國、中共和中國人這幾個概念的重要性。這份新報告提供了中共統一戰線的概況、歷史和意識型態,中共統戰部的結構和運作,開展統戰工作的其它組織,以及統戰活動對美國的影響。

中共一黨專制下的“中國夢”,已經讓很多美國人意識到一件事:一旦想從根本上改變世界格局的中共崛起後,會給所有人帶來威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馨恬、辛吉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