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毛澤東周恩來逼林彪出逃 陷他於死地

有人從過敏學的角度分析過。周的精神過敏,一個人只有接觸過過敏源才會過敏。周的過敏源就是林彪事件。林葬身大漠完全是有人操縱的結果。林是被毛逼走的,並被安排「墜毀」。周是參與者。林會有如此下場,周又怎知自己不會?這個背後的黑手是毛,只有他能操縱林、周的命運。

前中共副主席林彪所乘飛機墜毀蒙古後的殘骸

有關9.13林彪叛逃,葬身蒙古溫都爾汗的真相,至今未解,只因這裡隱藏了一個天大的秘密。林彪死於溫都爾汗,是毛澤東以欲擒故縱之計逼林彪出走,又痛下殺手。中共至今隱瞞這一事實,但其實這個秘密已被鄧小平揭破。

問:9.13是中國現代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日子。9.13事件給毛的文革敲響了喪鐘。你今天的題目來解析這個問題,我想聽眾們會有興趣。

答:關於林彪所乘飛機為什麼會掉在溫都爾汗沙漠中,有幾種說法。官方只說“墜毀”,而各方研究人士的說法,大致有幾種:1.以導彈擊落;2.油量不足迫降失敗;3.機上發生搏鬥,飛機失控墜毀。我們先說蒙古政府於1971年11月20日發佈的調查報告中的事實。蒙古政府當時和中共黨內鬥爭毫無牽扯,所說應該是事實。

首先,調查報告認定因駕駛員所犯駕駛錯誤導致飛機失事,而飛機完全正常,油量也足夠,更不涉及導彈擊落問題。當時駕駛這架飛機的潘景寅是個經驗極其豐富的老飛行員,曾經是毛本人的駕駛員,1967年7月,武漢百萬雄師事件,毛倉促回京,就是坐的潘駕駛的飛機。潘那次是直接由周恩來指揮來執行搶救毛離開武漢的行動,想必潘給周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後來因毛不再乘飛機外出,他就成了林彪的專職駕駛員。70年,中國從巴基斯坦買了三叉戟,就是由他親自飛回中國。他的戰友說他駕駛三叉戟像玩手中的玩具。但是這次他的飛行卻犯了最低級的錯誤。

蒙古政府的報告明確指出,他是以600公里時速,在機翼右側油箱帶有2.5噸燃油的情況下,強行着陸,而且不是主動迫降,因為飛機減速的襟翼完全沒有打開,飛機着陸燈也沒有打開。飛機撞擊地面時,引擎仍在高速運轉。所以蒙古認為飛行員未進行安全迫降的準備。換句話說,飛行員是以自殺式的行為讓飛機墜毀的。這是日本神風特攻隊的飛行方式。

據當時未被叫醒一同上飛機的副駕駛康庭梓說,60年代,潘本人曾有過一次迫降經歷,他極為鎮靜地反覆盤旋飛行,直到燃油耗盡才迫降,相當成功,連飛機都未受大傷。可他這次為什麼要採取這樣笨拙的方法着陸。只有一個答案,他蓄意犧牲自己的生命而置林彪一家於死地。

問:我們知道,潘在9.13日凌晨0點05分接了一個電話。他是在接到這個電話後,才開始準備飛的。

答:對,這個電話是誰打的,誰命令他違反一切規範帶林彪一家飛走的,這是關鍵的關鍵。誰打來這個電話本不難查清,特別是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但中共對林彪事件有那麼多材料。林彪死後,在軍中查處了那麼多人,幾乎是像篦子一樣梳了個遍,卻從未有人去查這個電話。

顯然,打這個電話的人一查清,通話內容一公布,9.13事件就全清楚了。我們簡略地把這個線索理一下。

9月12日晚8時,林立果乘256專機飛抵山海關機場。9時左右到林彪處,9點20分,林豆豆給在北戴河的八三四一部隊副團長張宏打電話,報告說偷聽到林立果的話,說要帶林彪去廣州,還要轟炸中南海,害毛主席。

張立即報告了汪東興,汪則立即報告了周恩來。周採取的措施是,1.中南海、釣魚台立即進入一級戰備,控工事、設釘板、斷交通。2.讓毛立即離開中南海搬到大會堂去住。我們知道大會堂有極嚴密的地下掩蔽所,號稱能防原子彈,人稱118。3.打電話給葉群,先問飛機,然後說要去北戴河看林彪。4.北京方面,讓心腹李德生去空軍司令部,又讓中央警衛局的楊德中去吳法憲那裡,監視吳法憲。同時給吳法憲打電話,查問256專機飛山海關的事。

吳法憲自己回憶,他在晚11時左右接到周的電話,頓感事態嚴重,便打電話給山海關機場的專機駕駛員潘景寅,告訴他“要絕對忠於毛主席,飛機絕不能起飛,不管什麼人的命令都不能起飛”。潘滿口答應。等回過頭來,吳又想向周彙報潘本人的表態時,周卻告他飛機已經起飛了。吳大吃一驚。

後來李作鵬一句話說明了:“如果命令八三四一部隊攔截,一百個林彪也走不成”。更何況在林豆豆報告了林立果要帶林彪走,飛機就在機場了,這時不過晚9點,離林彪上飛機還有四個多小時。周一個命令封鎖機場,林彪是插翅難逃。這一群人卻乾等着林彪上了飛機。

這明擺着是要逼林彪走。周給葉群打電話,就是為了打草驚蛇,就算林彪身經百戰,深知兵不厭詐,那個神經兮兮的葉群和毛毛躁躁的林立果還不一驚就炸。可我們知道,以周恩來的天性,這天大的事,他絕不會獨斷專行,自行處理,必定是每個細節向毛彙報,等毛的指示。奇怪的是在這個驚天動地的行動中,偏偏沒有毛的一點影子,一絲蹤跡。這全然不符合毛永遠料敵之先、運籌帷幄的形象。但正因此,反暴露了毛的心機。毛要算計林彪是蓄謀已久,一直在找機會。

問:從許多材料看,特別是從林豆豆的揭發看,林立果只是想拉林彪去廣州,實在不行就去香港,從未見他們討論過去投蘇的材料。

答:確實,我們接着往下分析,可能有些新設想。接着上面的話題。葉群接了周的電話後,決定馬上走。周的這個打草驚蛇之計明顯奏效。可林豆豆急了,去找張宏,說他們馬上要走,你不是答應要保護首長的嗎?可這時張宏態度大變,一副不理睬的樣子,就是不採取任何行動,明擺着是接到了命令,不許採取措施。林豆豆再逼他,他給北京掛了個電話,一邊聽話,一邊點頭,放下電話對林豆豆說,“中央指示你們跟着上飛機,跟着走”。這就明明白白亮出了底牌,中央要讓林彪走,這個“中央”只能是毛。但毛要這麼寬宏大量地“捉放曹”,他就不是毛了。他讓林彪走,卻要讓他去赴死。這個任務要由潘景寅來完成。潘赤膽忠心地完成了這個任務,所以,受到林彪案牽連的那麼多人,鄧小平獨獨表揚他是個好人。我們知道鄧小平這個人最是心思縝密,絕不放空言,這次他終於說出了潘帶着林彪一家子墜機的秘密,雖然也是欲蓋彌彰,拉上了另一個飛行員當幌子,又說是“據我個人判斷,飛行員是個好人”。鄧大人可是從來“實事求是”的啊!不知內情,他絕不會為一個帶着林彪投敵叛國的人平反。還有兩個事實,一是當晚10點左右,周還發過指示,一定要保護好林彪,但兩個小時後,這個命令卻沒作用了,反而是中央要林豆豆上飛機,和林彪一起走。誰能撤掉周的命令?只能是毛。二是9月12日,毛突然坐火車回京,不直接進京而在丰台下車,下車就對來接他的吳忠說:“廬山會議六號簡報是反革命簡報”,把吳忠嚇壞了。這個六號簡報就是要設國家主席的那份簡報。這兩個事兒可以說明,毛要對林彪下手了。

問:那麼讓潘景寅帶林彪飛,這個神秘電話可能是誰打的呢?

答:潘本來已接到空軍司令吳法憲的命令,“不管是什麼人下命令,飛機也不準起飛”。吳是潘的頂頭上司,他當然保證服從,所以讓他改變主意帶林彪飛的這個命令,只能來自比吳更高的人,那就是毛、周。可毛是不會直接給潘下命令的,他永遠是借刀殺人,要殺林彪只能借周的手。周有林在,在毛面前還有個擋頭兒。沒了林,他就是腹背受敵。他絕不會主動害林,但從邏輯上看,這個電話只能來自他,或一個能代表他的人。從潘後來採取的神風特攻隊着陸方式看,周可能鼓勵他為保衛毛主席英勇獻身,依照周的性格,他甚至會向潘保證你犧牲後,你的家屬會由我照料。潘在0點05分接了這個電話後就去準備飛行。他的同事回憶說:“他一直沒把我們其餘5位機組人員叫起來。在我看,他是有意識地把我們甩掉的”。看起來潘先生是個宅心仁厚的人,明知這次有去無回,不願再拉上人白死。我們再來看周恩來知道飛機墜毀的消息後的表現。先是如釋重負,連連說“摔死了,摔死了”,我猜他這是因潘完成了任務而鬆了口氣,然後去找毛彙報。

可在9月21日,周開完會後,當只剩下紀登奎和他兩人時,他突然大哭起來。紀登奎安慰他,他卻搖頭說:“你不懂,你不懂,事情還沒完”。我猜這大哭中就有對潘景寅的悔意。因為他實際上不能照料潘的家屬,否則就露了餡。

到了10月10日,他接待埃塞俄比亞皇帝海爾塞拉西,據他的專機機組人員張瑞藹回憶,周平日上飛機只和機組人員握手,問候一聲。可這次,他顯得緊張,反覆問:“飛機檢查了嗎?試飛過嗎?你們都是黨員嗎?”飛機過長江時,周突然問:“這是長江嗎?我怎麼看着不像呀?”機組人員反覆解釋,周還拿地圖反覆核實才放心。張說:“我飛這麼多年專機,頭一次看周總理這麼謹小慎微,這麼多疑”。這個事實極重要。

有人從過敏學的角度分析過。周的精神過敏,一個人只有接觸過過敏源才會過敏。周的過敏源就是林彪事件。林葬身大漠完全是有人操縱的結果。林是被毛逼走的,並被安排“墜毀”。周是參與者。林會有如此下場,周又怎知自己不會?這個背後的黑手是毛,只有他能操縱林、周的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