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林輝:清華才子造地雷炸鬼子 卻被共產黨砸死 禍及恩師遭難

1986年,熊大縝被中共低調「平反」,沒有墓碑,沒有追悼會,沒有撫恤金,而葉企孫的「平反」文件1987年才正式公布。如果熊大縝當年選擇南下,亦或留學德國,如果葉企孫1949年選擇跟隨胡適前往海外或台灣,他們的結局又會怎樣呢?至少不會落得如此結局吧。

圖左:清華學生熊大縝。圖右:其導師、中國近代物理學奠基人之一葉企孫。(網絡圖片合成)

對於中共在抗日戰爭中的作為,由於其並沒有如國民黨那般打過什麼像樣的大戰,所以只好拿什麼地雷戰、地道戰和武工隊說事,並大肆宣傳,以體現中共軍隊的“威武”。但事實上,不僅地雷戰地道戰並未消滅太多的日軍,反而禍害了不少老百姓(見《中共地道戰地雷戰的真相》)。

更為滑稽的是,通過中共拍攝的《地雷戰》、《地道戰》和《平原作戰》等電影的洗腦,不少國人腦中浮現的都是文化不高的農民刻苦鑽研,發明地雷炸鬼子的故事,這顯然符合中共的“人民創造歷史”的導向,但卻並非是歷史的真實。歷史的真實是地雷戰背後閃現的是那些愛國的知識分子的影子,沒有他們的貢獻,本就上不得檯面的地雷戰更是無從說起。

本篇要說的就是幫助中共製造出炸藥和地雷的一個清華學生以及其導師的慘死。這個清華學生叫熊大縝,其導師乃是中國近代物理學的奠基人之一,被稱作“大師的大師”的葉企孫。之所以被稱作“大師的大師”,是因為他還是李政道、楊振寧、王淦昌、錢偉長、錢三強、王大珩、朱光亞、周光召、鄧稼先、陳省身等著名科學家的老師。

清華才俊報國誤投中共

從遺留的照片看,熊大縝相貌非常英俊,他是在1931年由北京師範大學附中考入清華大學的,第二年進入物理系學習,他的同學中包括後來知名的科學家錢偉長、彭桓武等。在同學們的記憶中,外表英俊的熊大縝不僅豪爽大氣,聰明能幹,而且多才多藝,學習成績優異不說,還參加過學校話劇團,是有名的田徑運動員、網球隊長,足球場上更是個風雲人物。

如此優秀的學生很快得到了在物理系任教的葉企孫的注意和欣賞,從1933年到1936年間,每年暑假,葉都帶熊大縝到外地“遊歷山水”。1935年夏,熊大縝畢業,其畢業論文是葉指導的《紅外光照相術》,水平非同一般。其後,熊留校任助教,並作為葉的助手住進了獨居的葉企孫家中,師生感情甚篤。

1937年,熊大縝考取了赴德國留學名額。當年7月,“七七事變”爆發,全面抗戰開始,清華和北大等高校決定南遷。葉企孫全面負責圖書資料和儀器設備的搶運工作,作為葉助手的熊大縝於是放棄出國和新婚,幫助處理相關事務。然而,搶運工作還沒有結束,日軍就進入了清華園,葉、熊被迫轉至天津。

1938年3月的一天,熊大縝突然對葉企孫說,自己要到冀中去,幫助那裡的人武裝抗日,因為那裡需要科技人員的幫助。原來當時中共冀中軍區衛生部部長張珍(原輔仁大學助教)受中共指令,尋找一批知識分子、技術人員到根據地,從事輸運、製造烈性炸藥和收發報機等裝配。

於是,張珍潛入北平,找到了自己的輔仁同學孫魯和北平某教會學校長老會長老黃浩,孫、黃又找到了熊大縝,動員他去抗日。頭腦發熱的熊大縝遂放棄了南下計劃,並面告恩師自己的想法。當時的葉企孫並不贊成他去冀中,但又無法極力阻止,只得任由他去了。

被誣為“特務”處決

到達冀中軍區後,熊大縝改名熊大正,並深得中共司令員呂正操的賞識,3個月後,他被任命為供給部部長,全面負責整個根據地的物資工作,同時着手籌建技術研究社,開展烈性炸藥、地雷、雷管等研製工作以及研究、安裝短波通訊工具等。

為了獲取更多資源,不久後,熊大縝悄悄潛入天津尋求恩師的幫助。雖然葉很為弟子的處境擔心,但在抗日的風潮中,並沒有阻止弟子的所為,反而利用自己的關係,幫助熊大縝購買製造雷管所需的化學原料和銅殼,以及鉑絲和電動起爆器等。此外,按照熊的要求,葉還先後介紹了若干清華師生和其他高校學生去參加“技術研究社”,開展各種軍火通訊設備的研製工作。據說,當時在熊的周圍聚集了180多名這樣的年輕知識分子。

技術研究社很快有了成果。1938年9月,熊大縝等研製的TNT藥性地雷,將平漢鐵路上的日軍機車車頭炸的粉碎,自此,此種地雷在冀中平原廣泛使用,成為中共與日軍抗衡的重要武器,也成為後來中共可資吹噓的地雷戰的源起。至於中共宣傳的農民用石頭造地雷等土法,不過是為了符合政治正確罷了。

缺乏對中共本性認知的熊大縝們,很快遭遇了厄運。當此抗戰緊要關頭,偏居於延安的中共並沒有一心抗戰,而是開展了除奸運動,並擴展到冀中地區。1939年9月,晉察冀軍區除奸部懷疑熊大縝等知識分子是國民黨中統特務,遂將180多人逮捕。他們全部被戴上手銬腳鐐,還遭到了嚴刑逼供和殘酷折磨。其中燕大化學系畢業生張方受刑最慘,兩手四肢全斷。

葉企孫聽說後,同時聯繫國共雙方,設法營救。然而,就在營救期間,熊大縝在軍區機關轉移過程中被秘密處決。在最後時刻,他為了省下一顆子彈打鬼子,寧願被石頭砸死。或許那一刻,他依舊沒有對中共的清醒認識。而他更沒有想到的是,幾十年後,自己的恩師亦因此被批鬥。

熊大縝們的被關押、被處死,也使中共冀中部隊缺乏足夠的彈藥補給和地雷,日軍趁機進行了進攻和瘋狂掃蕩,中共軍隊和根據地遭到了重創。

葉企孫受累大師隕落

畢業於美國哈佛大學並獲得博士學位的葉企孫,對於清華物理系的貢獻甚大。正是在其領導下,清華物理系聘請了不少優秀人才,並成為培養中國科技精英的基地。1929年清華大學理學院成立,葉企孫出任理學院院長,並被推舉為決定學校重大政策的7位評議員之一,此後一直是清華大學的核心領導人物之一,是校長梅貽琦之外清華第二號實力派人物。

中共佔領大陸後,葉企孫出任清華大學校務委員會主任。1952年院系調整,葉企孫被調入北京大學。在其後的數年間,他數次為熊大縝案提議平反,這成為他在文革中遭受迫害的重要原因。

文革爆發後,“熊大縝案”被重新提出並展開進一步調查。連普通國民黨黨員都不是的情況下,葉企孫被誣陷為國民黨中統在清華的頭子,熊大縝是受其派遣打入中共根據地的。1967年6月,葉企孫作為“反革命分子”被北大紅衛兵揪斗、關押,並被停發工資,送往“黑幫勞改隊”。葉曾一度精神失常,產生幻聽。

1968年4月,中央軍委辦公廳正式對葉企孫發出逮捕令,連續八次對其進行審訊,迫其多次書寫“筆供”。但他只是回答“據吾推測……是因為吾對於各門科學略知門徑,且對於學者間的糾紛尚能公平處理,使能各展所長。”

1969年11月,因為缺乏實質證據,葉企孫被釋放回到北大居住,但仍以“中統特務嫌疑”受隔離審查。中共當局發給他每月50元生活費。這時曾經風度翩翩的他被折磨得兩腳腫脹,前列腺肥大,小便失禁,身體彎成了90度。

1972年5月,北大對他作出了“敵我矛盾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的結論;6月恢復其教授待遇,也恢復了每月350元的工資,在北大中關園給他分配了一套一室一廳的住房。據說,有一次,葉企孫在馬路上遇上錢三強,錢過來打招呼,葉馬上叫他離開,以免影響到他。

1977年1月10日,葉企孫病情惡化,之後被送往北大醫院和北醫三院。1月13日晚,一代大師殞落。

結語

1986年,熊大縝被中共低調“平反”,沒有墓碑,沒有追悼會,沒有撫恤金,而葉企孫的“平反”文件1987年才正式公布。如果熊大縝當年選擇南下,亦或留學德國,如果葉企孫1949年選擇跟隨胡適前往海外或台灣,他們的結局又會怎樣呢?至少不會落得如此結局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