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任大剛:龍哥死了 他的人生卻豐滿起來

作者:
隨着互聯網產業進一步向下延伸,龍哥大概也考慮過轉型洗白過一種正常人的體面生活,尤其那兩年直播掙錢一夜暴富之類的神話大概刺激着他,而且門檻那麼低,他加入了,真真假假扮起黑社會的人設。這就是他如今在網上留下那麼多影像資料的原因。

他的一生,帶着這個時代的一些關鍵詞:人口流動、進城、犯罪、製造業中心、高利貸、見義勇為、豪車、網紅、紋身、大金鍊子、短視頻……

身材魁梧的練家子‌‌「九紋龍‌‌」,江湖人稱龍哥的劉海龍,做夢都沒想到自己會死在自己的刀下。

事件本身的來龍去脈基本清楚了。8月27日晚9點過,江蘇崑山的一條馬路上,龍哥和他的朋友開着一輛豪車想走非機動車道,遇上騎着電瓶車的行人擋在前面,龍哥的朋友下車理論,龍哥大概認為他的朋友吃虧了,也下車去教訓行人。

龍哥一行三人,按理說對付一個人綽綽有餘,但龍哥似乎覺得教訓一個行人太浪費時間,耽誤不起,折返到車裏,拿出一把砍刀準備馬上解決問題。哪知道揮舞砍刀過程中,龍哥的刀掉在地上,被行人撿拾後反過來砍向龍哥。龍哥斃命。

1

預先聲明,上述過程描述,只是對其中一段監控視頻的主觀性說明,沒有法律效力。

從傳播角度來說,這段視頻的看點是,第一,龍哥的刀掉了,掉了就掉了吧,它又被行人撿起來;第二,撿起來就撿起來吧,結果行人用這把刀把龍哥給砍死了;第三,威風凜凜的練家子龍哥怎麼就隨隨便便死在一個路人手裏,而且是自己的刀下?

在短短兩分多鐘,劇情連續發生兩次小反轉,一次大反轉,不火都不行。

沒有這些戲劇性反轉,這起街頭刑事案不會有什麼人關注。街頭鬥毆把人砍死砍傷,哪怕參與者涉黑,有什麼稀奇可言?但正是這些反轉違背生活常識,人們才會關注它。

在互聯網時代,只要有人關注一個事件,就有人加注額外信息,各種真假信息像段子一樣,迅速傳播。

在這個事件中,關鍵點是掉刀。是啊,一個‌‌「資深‌‌」練家子,怎麼會發生如此敗筆?

於是有人解釋稱,東北混黑社會的很看重面子,動刀砍人一般都是虛晃兩下,然後故意讓刀飛脫,識相的人趁此機會趕快跑掉,這樣黑社會的面子保住,也不會鬧出事了。但是到了江南,由於‌‌「文化差異‌‌」,行人不懂這個套路,於是悲劇發生了。

但接下來挖出的疑似信息恐怕否定了這個段子。

據說龍哥祖籍甘肅而不是東北,更加雷人的是,新世紀以來,龍哥已經坐了五次牢,分別是:

2001年7月因犯盜竊罪被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六個月;

2006年9月7日因打架被江蘇省崑山市公安局處行政拘留五日;

2007年3月因犯敲詐勒索罪被江蘇省崑山市人民法院院判處有期徒刑九個月;

2009年5月11日因犯故意毀壞財物罪被江蘇省崑山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三年;

2014年5月13日因犯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被江蘇省崑山市人民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二個月。

其中2014年這一次,網上還有判決書的截圖。

至此,龍哥的人生逐漸豐滿。生於1982年的龍哥,從甘肅到北京,不到20歲就因盜竊進了北京的監獄,依據量刑標準倒推,盜竊金額大概在三五萬元之間。他初出茅廬,膽量不大,犯罪經驗也不豐富。

龍哥並沒有吸取教訓,改邪歸正。出獄之後到了崑山,從此與崑山結下不解之緣,結果他在崑山四次坐牢,違法犯罪的事實包括打架、敲詐勒索、毀壞財物、尋釁滋事、故意傷害。可以看出,龍哥並不是一個智力型的違法犯罪分子,他是個靠‌‌「體力‌‌」吃飯的人。

近距離觀察龍哥的體態眼神照片以及網上流傳的短視頻,可以印證‌‌「體力‌‌」型犯罪的推論,也完全可以拼接出龍哥的日常生活和收入支出來自哪裏。

2

似乎,我們可以認為龍哥打從進了北京的監獄之後,以後的日子就像《水滸傳》楊志賣刀里的潑皮牛二一樣。在《水滸傳》裏,牛二‌‌「專在街上撒潑行兇撞鬧,連為幾頭官司,開封府也治他不下,以此滿城人見那廝來都躲了‌‌」,這個人生經歷,送給龍哥似乎也不為過。

但到這裏,劇情又要反轉了。

網上流傳一張崑山市的‌‌「見義勇為獎‌‌」竟然是頒發給龍哥的,獎狀說他‌‌「弘揚社會公德,伸張正義,維護社會治安,保護國家、集體、人民生命財產安全貢獻突出‌‌」,最新消息稱,這張獎狀是真的,而且是舉報販毒。

這樣一來,龍哥的人生就不是簡單的一個‌‌「惡人‌‌」可以概括得了的。他應該是一個很衝動,腦子有點簡單的人,完全可能好事做盡,壞事做絕。這就是人性的複雜。

完了嗎?沒有。

龍哥的事,竟然牽出了一個‌‌「天安社‌‌」。微博上說龍哥是天安社的成員,網傳天安社是個‌‌「中年男性短視頻cosplay團體,早期致力於在快手上扮演社團故事,對中年男性有神秘吸引力,主要生活來源是放貸和中介。常在一起裸露紋身喝酒,去年開始拍黑榜小電影,後快手被整頓,天安社過氣‌‌」。

有沒有搞錯,龍哥是個搞內容創業的,而且是最新潮的短視頻?

可是且慢,輿論很快把焦點轉向了天安社,微博上天安社的視頻和圖片頗有一些。按照前兩天‌‌「警方權威發佈|佩戴大金鍊子的你是黑惡勢力的第一種表現形式‌‌」的新聞報道,這個事情就不好往下演繹了。但讓人疑惑的是,既然是什麼什麼勢力,怎麼敢如此明目張胆把罪證呈上?到底是表演,還是實有其事?

至止,龍哥死後,事情已經發生很多次反轉,每一次反轉,都讓人重新認識他。

3

一本正經地講法律,龍哥意外而滑稽的死,法律界會把焦點放在那名行人到底是正當防衛、防衛過當還是故意殺人。

從傳播角度來說,由於死法離奇,網友們對信息的挖掘速度,要遠遠賽過記者的腿腳,加之龍哥在網上留下眾多信息,記者的工作只剩下求證信息真偽。當記者求證完畢,信息已經消費完畢。也就是說,記者反而被輿論牽着走,成了一個收拾信息殘局的人。如果沒有挖出反轉信息,誰會去在意記者的工作?

老實說,這是這些年來我看過的最奇幻的故事。

一個從甘肅來到北京的年輕人因盜竊罪被判刑不算離奇,離奇的是他在異鄉竟有一半以上的時間在牢裏度過,且活得如此精神抖擻,滿不在乎。

崑山是個製造業中心,企業雲集,在這個地方找一份正當的工作不是難事。但在崑山的那些年,他大概以打架確立名氣,大概被高利貸組織看中,大概成了專業的討債人。

這個判斷可以從他敲詐勒索、故意毀壞財物、無故毆打他人等罪行中看出端倪。那些年裏,崑山在高速發展,高速發展自然帶來大量的閒錢,有大量的項目需要錢,地下信貸應運而生。龍哥應該是這個行當的維護者和食利者。

隨着互聯網產業進一步向下延伸,龍哥大概也考慮過轉型洗白過一種正常人的體面生活,尤其那兩年直播掙錢一夜暴富之類的神話大概刺激着他,而且門檻那麼低,他加入了,真真假假扮起黑社會的人設。這就是他如今在網上留下那麼多影像資料的原因。

儘管他們的團隊已經在快手上給人留下一些印象,但終究沒有紅起來。魔幻的是,他生前沒有多少人知道他,反而是他被砍死的短視頻傳遍全網,被人熟知,如願以償成了網紅。至此,人們才了解到他魔幻傳奇的一生。

他的一生,帶着這個時代的一些關鍵詞:人口流動、進城、犯罪、製造業中心、高利貸、見義勇為、豪車、網紅、紋身、大金鍊子、短視頻……

他的36歲,比大部分72歲的人還要精彩。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冰川思想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8/0831/1166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