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劉德軍:致習近平的一封公開信——民主是大勢所趨

習近平先生,

你好。我是中國公民劉德軍。本來按照社交禮儀,我應該在抬頭稱呼處寫上“尊敬的習近平先生”,但我實在不願意違心地去這樣寫,因為你不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我也不願意用“您”來稱呼習先生,同樣是因為你不配得這個稱呼。看報道說,“所有群眾來信”你“都親自過目”,我雖是中國公民,但不知是否屬於爾等共產黨眼中的“群眾”,但我還是嘗試給你寫這封公開信,希望你負責輿情的“同志”不要玩忽職守,而是將這封關乎你自己及中國命運的信送達你面前。

縱觀中國共產黨自得到蘇聯共產黨的盧布支持以來,天怒人怨的惡事做得是太多了。自從在江西井崗山與當地土匪同流合污,以“土改”名義殺人奪地奪財以來,中國共產黨沒有干過一件好事。因作惡多端,被中華民國政府圍剿而一路流躥至陝北延安,於此處謀殺劉志丹霸佔其地,則屬於共黨內部爭端,我們暫且不深入討論。站穩腳跟後,種植鴉片,與日軍勾結,出賣鴉片與情報於日軍,並與日軍前後夾擊國民政府抗日軍,以擴大共黨自己之領地及擴充武器裝備。汝黨內衣分三色,食分九等,毛澤東甚至公開在會上叫囂:“我晚上看書點兩根洋蠟,穿吊口袋衣服(皆奢侈品),你們能把我怎麼樣?”;霸佔女學生,殘酷壓榨當地農、商、手工業者,民眾苦不堪言,且將直言指陣其弊的王實味謀害並拋屍枯井。從井岡山清查AB團到延安整風,共黨以殘酷手段處死異己人員數萬,人神共憤。

在民國政府及中國人民付出犧牲幾千萬人、經濟嚴重衰敝的代價,協助世界反法西斯力量贏得抗日戰爭勝利後,汝黨以出賣國家利益為前提,獲得殺人惡魔斯大林的協助,不顧民生尚未恢復,人民尚處於極端困境之中,悍然發動中國內戰。隨後接受由蘇聯轉交的滿洲投降日軍之裝備及人員,並以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為幌子欺騙美國,導致國民政府的援助被停止,從而竊取了中國政權。

旋即共產黨政權在中國開展了土改、大躍進等系列浩劫,全中國幾千萬人慘死,我家族多人及外公也因此死於非命。接下來的四清運動直到文革,中國社會的美德被摧毀殆盡,也是汝黨之罪,雖然屠夫鄧小平將責任推到毛澤東、江青等人身上,但在這個過程中,所有共黨高層人員都身兼整人及被整者雙重角色,連令堂都舉報你溜回北京,豈僅是毛、江個人之罪?

八九大屠殺,卻是絲毫無法推卸的汝黨共同決策,在全世界記者的照相機、攝像機前,你們的坦克、步槍冷血地射殺了多少市民、學生?這場屠殺,不僅謀殺了眾多人命,也謀殺了人民對於追求民主、自由的期望。多少理想青年從此沉淪,成了只知道陞官、掙錢的行屍走肉。這是自文革知識分子被肉體消滅後,又一次對知識分子靈魂的謀殺。

江澤民借鎮壓八九民主運動爬上共黨高位,然後發生了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只有獨裁國家才會有“邪教”一說,以思想入罪。公開鼓勵對法輪功的酷刑、虐殺,是對中國司法隊伍的一次邪惡縱容,從此他們走上了公然的無恥,徹底地拋棄了“為人民服務”的偽裝,與人民為敵,以折磨、鎮壓人民為樂。

南京彭宇扶老人案的判決,則是對中國普通人美德的一次全面謀殺,從此人們再不敢對他人的苦難伸以援手。人們再次淪為魯訊筆下“麻木的看客”。

而自你習先生(因你年長故,稱為先生)掌握共黨最高權力以來,吁嘆蘇聯“竟而無一人是男兒”,於國內以武力鎮壓維權活動人士、律師,報道真相的記者、媒體,現今中國勇敢的良心人士大多在監獄,民眾權益受到侵犯時再也無人幫助他們,強拆、強征活埋人、打死人更是常態;對外窮兵黷武,金錢外交,企圖與世界文明為敵,抗拒民心,抵制民主自由人權,每年浪費金錢數以萬億計,而對僅需區區數百億的義務教育、養老、醫療保障,卻吝似鐵雞。

請你睜開眼睛看看世界大潮,民主已經深入人心,全世界除了少數野蠻、落後國家,都已經民主化,人民過上了有尊嚴的自由生活。爾等想必也是知道民主自由的好處的,否則為何95%以上的共產黨高官將家人送至國外,他們並非智力過人之輩,哪來的巨額資金移民海外並且購置大量資產?就連你也是人前冠冕堂皇,人後苟且骯髒,你親屬中還有幾個人沒有海外綠卡?

我在此鄭重地以天地良心的名氣勸告你:妄圖以強力維持爾等對人民的剝削與壓榨地位,是不可能長久的。維持你們的政權、你們的軍隊的資金,都是建立於中國人民的勞動之上的,一旦人民再也不願意忍受你們的剝削壓迫,停止為你們製造財富,就是你們的滅亡之時。雖然你並不在乎中國人的福祉,但為了你自己、你的家庭及親人,勸你及時醒悟,懸崖勒馬,為時未晚!

要知因果報應,絲毫不爽!

2018年8月19日晚於德國愛爾蘭根-紐倫堡大學

劉德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