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紅和尚釋學誠被處理細節曝光 為何習近平汪洋尤權都捲入

16日佛教界知情人士透露,中共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被舉報誘姦多名尼姑一事,引起習近平與汪洋的關注,勒令釋學誠儘快辭職。令中共統戰部長尤權直接處理此事。習近平之所以讓尤權處理此事,是因為今年3月中共統戰部改革後,吞併了民委、宗教局、國僑辦。中共前統戰幹部程干遠曾表示,中國諸多政界和文化界領域的精英都是統戰部監控的對象,前中國佛教協會會長趙朴初,抗日戰爭初期就是中共地下黨員。

阿波羅網特約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釋學誠是中共部級全國政協常委,是政協主席汪洋的下級。中共佛教協會會長釋學誠誘姦多名尼姑一事,沒走司法程序而是統戰部長處理,企圖大事化小,減輕對中共的影響。“依法治國”再次成為空談。

陸媒15日報導,釋學誠已辭去佛教協會會長、常務理事和理事等職務。

有港媒引述消息透露,釋學誠〝近日已被接回福州,在一個小院‘閉門思過’,禁止出國〞。

消息還透露,釋學誠在調查期間一度移居北京廣濟寺,有專人盯守。統戰部紀檢組人員找他核查,經過幾天拉鋸,他終於承認部分舉報。

紀檢組初步認定釋學誠存在不端行為,盛傳習近平批示:〝努力懺悔安度余年〞,勒令其儘快辭職,儘快止血。13日,釋學誠被移交給福建來接的有關人員。

16日佛教界知情人士透露,該事件引起習近平與汪洋的關注,勒令釋學誠儘快辭職。令中共統戰部長尤權直接處理此事。

釋學誠性侵多名女尼事件不但驚動習近平,還驚動了政協主席汪洋和統戰部長尤權。這是因為今年3月中共統戰部改革後,吞併了民委、宗教局、國僑辦。

中共統戰部擴權民委宗教僑辦全被吞併

2018年3月21號,新華社發佈《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統戰部成為改組重點之一。

此前中共統戰部的工作職能涵蓋範圍已經相當廣泛。除了下設辦公廳、政策理論研究室,英國《金融時報》去年10月披露了統戰部九個局的運作。

而這次統戰部吞併了多個國務院部門,包括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國家宗教事務局及國務院僑務辦。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中共統戰部這幾年一直都在擴權,十八大後增加了八局和九局,其實一直就有要把民委和宗教局合併的說法,在地方就是這樣做的。但這次合併得更徹底。統戰部一下子把民委、宗教局、國僑辦都吃掉了。”

鄭浩昌指出,“這樣一合併呢,估計對原來所有相關的內外宣媒體都會進行整合,尤其是統戰部還獲得對中新社的控制權,這樣它收買和毒害人心的能力就更強了,對中國大陸民眾還是海外華人,都要警惕這點。〞

旅美時事評論員鄭浩昌提醒,統戰部雖然把民委、宗教局和僑辦都吞併了,但對外並沒有取消這三家的牌子,這其實是障眼法。

鄭浩昌:〝因為這些招牌都給人一種政府機構的感覺,容易讓外部人信任,而如果直接搬出中共統戰部的招牌,可能很多人就嚇跑了。我們要警惕中共的這種招數。〞

拍攝於1962年的中共南京市委統戰部全家福。

程干遠:中共統戰無孔不入;前佛教會長趙朴初是中共黨員

2017年6月23日美國之音刊發了對中共前統戰幹部程干遠的採訪報道。

報道指,程干遠曾在中共南京市委統戰部,整整工作了十年。2015年,程干遠在海外出版《中共統戰部揭秘》,內心的自省與掙扎逼他道出親身經歷的內幕、黑幕。

1945年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做《論聯合政府》的發言時說:“中國急需團結各黨各派及無黨無派的代表人物在一起,成立民主的臨時的聯合政府。”

不過,曾經擔任毛澤東秘書的李銳回憶說,在“七大”的口頭報告中,毛澤東說過這樣的話:“掌握政權以後,我們的鬥爭對象就是民主人士了。”

中國頭號大右派章伯鈞的女兒章詒和在回憶錄《往事並不如煙》中寫道:“在民盟中央,別看沈老(鈞儒)的地位最高,是旗幟性人物,可中共黨員胡愈之才是民盟的主心骨。當然,還有統戰部在後面指揮之。”

直到“反右運動”過去40多年後,章詒和才知道,五、六十年代她家的常客,1946年加入民盟的翻譯家、出版家馮亦代,那個少女時代的她認為對所有人都好的“馮伯伯”,其實是統戰部派到她家負責監視父親的“卧底”。

除章伯鈞外,費孝通、潘光旦、羅隆基、錢鍾書等諸多政界和文化領域的精英都曾是馮亦代的監控對象。但是儘管馮亦代當年極盡所能,積極向上級彙報監控成果,他的入黨申請卻始終沒有獲得批准。

1950年,中共高官李維漢在中共中央統戰部會議的講話中說,對於有一定合法地位的社會團體,比如基督教和天主教團體,“要通過其中的進步份子和愛國民主人士”,“逐步地改變其政治面貌”。

前面提到的趙朴初是前中國佛教協會會長,抗日戰爭初期成為中共地下黨員。平日里,他只和統戰部的一位副部長單線聯繫。直到2000年去世,他的中共黨員身份也沒有公開。

程干遠:因為他們感覺到這個影響太大了,他們有些國際上的影響。一公開人家覺得你這完全就是搞假的嘛,他怎麼是共產黨員。你怎麼搞一個共產黨員來主持一個很大的佛教活動?那影響太壞了。

“文革”期間,曾有一位潛伏在廟裡的共產黨員露了餡。

程干遠:他是假和尚,他是我們派進去的卧底,在和尚中間,在宗教界的卧底。他是共產黨員。當時有一些紅衛兵,因為他們不知道嘛,不知道這個人的身份,因此就批鬥。他被批鬥得吃不消了,受不了了,他說,我根本不是和尚,我是假的,我是共產黨員。

程干遠:統戰部有好多直屬的機構,對外都不說是統戰,像歐美同學會、黃埔同學會、以同學會的形式,一般的理解同學會就是大家交流友誼、聯繫聯繫,但是這些作為中央統戰部的直屬機構,是有專職人管他們的,策劃這些人怎麼活動。它所有的活動都在統戰部的掌控之中。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