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長沙一學校黨委書記被曝微信騷擾女下屬

湖南長沙一學校黨支部書記被曝在帶領女下屬外出招生時,通過微信騷擾女下屬,不想被下屬截屏並發布。該名負責人連夜轉賬1800元給女下屬,並多次道歉。7月9日中午,該名學校負責人向記者承認確有該事件發生。

女應聘者稱被招生機構負責人言語騷擾

7月9日上午,有爆料人爆料,稱其本人被所在招生機構的負責人言語騷擾。

爆料人小肖是湖南長沙人,今年23歲,日前她應聘到一家名為“湖南征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的招生機構,具體工作內容是協助該招生機構進行招生,再把招來的生源輸送進湖南長沙科技工程學校。

小肖告訴記者,該招生機構在湖南長沙科技工程學校辦公,負責人是一個叫何某國的人。何某國自稱曾經是長沙科技工程學校的股東,並且還擔任過該校黨支部副書記等職務,而小肖在該校內辦公時,也確實見到該校多名工作人員稱呼何某國為“何書記”、“何主任”。

據小肖介紹,7月6日她同這個被成為“何主任”的何某國一起去一個縣裡招生,招生工作一直持續到7月8日。在此期間,帶隊何某國一直在和一些校長、朋友吃飯,小肖本人並沒有什麼實質的工作。

7月8日晚接近9點的時候,正在房間里的小肖突然收到同住在一個酒店另外房間的何某國的微信,微信的內容為:

何:在看電視?

肖:和家裡人在通視頻,有什麼事嗎?

何:方便過來坐坐。

肖:通完視頻有點晚了,不太方便吧,有什麼事情可以微信上說,或者明天當面說。

何:想看看你。

肖:沒什麼看的。

何:我可以需要你嗎?

小肖告訴記者,當她看到這條微信時,整個人的感覺是崩潰並且恐懼的。隨後,她立刻把這一情況電話告訴了遠在長沙的家人,家人趕緊讓附近的親屬開車到酒店,把小肖接到了親屬家居住。

隨後,小肖給何主任回了微信:因為你的言行和所作所為,讓我感到恐懼,此時我的父母和家裡的相關親人已經趕到此地接我回到家裡,對於你的行動及語言,我會如實向領導反應並公布與眾。

何某國發給小肖的微信內容

對於小肖的警告,何某輝感覺到了問題的嚴重性,連忙在微信上向小肖道歉:“對不起,因為我的言語對你造成不便我深感歉意,並非故意冒犯,家人也可不需趕來,明天我會送你坐汽車回長沙。對於這次出差,我從頭至尾並未做出任何一點出格的語言和行動,今晚也只是試探性的,並未做出實質性的,你認為我一句語言你可以批評我提醒我注意語言,我也不至於是一個亂纏的人……”

隨後,何某輝通過微信給小肖轉賬了1800元錢,但小肖並未收取該筆款項。

當事人:轉賬1800元並非封口費將主動配合相關部門調查

7月9日中午,記者通過電話採訪了何某國,對於給小肖發送的微信內容,何某國回答說:“是的,這個我承認,這個事情確實有。”

據何某國介紹說,他是湖南長沙科技工程學校的黨支部書記,後來學校改組,他就開辦了一家招生公司,主要是和學校對接,為學校招生,小肖是應聘到他公司工作的試用期員工。何某國稱,他今年負責永州招生,小肖隨他到永州協助其招生,並非是公司與學校合作辦學。

長沙科技工程學校有關何某國的任職通知

記者獲得的該校的一份人事任命文件顯示,長沙科技工程學校於今年5月28日發出通知,批准何某國兼任該校黨支書記。

在被問及為什麼要給小肖發送那條短訊內容時,何某國說:“昨天晚上,我的學生們請我吃飯,到晚上八點多回到酒店,可能是喝了點酒,不過也沒喝多,就發送了。”

在整個採訪過程中,何某國一直稱,自己只是發送了一條信息,並沒有與小肖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和糾纏,“事後我也真誠的向她道歉了,承認是我酒後言語不當。”

至於為什麼要在事後通過微信給小肖轉賬1800元?這筆錢是否屬於封口費?何某國表示,因為小肖是應聘到他的公司工作,工作了三天,他等於是支付給小肖3天的工資,並且雙倍計算的,其餘的錢是她的家人連夜趕來酒店的加油、過道費等,並不是所謂封口費。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法制晚報/阿波羅網時方摘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