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坦克 六四橫衝天安門廣場 驚人照片

“六四事件”坦克橫衝天安門廣場圖片驚人(網絡圖片)

六四天安門事件親歷者吳仁華曾於2007年出版了《天安門血腥清場內幕》一書,今年4月份又出版了該書的增訂版,書中增加了關於戒嚴部隊的部分。他也曾寫了一篇《六四事件中的坦克第一師》,從中都可以讓民眾了解當時坦克接上級命令強行進入天安門廣場所發生的血腥屠殺過程。

中共當局為了鎮壓1989年的民主運動調動逾20萬軍隊進京,其中有兩個坦克師,即第38集團軍的坦克第6師和天津警備區的坦克第1師。

6月4日凌晨6點05分,戒嚴部隊指揮部命令坦克第1師立即出動,驅散新華門前的學生。坦克突擊隊從天安門廣場出發,8輛坦克分列成4排,每排2輛,並駕齊驅,沿着西長安街由東往西行進約2華里,有幾百名學生和群眾橫躺在地上,用血肉之軀組成一道長約十幾米的“人體路障”。坦克沒有減速,100米、50米、30米,距離“人體路障”越來越近,路面劇烈震動,坦克的轟鳴聲震耳欲聾,但躺在地上的學生和民眾堅持不動,坦克的速度不得不降下來。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當局無奈實施了3個方案,最後施放軍用瓦斯彈,坦克突擊隊慢慢地向前拱着人群,終於將新華門附近的人群驅散。從天安門廣場出發,到驅散新華門前的人群,坦克突擊隊總共只花了30分鐘。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坦克突擊隊驅散了新華門附近的人群,繼續沿着西長安街往西高速行駛,一路鳴槍,施放軍用瓦斯彈,將學生和市民全部驅逐到電報大樓以西,一部分坦克在六部口設卡鎮守,另一部分坦克在新華門前一字排開。

坦克突擊隊經過新華門西側不遠處的六部口時,正遇上從天安門廣場撤離出來的學生隊伍。數千名學生打着校旗,從六部口東邊的新華北街拐上西長安街,有秩序、和平地在單車道上往西行進,準備返回各自校園。坦克突擊隊不走寬闊的快車道、慢車道,沿着單車道快速追軋學生隊伍。學生們萬萬想不到坦克會從背後追軋,不少人躲避不及,或死或傷。

在這裡發生了六部口慘案,造成11人遇難,多人傷重致殘。文中這樣寫道,現場觸目驚心,痛哭聲震天動地。五具遇難學生的遺體散亂在靠近人行道的柏油馬路上,最西面的一具遺體距離人行道兩米多遠,頭朝着西北仰面躺着,腦袋中間開了一個大洞,像豆腐腦一樣的腦漿摻雜着許多紅色的血絲向前噴射出一米多遠。另外四具遺體倒在這具遺體的東面更靠近人行道的地方,其中兩具遺體被軋到了單車上,與單車粘到了一起。

文中還這樣寫着,一些學生一邊哭一邊商量,是否將這些遇難者的遺體運走,免得被戒嚴部隊搶去消屍滅跡。在民眾幫助下,幾位學生將遇難者遺體一一抬到了西長安街後面一個衚衕里。一位個體戶司機流着淚建議把五具遺體運往中國政法大學,作為戒嚴部隊屠殺平民百姓的法律證據。學生們聽從了他的建議,把五具遺體(一具遺體連着單車)抬上了他的小卡車。

當小卡車到達中國政法大學時,已有數千名師生簇擁在學校東門口迎接,當時整條大街上什麼聲音也聽不見,聽到的都是哭泣聲。

文中最後寫着,六部口慘案最能反映六四鎮壓的殘暴,製造六部口慘案的指揮官是羅剛,那輛瘋狂軋人的坦克編號是“106”。羅剛後來升任坦克第1師副師長、內蒙古軍區副司令員。讓歷史記住這一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