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天津一把手李鴻忠拿到燙手山芋

這些年來在黃興國、孫春蘭、張高麗幾任一把手上,天津上馬了包括濱海新區等多個大型城建專案,但現實表明,不少項目封盤停工而爛尾,即便是建成的多年來也多淪為人煙稀少的空城。如今天津官場腐敗、浮誇政績建設、負債大窟窿等燙手山芋繼續傳到同為江派的李鴻忠手裡,李鴻忠該怎麼辦?

5月27日媒體披露,26日天津農商行董事長殷金寶在辦公室割腕身亡。這消息曝光後無疑為近期新聞顯示不太平靜的天津再添一筆負面報導。

重點羅列這一段時間以來讓天津不平靜的幾則新聞如下:

4月12日,天津市委第二輪巡視通報指出,有7家市屬國企〝肅清黃興國影響不力〞,而被點名的大多是負責城建的企業,其中包括了天津市屬最大的國有房地產公司、旗下擁有上市房企的〝天房集團〞。

4月20日,天津市委第三輪巡視有巡視組同時入駐了殷金寶先後任職的這兩家銀行──濱海農商行與天津農商行。

5月7日,官方反腐通告天津城建又有重磅官員落馬──劉翠喬在天津官場深耕32年,2008年官至天津市建委常務副主任、一級巡視員,落馬時退休還不到2個月。

5月15日,有媒體醒目報導,天房集團負債1,830億元恐成為新雷,且由於大半個金融圈借錢給天房集團,這顆隨時能夠引爆的地雷一旦爆發,將會炸傷大半個中國金融圈。這意味着撐不住的天房集團對金融機構的殺傷力相當於天津大爆炸。

5月16日,天津當局出人意外地突擊推出所謂《海河英才計劃》,進一步降低落戶門檻,以直轄市之姿與眾多二三線城市搶人。報導稱,計划出台首日30萬人申請落戶。但網上輿論發出提醒,後來媒體也有報導,按規定,落戶在人才市場的如果2年內不在天津買房,其戶籍將被打回原籍。

5月18日,相關方面公告,天房集團先前爆違約的2億元信託已到期償付。這下警報解除的,不獨天房集團,還有以其為財政收入重要來源之一的天津市政府。

5月26日,即在市巡視組進駐天津農商行後的第36天,現任董事長殷金寶被發現在辦公室〝割腕身亡〞。今年1月中紀委公報首提〝金融信貸〞反腐打擊銀行大股東違規關聯交易或融資,而此一問題在農商行系統歷來最突出。殷金寶到任天津農商行不到半年,輿論焦點投射於他任職近7年官至行長的濱海農商行。濱海農商行第一大股東天房集團,目前披露數據顯示,天房集團在濱海農商行一筆借款為21.7億元。

結合這些新聞來看,難怪有輿論稱天津地方負債情況嚴峻,尤其為了大量空屋去庫存,天津當局親自上陣炒房,〝找人才〞也是找人接盤。同時,避免引爆地方債務地雷伴隨的巡視或反腐,矛頭都在繼續指向天津城建系統。

數據表明,天津腐敗的重災區在城建領域,而天津近十年城建腐敗源頭可追溯至張高麗任上開始設立的濱海新區,面積相當於紐約金融中心的三倍,核心於家堡當時的口號是〝打造東方曼哈頓〞,如這次董事長割腕的濱海農商行也是因應濱海新區而生,除了金融機構,如雨後春筍般的還有比高的大樓群,濫建程度就如當時坊間流行語〝一台挖掘機只要開到天津一年365天都有做不完的工程〞。當年對於濱海新區的掘金機會,一般民眾如此,何況權力在握的天津官員,如天津市公安局長武長順,據報導,家人、親屬、白手套都成立營建公司包工程。

天津〝首虎〞武長順落馬後,被控涉案總金額高達5億多(貪污、受賄、挪用公款、行賄)創紀錄,據財新報導,武長順在天津警界腐敗數十年而不倒,與周永康的庇護分不開。而武長順與周永康分不開的關係,實際是二人同為江澤民迫害集團要員。

繼武長順之後落馬的津虎黃興國,開啟天津城建系統巨震並蕩漾至今,落馬官員案情顯示腐敗不是一天兩天,而是經年累月,原因是大多數都是從政十多年的本土官員,被查的他們對彼此或對下屬都有業務利益往來;對上,則與歷任天津高層黃興國、孫春蘭、張高麗也都有密切權責關係。

這些年來在黃興國、孫春蘭、張高麗幾任一把手上,天津上馬了包括濱海新區等多個大型城建專案,但現實表明,不少項目封盤停工而爛尾,即便是建成的多年來也多淪為人煙稀少的空城。

如今天津官場腐敗、浮誇政績建設、負債大窟窿等燙手山芋繼續傳到同為江派的李鴻忠手裡,李鴻忠該怎麼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