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絕密機型!美空軍會議圖片揭密RQ-170無人機數據鏈

據the Drive網站2018年4月24日報道,美國國防工業會議的展示圖片詳細揭示了美軍各種軍機所使用的數據鏈,包括RQ-170哨兵等絕密機型。

據該網站介紹,在2017年3月美國國防工業協會精確打擊年會上,美國空軍特種作戰司令部所屬第720特種戰術小組的武器與戰術負責人Michael Smith少校展示了一幅名為“一體化機載/地面網絡使能戰5.2版”(標註日期2017年5月)的圖片。

圖中頂部描述了美軍飛機常用的三種數據鏈:Link16、態勢感知數據鏈(SADL),以及可變消息格式(VMF)。圖中有一些明顯錯誤,如"KC-135J"與"MQ-1C Predator",但仍提供了不少信息。

圖中顯示,美軍多種飛機同時裝備了Link16與SADL。如美國空軍KC-135空中加油機,它需要能和多種機型通信。

美國陸軍的AH-6與MH-6“小鳥”、MH-60“黑鷹”,以及MH-47“支奴干”直升機也都具備兩種能力。這也包括“空中國王”MARSS飛機。陸軍已用 MC-12S EMARSS飛機對其進行替代。但美國特種作戰司令部仍在使用一定數量的MARSS飛機。

據悉美軍已有計劃為AC-130W“毒刺II”炮艇機與MC-130J“突擊隊員II”特種作戰飛機加裝Link16。而根據圖示,AC-130J“幽靈騎士”空中炮艇裝備了Link16、SADL與VMF數據鏈。特種作戰司令部2015年在伊拉克評估的改裝型OV-10G+“野馬”輕型攻擊機也同時攜帶了Link16、SADL與VMF。

值得關注的是,一直被列為絕密的RQ-170哨兵無人機,是少數同時攜帶了Link16與SADL的機型之一。此前,除了2009年承認了其存在之外,美國軍方極少披露相關信息。據推測,空軍經常利用該機型進行拒止區域的持久偵察,或者為支持地面部隊提供掩護射擊支持,亦或用於對高風險場景進行轟炸損傷評估。同時具備兩種數據鏈,可能為其增加靈活性,更好地與其它飛機或地面單元通信。

這兩種數據鏈都不具備隱身特性,但RQ-170可以無源方式使用它們,只接收信息,需要時將信息通過低截獲率微波衛星通信系統發佈出去。在較低威脅區域行動時,可以有源方式使用Link16與SADL進行雙向數據交換。顯然,RQ-170具備了其它保密通信能力,但並未展示在此圖中。

如果RQ-170在當初公開身份時就具備了這些數據鏈,這些系統安全在2011年的伊朗墜落事件中可能被解鎖。

圖中沒有提及隱身數據鏈,僅僅列出了F-35的隱身多功能先進數據鏈(MADL)以及F-22獨有的機間數據鏈(IFDL)。同時,B-2“幽靈”隱身轟炸機與未來的B-21“奇襲者”隱身轟炸機也只列出了Link16。美空軍計劃將 F-35的MADL集成到B-2上。B-21可能也是如此。

F-35具備了全部Link16能力。新技戰術能力甚至支持其通過MADL的定向鏈路傳遞信息,從而以隱身方式工作。F-22也具備Link16,但僅限單收。

F-15C的“Talon HATE”吊艙可以通過Link16連接F-22以及外部“戰術世界”。圖中所稱F-16也攜帶該系統是錯誤的。

至於Ku波段衛星通信能力,圖中僅僅提及MQ-1“捕食者”、MQ-1C“灰鷹”,以及MQ-9“死神”無人機。其實,AC-130空中炮艇與MC-130運輸機都具備這一能力。此外,雖然未提到RQ-170,但鑒於其衛通系統類型並未公開,也不足為怪。

包括U-2S“龍夫人”、RC-135V/W“鉚釘連接”、E-4B“守夜者”、E-6B“水星”,VC-25A“空中一號”等戰略偵察通信指揮控制平台未包括在圖中。其它未包括在內的還有 E-11A有人與EQ-4B無人戰場機載通信節點(BACN)飛機。

第720特種戰術小組人員包括戰鬥控制人員器,聯合戰術空中控制人員等,主要負責管理大量的特種戰術飛行員,協調空中打擊與空降,空域行動與區域通信管理,也常常參與任務規劃等其他特殊工作。因此,他們熟知飛機的通信與數據共享就不足為奇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電科小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