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想看懂貿易戰? 看看班農日本重量級演講怎麼說的

班農在第十二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演講

編者按:這是班農2017年於日本的一次著名演講,主持人楊建利博士稱讚“演講信息量巨大”。

楊建利博士:早上好,在這個美好的日子裏,能與班農先生相會我甚感榮幸。

我個人非常感謝班農先生能抽出時間穿越美洲大陸和太平洋,不遠萬里地來到這裡與我們講話,傳達他的重要信息。我想班農先生已不需要我多做介紹了,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

非常感謝,非常感謝你們邀請我來這裡。說來慚愧,我只是一個普通的人。我來自美國工薪階層,一個藍領家庭。我是一個民粹主義者,這就是我今天要在這裡和你們談論的話題。全球民粹主義的大覺醒,以及它如何不僅對美國人民的生活產生影響,而且對全世界人民都有影響。這是一個真正的起義,是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的聚集。無論是在印度,美國,亞洲,歐洲,拉丁美洲,非洲。這是人類的新一天,工人階級的中產階級人民聯合起來,掌握自己的命運。非常感謝你帶着“讓美國再次偉大”的帽子,使人感覺這是一場支持川普的集會。這一偉大的覺醒發生在一個非常獨特的全球背景下,而這種背景就是中國的崛起。

在過去的10天或兩周內發生了兩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第一個是習主席在第19屆黨代會上的演講,這是三個半小時的演講,我認為這是習近平主席和中共領導人的一個非常明確的演講,就是他們將要把國家帶向哪個方向。

在美國的布朗大學,你們都聽說過布朗大學。我相信這是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這對我來說有點過於左派,但沒關係。這是,因為他們有一個中心叫沃森中心。他們對關於全球反恐戰爭做了一個非常權威和精準的研究。

他得出的結論是美國在過去17年的反恐戰爭中一共耗費了5.6萬億美元。而取得的成果卻是不盡人意的。我們沒有在伊拉克取得勝利,也沒有在阿富汗取得勝利,我們卻花了5.6萬億美元,看起來我們將花費數千萬美元,而不是數以千億計的美元。

首先,我想再談一談習主席。

主席習近平的講話是我想向全世界敲響了警鐘,我認為這是一個警鐘,不幸的是在美國,儘管我們的許多主流媒體《紐約時報》、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等《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甚至在歐洲倫敦《金融時報》和《經濟學人》報道了演講,他們沒有真的,你知道,去跟蹤報道很多很多故事,就像,你知道,覆蓋幾天以後然後悄悄的消失掉了。

演講本身就真正說明了中國將在2035年成為世界頭號經濟強國,並在2050年前成為全球霸主。換句話說,到2050年,它將成為世界領導人,我認為習近平主席非常具體地說明了這將是如何發生的。

讓我們來談談美國如何應對中國在過去20年或30年。自尼克松總統開始,美國精英階層管理中國的崛起,你知道,在70年代,讓中國對西方開放,對美國開放。有個一個非常錯誤的前提就是認為隨着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經濟變得更加繁榮,中國的民主也會有一個潛在的增長,中國變得更富有,中國在自由市場經濟中會變得更加自由民主。我們在過去的幾十年里發現事實恰恰相反。

在1990年代末2000年代初,與克林頓和布殊政府努力把中國帶到世界各國,給予最受歡迎的國家地位,也讓它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在我們的精英中信仰是,戰後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世界,美國及其盟國在二戰後建立了這個世界。是真正的是世界結構,你知道的,國際秩序一直是要到共產主義垮台,這是國際秩序,中國將會成為一個活躍的一部分。

現在我們已經看到在過去的20年是什麼,但你知道,今天的中國模式是儒家的重商主義權威的模型,作為總統川普說,他最近一次對中國的訪問中,他沒有遵循中共領導人,他說,事實上美國領導已經發揮作用,中國人博弈系統是他的美國精英的錯,他們讓這種事發生。

正如川普總統指出的那樣,這並不是一個小的戰略錯誤,而是一個根本性的戰略錯誤,並將美國和西方,包括我們在日本的盟友,以及亞洲其他國家,處於一個真正巨大的劣勢上。

事實上,中國領導層無意想加入基於規則的國際戰爭戰後的自由秩序,他們有自己的計劃,並且非常嚴格地執行了這個計劃。問題是,我們在美國西部的精英階層之中的精英都那麼無知嗎?難道人們年復一年地待在那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嗎?或者是有其他事情發生了,這些精英要麼被收買,要麼就是視而不見?

問題是,在美國,川普總統上台執政,英國退歐也是不可避免地聯繫在一起。作為執行董事長,我非常榮幸多年前開始和一群來自“每日電報”的編輯和記者合作,還有些來自其他報紙和新聞機構的保守的編輯記者們,認為真正的英國倫敦的故事沒有被覆蓋,有一個小政黨叫英國獨立黨,

英國獨立黨的領導是一個叫奈傑爾•法拉奇的人,這個黨像另一個版本的美國的茶黨,此政黨的崛起是一個民粹主義,是反中立的,2013年我們在倫敦參加一個活動的時候我們看到了試驗的方向,我們認為英國對美國的政治,像一個礦井中的金絲雀,在英國退歐運動的準備階段,我們看到了與民粹主義非常類似的東西

奈傑爾·法拉奇(Nigel Farage)在第二天早上對英國廣播公司(BBC)說,如果倫敦沒有作為一個平台為這些觀點提供新聞平台,英國退歐不會發生。

我成為川普競選的首席執行官60天,現在的英國退歐,和2016年在美國的競選活動是不可避免地聯繫在一起的。但重要的是是什麼讓這些聯繫在一起,是中國,是中國出口的通縮,中國產能過剩,毀壞了位於英國中部的哈特曼工業中心地帶,毀壞了美國中西部地區。知道的那些人不是我們的精英,他們對這些毀壞故意視而不見,故意視而不見。但現實是——在英國,在美國,那些知道這些事的人都是工人階級。

這些工人了解工廠去了哪裡,了解工作去了哪裡。有一個叫JP萬斯的紳士他在美國寫了一本了不起的書叫《鄉下人輓歌》這是特朗普革命的社會學基礎。它講述了工人階級的故事,以及美國的下層階級,以及他們在過去幾十年里如何的消亡。正是JP的粉絲們向我指出了麻省理工學院和哈佛大學的大量研究,指出了那些搬去中國的工廠,那些移到中國的工作,指出了那些被遺棄的工人們在阿片中成癮失落。

我們在美國的工業看到的是,一種文化的崩潰,一個社會的崩潰。當好工作離開,沒有工作的時候,尤其是男人,作為養家糊口的人,可以支持他們的家庭的男人陷入了危機,這是目前美國最大的危機之一。你可能聽說過阿片危機,所以這是美國最大的危機之一。美國的政策,本質上是由我們的精英們制定,他們想管理美國的衰落,這些我永遠不會告訴,你們知道,那些美國的工人階級。

這就是為什麼當川普在2016年6月出現在自動扶梯,我敢肯定你們都記得他給川普大樓的大廳里,激情的演講,記得當總統川普站在自動扶梯的頂部的時候他在民意調查中排名第七。在那之後,他演講之後那天晚上之後,他在民意調查中是第一位。他從來沒有回過頭來,原因很簡單,工人階級的人知道川普不會讓美國衰落,川普要盡一切努力,他顯示了他的意願,讓美國再次偉大。

現在,他要怎麼做呢?有三個廣泛的領域:

第一,他將阻止大規模非法移民到美國,並開始談論法律移民的限制,以獲得我們的主權,並確保我們的工人能夠再次得到充分就業;

第二,他將把製造業崗位帶回美國;

第三,他將要對我們在海外已經打了15年,16年和17年的這些戰爭做出審核和決策。

這就是後來沃森中心所說的成本5.6萬億美元的戰爭。順便說一下,這不僅僅是5.6萬億美元,它的機會成本也是巨大的。美國人民會說,如果我們花了5.6萬億美元發展我們的內陸城市,發展我們的基礎設施,今天我們在與中國在世界經濟的競爭中將更為領先。但是,這不僅僅是錢,而且是7000名年輕人死亡,52000人受傷。我認為現在我們在醫療福利和我們對退伍軍人的福利上的開支是近一萬億美元。

所以現在美國的領導層里已經不再有人爭論中國要成為自由民主國家了,中國要成為自由市場經濟了。所有這些專家,對,所有這些天才們,他們給了我們這樣一個非常可怕的建議,你們會在有線電視上仍然看到他們,對,他們只是以不同的形式出現。現在他們只有兩種人,理性的妥協派和鷹派。所以理性的妥協派有這個被稱為“修昔底德陷阱”的新理論,你們聽說過“修昔底德陷阱”嗎?

就是歷史學家們所談論的這個概念,來源於伯羅奔尼撒戰爭,在這個戰爭中,現存大國斯巴達正在衰落,而雅典正在崛起。而精英們要避免雙方開戰的關鍵是要雙方共同努力避免衝突,而關鍵在於對現存大國的精英來說,是要在衰落的過程中盡量避免衝突的爆發,確保一場武裝衝突不會爆發,你可以對這個新興大國加以引導,並推動它更好地維持與現存大國之間的妥協。

所以今天美國的妥協派,他們曾經是期望中國將會走上自由民主和自由市場道路的老派精英份子。今天他們爭辯說,哦,不要關注習主席的講話,不用關心中共領導人的目標和方向,他們會與我們妥協的,我們要做的就是對他們加以引導。不過還有像我這樣的人,還有美國第一運動,我們對中共領導人有足夠的尊重,下班後把講話錄下來再仔細聆聽,格外注意他們在對我們說些什麼。

他們是非常直白的,習主席第十九次代表大會的講話,長達3.5個小時,我在過去的幾個星期里大概談過8到10次,還有美國的團體,不同的團體,茶黨,美國的猶太復國主義組織,基督教團體,信天主教的選民,民粹主義團體,某些對沖基金經理,我也一直告訴他們同樣的事情:今天西方面臨的危機就是,習主席發表了3.5小時的演講,說出了他們未來全球霸權統治的計劃,而西方對此根本沒有人關注。

“紐約時報”可能會有一篇報道,CNN可能會有一篇報道,在倫敦的“金融時報”可能會有一篇報道,“華爾街日報”可能會有一篇報道,但是當你觀看美國電視節目時,你不會看到對這條新聞的大幅度報道,你看不到連篇累牘的文章,沒有人關注它,就好像它從來沒有這件事。其實美國的電視節目,它缺乏我們所需要的嚴肅性,美國電視節目播放那個演講時差不多是只播出了有前國家主席的那部分,他已經91歲,大家還記得看到他坐在那裡用放大鏡在閱讀演講稿嗎?他一直看着他的手錶,因為這場演講長達3.5個小時,而且我相信在91歲時,能全程坐下來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他們就播出了這段!這是美國和全球媒體的大快餐,你知道的那種,搞笑的部分。那不是一場搞笑的演講,本來就不應該是一個搞笑的演講,它是在告訴全世界,這是我們努力的方向,這就是我們要做的,這就是我們將如何成為主宰全球霸權的大國。對西方來說,這也不僅僅是一個警告,它實質上是說儒教、重商主義的權威模式已經贏了。猶太基督教的自由民主,自由市場,資本化的西方已經輸了。沒有比這個更加直白了。

事實上,這個演講中中國領導層的計劃有五個方面,他們基本上是在規劃未來幾年發生的事情,他們認為他們實際上會控制世界的主導地位。

第一是2025

你聽說過2025計劃嗎?這是中國領導層幾年前提出的一項戰略計劃,掌控全球10個產業,其中3個產業,芯片及硅片製造,機械人和人工智能,將使中國在21世紀里統治全球的製造業。

第二是一帶一路,一帶一路是中國真正大膽的地緣政治擴張。每當我作為一個鷹派在美國各地談到此事時,他們都說,哦,哦,班農,你錯了,你錯了,中國人從來都不是領土的擴張主義者。他們其實是地緣政治的擴張主義者。

19世紀和20世紀有三個偉大的地緣政治理論,它們塑造了19世紀和20世紀。麥金德Mackinder是蘇格蘭人,馬漢Mahan和斯皮克曼Spykman。一帶一路的大膽之處,就是將三個地緣政治因素結合在一起組成一個完整的計劃。它結合了麥金德關於誰控制了中亞腹地,就控制了世界島,控制了世界島就能控制世界的理論。亞歷山大大帝,拿破崙,希特拉,彼得大帝,這些世界偉大的征服者都明白這一點,麥金德就是以此來創造出他的理論的。絲綢之路的擴張,把中亞這些重要的國家聯繫在一起,用孔子重商主義的市場模式真正地把伊斯蘭教政治統一到一個市場中去,那就是一路,或者我認為是一帶。一路是馬漢理論的產物,這還是大英帝國和後來美國的戰略計劃的基礎,就是把沿途的主要港口都連接起來。

對了,今天你們能看到中國人在波斯灣,吉布提,南中國海這樣做,誰控制了世界島的脖子,就是它的港口,就會控制世界。他們把麥金德Mackinder和馬漢Mahan的理論結合起來,以前從來沒有人做過。但是第三個實際上更加大膽,斯皮克曼Spykman,知道他的人要少很多。他的理論是關於從海洋向內陸的溝通線,他的理論是你得把侵略者遠拒國門之外,在他們的勢力範圍之外,這是斯派克曼的理論,這就是為什麼南中國海就是這個不斷的遠拒,這個不斷的遠拒,讓日本和美國無法發起大規模的入侵。

所以第二點,首先是2025,然後是一帶一路。

第三個是5G網絡,5G網絡的新發佈中國在這方面比美國和世界其他國家先進得多。如果他們在世界其他國家之前完成這項工作,他們將再一次在科技技術上佔主導地位。

其次是金融技術,中國今天的一個弱點是目前西方以及日本和美國等國尚且可以把它從世界資本市場上踢出去。對它的公司實行真正的制裁,或者把它的銀行從全球資金流中趕出去,或者將它的大銀行隔離於全球資本市場之外。在5年,7年或8年後,隨着金融技術的進步,這種可能性將會消失,未來沒人能夠將中國和中國的體系從全球資金市場中踢出去。

最後是開始用元,或稱人民幣,來作為汽油和所有石油產品的兌換貨幣

中國要讓美元失去儲備貨幣地位。美元作為儲備貨幣使美國承擔巨大責任,但也使美國在世界資本市場有極大影響力。這五大方面,配合經濟發展計劃,是中共領導人認為他們應當走的道路。這樣到2030或2035年,他們就可以成為世界第一經濟體。15年以後,他們要成就世界霸權。西方對此是如何應對的?西方的反應是…直到川普當選總統之前,西方對中國的反應相當混亂。

川普總統的中心目標是重振美國,其中的重要策略是對中共的貨幣操縱、貿易不公平加以反制

我們要記得,正是由於往屆美國領導人的錯誤,導致現在美國在許多經濟領域已經成為中國的產品發售地,就像以前吉姆斯敦是英國的產品發售地。我們對中國的貿易逆差一年是5000億。這還是扣除了我們向中國出口木材、銅、豬肉、牛肉、玉米、麥子、天然氣、石油,還有波音飛機和蘋果產品部件…不對,現在我們不向中國出口波音飛機和蘋果部件了,他們在中國建了合資企業在當地生產,蘋果幾乎是中國(公司),他們有蘋果雲、產品都在中國生產,所有的產品創新最終也會出自中國…。

過去十年中國從美國拿走了3.5萬億美元的轉讓技術,這不是偷竊知識產權關稅,偷竊知識產權可以通過補貼、商業間諜等實現。這是進入中國市場付出的技術轉讓代價,一年3500億美元。更重要的是,中共摘走了自由資本主義之花,那就是我們的創新。美國強大是因為我們創新。西方一直都在領導創新。中共的要求是,如果我們的公司要進入中國,我們就要給中國技術,給中國我們的創新。川普總統開始實施301行動,我很自豪我參與了這個工作。301行動就是研究中國政府是如何強制要求以技術換市場,美國應當如何應對。接下去幾周時間你們會看到川普政府公布301報告的更多信息,他們會採取什麼行動。

還有一個報告是232,是關於鋼鐵和其他可能領域,美國如何限制中國公司進入美國市場。這些行動在美國並不容易,原因如下:美國的社會精英比如硅谷、華爾街、帝國資本對這些沒有興趣,他們不想跟中共對抗,因為他們從中國的經濟發展得到了好處。是美國工人階層,是中部和南部要進行對抗。美國成為產品發售地地使美國的工人階層、中產階層生活受到巨大衝擊,所以你們每一天都看到工人階層、中產階層在跟那些想管理美國經濟的精英階層抗爭。這些跟全球的大眾運動有什麼關聯?

這本身就是全球大眾運動的反映…我知道你們很多人是人權活動者,從事人權活動多年。大眾運動在西歐、印度次大陸、美國、非洲興起。你們開始看到工人階層,無論男女,團結起來支持某個政治人物或政治運動,為了讓社會聽到他們的聲音。簡單地說,就是不能總是讓精英管理我們的生活,要有人站出來為我們說話。

所以在美國就是川普現象,在英國有法拉奇(Nigel Farage)現象。大眾運動現在還是剛剛開始。不會總是一帆風順。我在美國也常批評:你贏了幾個州,可你丟了弗吉尼亞,你輸了這個那個選舉。這都沒關係,我們不會總是贏。就像你們也不會總是贏。這沒關係,時間和歷史的潮流在你這一邊。只要你努力不懈。如果你努力不懈,你會驚訝地發現有無數的人跟你想法相同。在美國川普推出競選紅帽子,寫着“重振美國”,一開始沒人了解它的含義,沒人願意戴,他們以為川普是個極端分子,但隨着時間…那時候美國每位專家,所有權威人士、BBC的每位專家,全世界所有的專家都說川普會輸得很慘。

我八月中旬,選舉85天以前加入川普競選團隊,那時候他的支持率下跌20、30點,在每個州幾乎都落後。精英階層根本不把川普放在考慮之列了。希拉里在競選當晚在傑弗遜中心花了上萬美元,做了一個假的天花板降下來。幾天之前她的團隊還準備了一個煙火裝飾。他們就是這麼自信希拉里能大獲全勝。但我知道(川普會贏)。川普剛開始競選的時候,我告訴他如果他能堅持幾條,比如讓大眾將希拉里等同於一個貪腐無能並且企圖控制美國經濟的精英,他就會贏

他們的調查說你的支持率下跌了兩位數,說你輸掉了每個州,這些都沒關係。

重要的是下面的真實數據。三分之二的美國人認為美國走錯了路。75%的美國人認為美國在衰敗。這些就是想發聲的人。他們不希望美國衰敗,他們要重振美國。他們準備支持川普。就算是在競選最黑暗的時刻,我也會告訴他,您在意志力量上100%領先,您會贏。因為美國的工人階層不論男女都不希望美國衰敗。美國工人階層的男男女女都不希望社區被鴉片危機敗壞。美國的工人階層在獨立革命中挺身而出,在內戰中挺身而出,在二戰大蕭條時期挺身而出,現在是歷史上第四次他們將挺身而出。您要做的就是堅定地傳達您的信念。

今天我要把這個信念傳達給在座各位。這個信念就是:美國的命運不掌握在川普手裡,不掌握在班農手上,也不是掌握在某個著名政治人物或偉人例如Jeff Session或他的同事手裡。美國的命運掌握在小人物手中,在被遺忘者手中,在沉默的人手中。因為他們突然明白了,隨着科技、互聯網、通訊技術的進步,草根運動不會再讓你沉默。

肩負責任是很艱苦的事。我們有偉大的領袖,川普總統和安倍,但肩負美國命運的不是川普總統,不是安倍首相,不是他們。肩負責任的是你,是在座的每一位。我知道在座各位有的經受很多困苦,被關過監獄。

監獄裏有很多人在受罪。人們一直都是,你知道的...不公平地,你們知道在自己的社會中被推到了一邊,這就失去了經濟機會。你必須記住一些東西,這個不間斷的鏈條,這個不間斷的鏈條,讓它傳遞到下一代。我很想來這裡。說,我這裡有一根魔杖,我一揮就可以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治好,我可以在這裡給你換尿布,給你擦屁股,包紮好你的頭,然後告訴你它會好起來的。但是它並不會好起來。

世界現在處於一個非常非常困難的境地。你見過在中東的庫爾德人。戰爭的陰雲在伊朗或土耳其與伊拉克和埃及的庫爾德人開始形成,那裡的情況日益變得越來越岌岌可危......還有多久就會影響到你呢?還有多有會影響到在座的各位?他們會蔓延多久?現在,這個世界正處於刀刃上。我們有一個......我想稱之為擺在我們面前的一條長長的黑暗巷子,就像在20世紀30年代的時期。這個有效的決定權利?你們所做的決定是要決定的是,當我們步入與其相反的一面的時候,世界將會是什麼樣子,將會是和平與繁榮,還是它將成為你們記憶中的20世紀的死亡與毀滅?你們大多數是在20世紀出生的,那是人類歷史上最血腥的世紀。

我想大約有兩億人死於饑荒,對吧?戰爭中的集中營遍布世界各地,從現在起數千年的歷史回顧它是一個黑暗的時代,他們將會問我們在二十一世紀問我們是否會迎來光明?男人和女人一起工作是為了改變歷史還是要重蹈另一個20世紀的覆轍?請相信我,這是你們在接下來的5年,10年,15年和20年中所要做出的決定。

我真的要感謝日本政府和日本人民為了讓這次會議順利進行頂住了巨大的壓力,這些壓力就是讓這個會議開不成,終止這個機會。它需要真正的勇氣,真正的勇氣來自安倍首相和其他人,讓我們的會議順利進行。請記住,修昔底德說,幸福生活的關鍵是自由,自由的關鍵是勇氣。丘吉爾曾說,勇氣是所有美德中最重要的,因為勇氣是所有其他美德的基礎。

日本人可以和美國人一起合作因為他們對1930年和1940年的災難具有非同一般的感受。加上中共領導人今天所做的一切。這就是為什麼日本朋友必須成為我們的合作夥伴。必須成為我們的合作夥伴來做到這一點。他們可以有自己的方式,這就是為什麼我第一次做這樣的國際演講,而且只有我來日本才會這麼做,並且跟我很喜歡的日本朋友們進行交流。因為如此我非常大感謝你們,並感謝你們給了我這個機會,接下來我會回答你們的一些提問。

Clapping….鼓掌

楊建利先生:謝謝班農先生,您的演講信息量巨大,是啟發並鼓舞人心的。我不想佔用太多時間,接下來可以提問了。

女性提問者A我來自加拿大,你剛剛談到中共的擴張,對我來說這是更為切實和地理上的污染,我只想問你是否已經意識到了其他方式的擴張,比如軟實力擴張,有形的方法比如孔子學院,這是一個軟實力的擴張,這是一個典型的入口,我只是想問你,你是否知道,你是什麼反應?

班農:她的問題是關於孔子學院這種情況下的儒學等軟實力的問題。你的問題是什麼?

女性提問者A你聽說過孔子學院嗎?

班農:很多次。。。

女性提問者A:太棒了!我想在座的各位都聽說過孔子學院吧?

班農:非常感謝你的提問。嗯...你知道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在我來到日本的高盛公司之前,我開始了自己的事業,跟在日本的一家貿易公司Nishou Iwan(西多伊萬)合作,跟我多年的合伙人.....我們一起合作了很多很多年.我曾經有這麼一個絕好機會在1990,91,92,93年期間在日本度過了很多時間,並與西多伊萬和其他許多日本人一起工作。並且也在中國做跟美國貿易方面的工作。作為一個年輕人,我對中國非常感興趣,其實這就是我加入海軍的原因之一,也是我想去太平洋艦隊的原因之一。因此我可以做水手到香港和大陸這樣的地方,在南海航行,我對中國人有非常真摯的愛。

他們在上一世紀尤其過去的2,30年之間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不幸的是,中國的領導人試圖擴大使用軟實力,就像他們已經動用了相同的硬實力.事實上,我認為美國從這個問題上從完全包容到不太適應,這另他們惡化了他們使用了這種我稱之為基於規則的國際戰後的方式,就是美國在世界各地的安全保障設施基礎,以及這種內在的貿易往來和商業關係的系統,以及數量可觀的市場中,一路從西歐到波斯灣周邊,南中國海,直接通過太平洋西北方的梅爾洛克,不僅是迎合,而是加劇了中共領導層不守規矩,同時也看到了中國軟實力在美國的明確擴張。無論是與我們的精英之間的財務往來,像我們與大學的合資項目,在國家實驗室的中國科學家的數量,以及孔子學院的事情。我相信在未來的時間內,這個問題將會變得更加明顯.那麼是啊,肯定會有很多人質疑除了經濟擴張的硬實力之外,這個軟實力的全部擴張。

提問男子A我叫琥珀約翰,我來自東庫爾德斯坦,很多人都為這過去40多年來共產主義中國在歐洲的擴張感到驚訝。一般人嘗試着去了解你所說的話。部分內容是你們在過去20年以來一直對歐洲社會所說的,不要讓中共再崛起。但是它發生了,你是對的,我們嘗試去完全理解你上屆的共和國政府所說的,他們注意到有一個針對於中亞地區的策略,在中國的後院中亞從事活動,後來他說從中亞的阿富汗,哈薩克斯坦,現在在敘利亞,俄羅斯又在中東,你所說的就連歐洲的政治家們也難以理解真正的川普政府的目的,而是再次說美國,要把美國變得偉大,對我來說呢就是阻止中共崛起的途徑。我認為政府必須明確負責任的去在歐洲投資,理解美國的用意,阻止中共的再次向東。到西歐的擴張。

班農:這是一個非常清楚的問題…

他剛剛表述的很清楚了,有一個事我要說,首先,川普總統領導的美國政府並不意味着美國要實施孤立、隔離政策,而是美國想與全世界交好,它尋求的是建立更鞏固的和更強大的美國,加強建設美國的經濟體系,並且我們明白它這是給世界的一個承諾,那就是它要讓世界知道,它是一個重要的國家安全體系社會,而美國在某些地區建立的國家安全體系的重要地位也能讓與美國安全合作的戰略夥伴能享受到實惠,例如在中東那些海灣地帶,南阿拉伯地區,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在經濟上輸出伊斯蘭恐怖組織的地方,沙特,阿拉伯聯合酋長國,我們不允許此類事件再次發生,這是川普政府政策中的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還有一個例子就是在中東地區,特別是阿富汗,尤其對於你們在座的人來說,美國不能輸出民主,我們以前也努力嘗試過,2500年前,對吧,

你們看到2016年的美國總統競選,我們也還在試圖搞清楚怎麼搞民主,民主的議題很大,民主有時也是有很大爭議的,我們不能強迫對世界其他地方的人民接受我們的價值觀,而是世界其他地方的人,就像你們在座的,當你們的社會你們的文化,在時機允許時,你們就會每天花時間一步一步地努力一直建立,建造,這也是美國正在做的,我們不能在21世紀早期時強迫你們接受民主,尤其是在中東地區,這不是正確的推進民主的方式,那裡的人民要自己起來抗爭,就像美國大革命之前一樣,我說的是美國大革命,當世界還在英國殖民統治時,如果你有學過美國的歷史,在美國大革命期間,三分之一的人民,在大革命之前,三分之一在與英國軍隊作戰,還有三分之一在中間,看他們做了啥,就是普通人,就想支持獲勝者,

你也可以在你們自己國家看到類似的情況,他們剛開始建立時都是一小群人,但是我想特別告訴你們的是美國,尤其在中亞的關係有好幾個世紀了,都與這些國家有非常友好的的交往,別相信主流媒體所告訴你們的關於川普總統和美國人民的消息,而感覺被孤立,我曾經是個海軍軍官,我來自一個藍領的家庭,有幸成為一位特殊艦隊的一位海軍軍官,曾在中國南海、後來在波斯海灣地區服役過,我兒時的兄弟是一位海軍領航員,曾在1983年在利比亞侵襲時服役,我的女兒畢業於西點軍校,曾在伊拉克服役,所以,你知道我們只是一個小家庭,很典型的普通家庭,這也是事實,美國的普通工人階級,他們理解他們要給世界一個承諾,他們理解這個承諾是什麼以及這個承諾的目的。所以我覺得你剛說的是個很棒的總結。

提問:我是從台灣來的Tom,我想問關於台灣的兩個問題,第一個是很多人說川普總統拿台灣問題作為和中國談判的籌碼,你怎麼看待這種說法?這是不是很好地描述了川普政府與中國交往的策略?

班農:不,我個人不這麼認為,我完全不認為台灣問題是川普政府和中國談判的籌碼,台灣人民與美國有長期的交往,也與很多其他國家地區有交往,台灣很早以前就與美國建立聯繫,你可以看到有很多台灣人在美國。川普總統在媒體上的信息很多都不是真實的,我有幸作為他競選總統活動的首席執行官,我想說的是,他是個億萬富翁,大約有五六七十億美元的資產,還有一個好老婆Malenia,有很優秀的孩子們,Ivanka和家庭,還有他的孫輩們,他有很多從事於體育娛樂等行業的朋友,他們都非常棒,我和他們的關係都很好,川普在競選總統時已經70歲了,他把他的家庭成員都帶入參加競選的活動中,這個億萬富翁可以像其他大多數富人一樣在他70歲時享受生活,享受家人和朋友帶來的歡樂,享受豪華酒店,而他卻參加了美國總統的競選,還贏了,順便提下,他和希拉里-克林頓那場辯論內容在現在來看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整個競選活動並不是關於移民的辯論,也不是關於中國問題的辯論,他們所做的就是以個人的力量摧毀川普,政治是每天都在進行的關於個人之間的鬥爭,他們有多方面的,比如金融經濟,婦女問題,與俄羅斯勾結問題,每天都在用這些廢話來摧毀川普,摧毀一個億萬富翁有什麼意義?這沒什麼大不了的,關鍵是因為他們不想讓所有被遺忘的美國人,美國男人女人們發出他們的聲音,希拉里克林頓把這個國家引入一個很糟糕的境地,非常糟糕的腐敗環境,比如你看到之前的一個伊朗人。

他們一個專門的部門要求美國人去查他們的犯罪案件,我很自豪我參與了要求希拉里配合調查的一個機構,因為他們全是罪犯,也就是說,這是他們採取保守方式努力對被遺忘的美國人,男人女人和小孩的禁言,以川普總統說話的方式,他的為人,這樣有良心的人會拿台灣作為一種籌碼嗎?尤其是對於這麼對立的台灣人民,這是非常友好熱心的人民,不僅是友好了。若不是他善良和寬廣的胸懷,任何一個善良的人都不會和他做朋友,不會有這樣美好的家庭,也不會有像我一樣的成千上萬的人為他工作,每天都感受到他的善良。不要相信你所讀到關於他的文章,因為這些報道在我的國家還在每天想方設法摧毀他,謝謝。

提問:謝謝您精彩的演講,您今天的演講對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川普總統訪問中國時,我想提兩個現象,就是你提到的美國的工人階級或是中產階級,以及競選時提到的建造一個偉大的美國,我想說的全球化問題,在我們談西方,東方,北方和南方之前(後面的提問聽不清)

(Female journalist’s question not clear)

女記者的提問聽不清

班農:是的,是的,非常好的。好的,可以。你的問題也是我的答案(所有的人都笑了)。太棒了。記得在2017年1月的幾天之內,有兩次發言,一次是習主席在達沃斯,對不對?另一個是川普總統的就職演說,美國的大會演講,他實際上發表了一個聲明,我們要聯合世界各國根除伊斯蘭激進國家在歐洲的恐怖主義行為。他還制定了其他的準則。

習主席去了達沃斯,我們經常把它稱為達沃斯黨。達沃斯黨是一個精英體系,對嗎?在洛杉磯,紐約,巴黎,倫敦,上海,甚至是東京,它們都是以一種與工人階級截然不同的方式來看世界的。你說得對,今天你來看世界,北,西,東,南,就像在美國,我們說共和黨人和民主黨人,不再以同樣的方式看待政治。與自由人士看政治相比,美國在民族主義和全球主義之間。所以我絕對相信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你所看到的更大的覺醒是工人階級因為互聯網可以,你知道,不需要媒體,像你看到的,呃,媒體公司。媒體公司的遺產是世界各地的工人階級的人們可以理解,達沃斯黨和他們所做的全球化為他們自己積累了所有的財富,而不是為世界工人階級。

事實上,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達沃斯黨中的全球精英們做了什麼?他們自己把錢帶走了。對不對?他們在資本市場上泛濫成災。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他們逃離了資本市場。他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自己儲蓄。他們減少了資金流動性。無論是在日本,歐洲西部,倫敦金融城還是華爾街。尤其是在美國要關照那些向小銀行,家庭,企業家和工人階級借錢的金融機構的社區銀行。所以你們在過去的十年里有如此巨大的資產通脹。如果你在美國的資產擁有大量的房地產和股票,那麼過去八,十年會是你有史以來最好收成的年份。但如果你只是一個拿工資的平平收入的人,那會是最糟糕的年份。事實上在美國,如果你是個高中畢業生,能你自1972年以來就沒有加薪。你50年沒有加薪。

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工人階級的人們要做兩三份工作。這就是為什麼母親要打兩份工。這就是為什麼孩子在家無人照顧,因為工人階級的生存壓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大。這就是為什麼演講的標題是大覺醒。大覺醒就是,普通人要有權力,就得讓唐納德·川普成為美國總統。為了在你的國家掌握權力,你必須選民粹主義者。一旦民粹主義掌握權力,你會看到經濟利益會更均勻地分配。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是資本主義者。我去了哈佛商學院,在高盛工作過。我是一個真正的資本主義者。

在美國不是資本主義,而是一種富人的社會主義。金融危機讓美國納稅人承擔了所有的負擔。一個年薪5萬美元的人支付了所有大型金融機構的救助,挽救了高盛破產。

比如一個動員茶會,(我們的川普動員會會員帶帽子),前100名戴着帽子的會員都來自高盛。你知道為什麼?這很簡單。他們正派,堅強,有決心,勤奮。他們更了解國家和社會精英的社會結構。所以我完全同意你這個全球現象,我們稱之為達沃斯黨。順便提一下,為習主席起立鼓掌。你知道為什麼嗎?這很簡單。達沃斯黨是我們的精英群體。他們是精英群體,你為什麼覺得精英們覺得唐納德·川普這麼辛苦呢?他們並不想給唐納德·川普餵食。記住他們試圖摧毀他。因為他是一個象徵,如果他們能夠摧毀他,一個億萬富翁,上台並開始代表勞動人民,如果他們能夠摧毀他,他們可以摧毀任何人。

這就是他們的恐懼。他們恐懼美國的工人階級和中產階級將會有發聲的機會,就像,相信我,如果一個草根運動在世界各地發起,他們的領導人,在初期階段,會受到極大的打壓。因為他們知道他們代表的力量。

你問的問題太好了。謝謝。

楊建利:問最後一個問題吧。

班農:等等,在這個房間里,我們其實有個反對黨。

提問:你如何評價川普總統對習主席的表現?

班農:可以看到,川普總統是世界上最聰明的談判者之一。我在競選運動中有幸和他一起工作。這個人因為他的能力而建立了他的帝國,不僅是有策略上的計劃,而且還有談判能力。我意識到,人們對他的亞洲之行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非常棒,一種認為他此次亞洲之行不夠強硬。我對川普總統信心十足,他的計劃的一部分現在已經在實施並且開始見效。川普總統是一個真正相信個人關係的人,很明顯他和習主席正在發展良好的關係。

川普總統,你知道,他總是說那些私人關係真的可以幫助談判。我覺得,因為韓國的情況,他優先考慮的是這裡的日本人民。我認為就目前韓國的局勢,我們必須均衡一下他和中國所做的一切。我不知道所有內在的細節,我需要從白宮那裡的人得到。我可以說,我相當開朗,我相當強硬,我是一個戰士。我認為強硬會推動事態發展,但川普總統的風格截然不同。川普總統想接洽。我想我們必須隨着時間的推移而看會是什麼結果。我想說,包括日本,韓國在內的整個亞洲之行,以及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越南發生的事情都是川普總統的巨大成功。我認為這在美國看來是成功的。我認為他在越南談到貿易的講話,關於美國將如何成為合作夥伴是一個成功。

所有的媒體都坐在那裡想要他出醜。只要出個小錯,他們就會蜂擁而上。我覺得他們很傷心,因為他沒有犯錯。像我說的川普總統有他自己的風格。川普總統打算再留任7年,所以我認為這是他第一次與中國進行的開放式的接觸,我相信他對第二個任期會有計劃。

我想感謝你們所有人。我是為了你們所有人而來,我來到這裡認識你們。我希望能夠認識你們,並在未來幾年與你們一起工作。我希望今天晚些時候在你們完成研討會之後,與你們或小組做討論,以獲得更多的反饋意見。我想感謝你們,非常感謝你們的傾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推特黨籌委會翻譯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