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中國的「泰坦尼克號」 救811人者三年後被槍斃!

在江亞輪沉沒的最後一刻,張翰庭才下令斬纜,金利源開足馬力逃離沉沒的江亞輪。該船共搭救543人,加上茂利輪和幾隻帆船救起的遇難者,獲救總人數為811人。就在張翰庭冒險救人的一年之後,張翰庭的老家浙江溫嶺掀起雷暴式的土改鎮反。張翰庭有船,去台灣太方便了!他之所以沒走,就在於他問心無愧,手上沒有血債。

江亞輪海難。(網絡圖片)

2015年,是江亞輪海難67周年祭日。1948年12月3日晚,約3000名乘客葬身冰涼的海水,另有811人獲救,號稱“世界第一大海難”。救人英雄是民國浙江省議員張翰庭。其實祭日背後還有一個祭日,1950年1月的某日,救人英雄張翰庭被槍斃了!

1948年12月3日傍晚,由上海開往寧波的江亞輪突然在吳淞口外觸雷爆炸。約4000名乘客恐萬狀,水域附近的“金利源”機帆船聞聲來救。船主張翰庭率領船員,冒險搶救遇難者,為了多救人,張翰庭命令將所載貨物拋海。在江亞輪沉沒的最後一刻,張翰庭才下令斬纜,金利源開足馬力逃離沉沒的江亞輪。該船共搭救543人,加上茂利輪和幾隻帆船救起的遇難者,獲救總人數為811人。

上海報紙報道。(網絡圖片)

浙江省議員、船主張翰庭因此獲得上海市第一名“榮譽市民”的稱號。

就在張翰庭冒險救人的一年之後,張翰庭的老家浙江溫嶺掀起雷暴式的土改鎮反。張翰庭有船,去台灣太方便了!他之所以沒走,就在於他問心無愧,手上沒有血債。

尤其是張翰庭相信共產黨政府頒佈的“關於國民黨政府各級官員除戰爭罪犯外一律不逮捕”布告。因此,張老先生宰豬擔酒,慰勞大軍,共籌措軍糧4萬斤、草料10萬斤,還將家中用來防盜的槍支彈藥全部上繳,以明心跡。

然而,沒過多久,五條罪狀卻落在他頭上。現證實,五條罪狀全都莫須有。然而,在鎮反的血雨腥風中,到哪裡去申訴?向誰申訴?

張翰庭被捕之後,六七十位老人頂香喊冤;曾親自參與過“江亞輪”海難處理工作的上海寧波同鄉會,上書陳毅市長,要求放人;浙江籍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長沈鈞儒,也為此事而震驚,向周總理請示如何處理。

周恩來是如何批示的?未見檔案。後人能夠看到的,就是劉少奇對張翰庭問題的批語。

全文如下:

對華東局擬處決惡霸張翰庭請示的批語(1950年1月9日)

“請吳溉之與沈老商量擬復,交我批發。此等罪大惡極分子,應經過正式法庭審判,證實罪狀,可以判處死刑。”

劉少奇大筆落下,武斷地將張老先生定性為:“此等罪大惡極分子”;所謂“應經過正式法庭審判”的要求,完全是空話,當時哪有什麼司法程序?土改工作隊掌握生殺大權,弄一個群眾鬥爭大會,就拖人去殺頭。

於是,不久的一天,張翰庭在全縣萬人公判大會上被判處死刑。臨刑前,老先生仰天長呼:“天曉得!天曉得啊……”至於行刑經過,有人說是“用開花彈瞄準頭部近距離射擊實施槍決”。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劉少奇絕不會想到,十多年後,他竟然背着叛徒、工賊、內奸的罪名含冤死去。

參加救人的還有其他船隻。所幸的是,這片水域不歸長江中游的荊州打撈公司管轄。

1988年,有關江亞海難和張翰庭的報導首先在大陸《縱橫》雜誌上出現了,隨後《人民日報》(華東版)、《浙江日報》、《法制日報》、《南方周末》、《寧波晚報》、《揚子晚報》、《錢江晚報》、《上海灘》、《檔案春秋》、中央電視台法治頻道、上海電視台紀實頻道等都有報道。但一切報道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對張翰庭的善舉不吝溢美之詞,對其可悲下場則三緘其口諱莫如深。

1998年,好萊塢新片《泰坦尼克號》在中國公映,“中國泰坦尼克號”江亞輪海難引發國人的廣泛關注。感謝《南方周末》,首次公開張翰庭被新政府鎮壓的悲劇事實,其後各地報刊均有張翰庭結局的報道,作家蔡康所著《江亞輪慘案》用相當的篇幅介紹張翰庭的悲劇人生。

《寧波日報》從1998年起,每年舉行江亞輪海難紀念活動。

社會輿論及媒體高調呼籲:

1、為江亞輪3000名遇難者建一座紀念碑,碑文應記述海難過程、營救情況、並對救人者感恩等內容,刻上遇難者名字以及參加救人的船隻及人員(有人建議要重點介紹金利源號船主張翰庭)。

2、重新審核張翰庭案件,為蒙受不白之冤的救人英雄張翰庭平反昭雪。有人建議可考慮為張翰庭單獨立一座碑。

然而,10多年過去,張翰庭仍沉冤無期,紀念碑仍不見建立——甚至連設計方案都未見着!

為重大災難及死難者立碑是國際慣例。江亞輪失事是世界海難史上死亡人數最多的大海難。就算碑文隱去張翰庭最後的結局,甚至抹殺所有參與營救的人,單單為遇難者立碑,難道不可以嗎?

江亞海難遇難者多為寧波人,寧波人立碑的願望十分強烈。不建紀念碑,顯然不存在資金問題,別說是寧波人,就是海難倖存者及其後代也完全有能力籌集這筆資金。

2008年12月2日,《寧波日報》組織倖存者與張翰庭後代出席紀念會。92歲高齡的陸雪芳說:“老闆(指張翰庭)這樣冒險地把我們救起來還燒薑湯熱粥侍候,這樣的好人哪裡找?他一點沒有罪,政府為什麼要殺了他啊?”說到此,激動的陸雪芳已淚流滿面,泣不成聲,全身顫抖。張翰庭兒子張克劬快步奔到老人身旁,用手臂緊抱老人發抖的身體臉頰緊貼安慰說:“老人家別這樣呀,會傷身體的。你要多保重,我爸爸在天之靈會保佑你們的!”哪知越勸老人越悲傷,引得勸慰者也哭出聲來。照片為《寧波日報》攝影記者攝,第二天《寧波日報》報道時,刪除了陸雪芳的原話。記者發博文時,又恢復這句話。

紀念碑的理想地址是寧波甬江出海口,或者對着海難水域的上海吳淞口。建碑這類有政治意義的建築,需要得到相當級別部門的批准。建碑的計劃胎死腹中,原因是不批准。據透露出來消息,有關領導說:

國民黨沒有人性,沒為江亞海難死難者建碑。事情已經過去幾十年了,當時沒建,現在就沒有必要再建了。

哦,原來是國民黨沒有人性!1948年末發生海難,民國政府風雨飄搖,開始大規模撤退至台灣。上海被共軍佔領是1949年4月下旬,這就是說國民黨還有4個月的時間從從容容建紀念碑——國民黨真是太沒有人性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民國往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