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歪樓記:你們看到了種族歧視 我看到比戰狼2更難治的病

在「比差心態」的驅動下不顧一切地歌功頌德,才是從頭到尾的明知故犯。所謂「比差心態」,就是在和不如自己的對象的比較之中,尋找和樹立優越感,然後宣稱「我很牛」。這和「比爛心態」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比爛」通常是用來對付比自己強的對象的利器,用田忌賽馬的套路,拿別人的爛瘡來對比自己的健肌,然後同樣通向了「我最牛」的結論。

《同喜同樂》網絡視頻截圖

今年的小品《同喜同樂》,直接奔着“中非友好”、委婉奔着“大國崛起”的主題而去,打着主旋律響亮和娛樂性強烈完美結合、等待上贊下誇的如意算盤,不想掉進了“種族歧視”的大坑。

通過化妝由其他人種來扮演黑人、誇張的大臀巨胸形象、讓黑人扮演猴子等,是批評者指責“種族歧視”的主要依據。

種族歧視是大事件,在這上面上犯錯,就算有一千條理由也無法開脫,尤其是對於從來就以“政治正確”為標準面孔的國家電視台來說。

但是,如果它辯解說,這是無心之失,本意並非如此,卻是可信的。

這不是說它有多普世,而是給它一千個豹子膽,它也不敢當著十億雙眼睛明知故犯地破壞中外友好關係,給偉大祖國抹黑。

在“比差心態”的驅動下不顧一切地歌功頌德,才是從頭到尾的明知故犯。

所謂“比差心態”,就是在和不如自己的對象的比較之中,尋找和樹立優越感,然後宣稱“我很牛”。

這和“比爛心態”有異曲同工之妙,只不過,“比爛”通常是用來對付比自己強的對象的利器,用田忌賽馬的套路,拿別人的爛瘡來對比自己的健肌,然後同樣通向了“我最牛”的結論。

這個小品,以中國給“非洲兄弟”修建鐵路培訓人才為背景,誰是援助者誰是被援助者,誰是老師誰是學生,一目了然,“比差”的地基,牢固得很。

這不是說,“援助者”或者“老師”的身份帶着原罪,一提起就是“比差”;是不是比差,還要看“怎麼提”:在什麼場合,以什麼方式,帶着什麼目的。

在這樣一個萬眾矚目的舞台上,當著一群非洲朋友的面,講述一個自己當援助者、當老師的故事,讓被援助者、學生反覆地說“我要去中國”、“我要中國女婿”,還一念到“中國”二個字就立刻換成了高八度的樣板腔,兩目放光,一臉陶醉,比我們還自豪,比我們還肉麻,比我們還狂熱,這是確定無疑的“比差”,而且是比得純粹,比得徹底,比得乾脆。

羞辱被援助者、學生,同樣是羞辱得純粹、徹底、乾脆——這個結論,和“種族歧視”毫不搭邊,就是說,即使沒有種族歧視的問題,“比差”本身就已經是鐵板釘釘的羞辱。

從這一點說,同樣是拉“非洲兄弟”作背景,同樣是自我注射雞血,這個小品比《戰狼2》還惡劣——《戰狼2》雖然豎起“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的旗幟,但最少,它沒有以“友誼”之名羞辱“朋友”。

如果認為這個批評是在小題大做牽強附會,我們可以來個換位思考:假若編排這個小品的是美國人,講述他們如何援助中國培訓中國人,然後讓一群中國人以同樣的腔調錶達對美國的嚮往、對美國人的熱愛,我們會是什麼感受和反應?後果難以設想吧?

都說傳統美德不能丟,“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難道不是傳統美德?

比差心態和比爛心態一樣,表面看都是要得出“我很牛”的結論,自信滿滿,其實是徹頭徹尾的“自卑”——誰見過那些真正自信的人,整天拿別人的爛來比自己的好,拿別人的差來比自己的強?

對自己的成就如痴似醉,對他人的問題如蛆附糞,這是自負-自卑綜合症。

種族歧視之類的政治不正確,容易杜絕,但這個綜合症,絕對是病去如抽絲。

所以,在這個小品里只看到“種族歧視”的皮,而看不到“比差心態”的里,是遠遠不夠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