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十惡不赦」大老虎年關出鏡 給全國人民拜年

——過年才噓寒問暖的一切行為都是耍流氓

李劍芒:魯煒被雙開。罪名之首:「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 這個控制網絡的「網絡沙皇」咋個「妄議中央」法呢?他肯定不敢頂着大名妄議中央,我們也沒看到魯煒發表什麼妄議中央的言論。那咋個妄議中央法捏?所謂的「妄議中央」在這裡應該理解為「惡炒習近平」。手段就是網絡水軍。用周小平甩習近平一臉狗屎,沒準就是他的傑作,第一個把周小平抬上前台的就是他。把習近平氣瘋了。

tangyongtao74:過年了,形形色色的大小裝逼犯們,又開始行動了……掀鍋蓋的掀鍋蓋、送袋麵粉提桶油的、送棉被的、噓寒問暖的、送紅包的,動靜搞得老大的……只想問一句過了年還送不?不在本質上解決貧困問題,單靠作秀做假的一切行為都是耍流氓。

中國朋友傳來的視頻,大年二十八,山西省臨汾市,西關橋頭,因浩騰勞務公司老闆溜之大吉,不給工錢,工人無法回家過年,政府坐視不理,幾位工人在高空中拍攝了這段視頻,稱他們如果拿不到工資就準備跳從塔吊上跳下去。

青海海東8歲的孩子馬國梁,在冬夜裡陪着爸爸擺小吃攤,因為父親是聾啞人,兒子在一旁為他做手語翻譯,幫爸爸打打雜。孩子說他們每晚擺攤到12點,自己幫父親算賬,被問冷不冷,他輕輕地說:不冷,不辛苦。

中央紀委監察部在2月13日指網絡沙皇魯煒因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開除公職。他是被中央定性用詞“最狠”大老虎:“嚴重違反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陽奉陰違、欺騙中央,目無規矩、肆意妄為,妄議中央,干擾中央巡視,野心膨脹,公器私用,不擇手段為個人造勢,品行惡劣、匿名誣告他人,拉幫結派、搞“小圈子””。“嚴重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和群眾紀律,頻繁出入私人會所,大搞特權,作風粗暴、專橫跋扈;違反組織紀律,組織談話函詢時不如實說明問題;違反廉潔紀律,以權謀私,收錢斂財;違反工作紀律,對中央關於網信工作的戰略部署搞選擇性執行;以權謀色、毫無廉恥。利用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巨額財物涉嫌受賄犯罪。”中紀委又指魯煒“理想信念缺失,毫無黨性原則,對黨中央極端不忠誠,‘四個意識’個個皆無,‘六大紀律’項項違反,是典型的‘兩面人’”,並表示他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知止,問題嚴重集中,性質十分惡劣、情節特別嚴重。

榮劍:昔日中國網絡沙皇魯煒今日被雙開並被移送司法審判,入住秦城的日子不遠了。官方對魯煒給出的調查結論,可以用“十惡不赦”的來形容,就是這樣一個人渣居然主管了網信辦好幾年,現在此人終於遭到報應,令人拍手稱快。但調查結論給人的確切信息是,此人執行上面的指示還不夠惡狠,其接任者就可想而知了。////章立凡:廠衛的對落馬高官的定性,從未像對魯酷吏這般嚴厲,甚至直斥其道德人品。疑似直接引用御批文字,聖君雷霆震怒了?自作孽,不可活,弄權太過,傷人太重。沒人會幫他。//@作家契闊談宴‏:足以證明中紀委講述得都是廢話,“雙開”是中國共產黨邪教匪幫賜予魯煒貨真價實的黨的外衣,而魯煒回到人民群眾當中也是對廣大民眾不負責,還是槍斃處死魯煒主任吧!

據《重慶日報》2月12日報道,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主持召開常委會擴大會議,傳達學習中共中央辦公廳關於對孫政才涉嫌犯罪提起公訴的通報精神。報道說,“大家一致表示,堅決擁護黨中央的決定,堅決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堅決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和”薄、王“思想遺毒”。會議指出,“孫政才政治野心和個人私慾極度膨脹”,“十個必須”條條觸犯,“七個有之”樣樣皆占……據悉,上述“七個有之”包括搞任人唯親、排斥異己;搞團團伙伙、拉幫結派;搞匿名誣告、製造謠言;搞收買人心、拉動選票;搞封官許願、彈冠相慶;搞自行其是、陽奉陰違;搞尾大不掉、妄議中央等七個問題。去年中共十九大通過的中紀委報告中點名指出,“周永康、孫政才、令計劃等人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政治野心膨脹,搞陰謀活動”。——這次公訴只說了孫政才受賄的事兒,可是篡黨奪權的案子咋就降格成受賄案件了?為啥這個想要取代習近平位子的孫政才居然比一個小小的網信辦主任魯煒的定性還低調?

西單持刀傷人案致1死12傷,真相是什麼,動機是什麼,死傷人員具體情況如何,這些什麼都搜不到,刷屏的卻是“最美”的煽情和感動。

AA12全自動散彈槍:中國的最美一般是道德上的,不是審美上的,感動一般是政治上的,不是感情上的。

【北京啟動一級防控居民:“小腳偵緝隊”又出街了!】2月11日,北京西城區西單大悅城商場,發生13人死傷的惡性殺人案後,北京當局大為緊張,市委書記蔡奇要求當晚9點開始,立即啟動一級超常防控,20萬人上街巡邏防控;12日早起,再組織70萬人的防治力量上街巡邏。

馬衛律師:2018年2月12日下午,我第一個在瀋陽看守所外排隊等候會見李昱函大姐,四十多分鐘後終於看到了李大姐,她拄着拐杖,蹣跚着走了進來,嘴裏說著“誰啊…”,看到是我,頓時眼淚汪汪。

s6SMItbJai81Fk5(王峭嶺):來人說:“嗯……我們是司法所的。”一瞬間,我如同刺蝟遇警渾身的刺都豎了起來。我怒吼了一聲:“滾!”然後“咣鐺”一聲摔上了門!力道之大,把貓眼的監視屏都摔了下來。我一邊向廚房挪着步子,一邊衝著門口罵:“誰給了你們上門的權利!”

ICU人工肺開機費6萬,隨後每天2萬起。我們估算了下,家裡所有的理財股票賣掉,再加上岳父岳母留下來養老的錢,理想情況下能撐30——40天。“老家房子賣掉也就撐個十幾天。如果在ICU要呆很長時間,只能賣掉北京的房子。”“如果ICU住了50天都出不來,可能真就不行了。”(流感下的北京中年)

德國之聲:在第42屆德國反剽竊行動協會舉辦的“金鼻子剽竊獎”(Plagiarius)頒獎典禮上,中國企業一如既往地被頻頻點名,成最大“贏家”。但是應該沒有人會來領獎。德國傳統童車品牌Puky生產的幼兒滑行車和瑞士維氏Victorinox的軍刀等知名產品都成為被仿冒的對象。"金鼻子剽竊獎"的評委將第一名頒發給了中國企業Pingyang County Leyi Gift Co.。該公司仿造了德國黑森州小鎮林堡的一家企業製造的廚房多用切菜器。仿冒品甚至將其品牌Genius和產品名字Nicer Dicer Plus都"挪為己用"。但是,評委稱,假貨的刀片很鈍、易斷,而且中國商家使用的材料包含有害健康的成分。

正如題圖所示,Puky生產的幼兒滑行車不論是從外形還是技術上都被高度仿冒。但是至少中國的這家企業將品牌名字改成了"Qidong"。來自德國維爾夫拉特(Wülfrath)的Puky的一名質檢代表指出,這款產品原價66歐元,仿冒品售價僅10歐元應該是因為他們用材低廉和做工粗糙。出席"金鼻子剽竊獎"頒獎典禮的律師布瑟(Aliki Busse)指出,剽竊者這種"拿來主義"節省了耗時耗資的研發步驟,大部分都是在非人的工作條件下進行生產。2016年,歐盟海關繳獲了價值6.7億歐元的仿冒品,而這只是冰山一角。——除了憲政、法制和普世價值,大兲朝就沒有山寨不了的東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