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岐山退常不得已 習降級使用?他開始收斂

中共前反腐沙皇,習近平的政治盟友王岐山近日當選湖南省人大代表。中外多家媒體稱王岐山接下來將出任國家副主席,主管目前問題重重的美中關係。時事評論員橫河認為,王岐山根本就沒有退下,談不上復出,卸任政治局常委只是習近平的權宜之計。橫河還表示,雖然王岐山素以其“進攻型”風格著稱,但在中美關係上,他更有可能有所稍微收斂。政論作家陳破空則認為,習近平此舉另一種方式打破了七上八下的年齡限制潛規則,為五年後的延任打下了一個伏筆。著名學者何清漣早前分析,王岐山不可能完全退下,否則習近平將成孤家寡人。

獨立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2月2日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表示,十九大後,王岐山列席過重要會議,還會見過外國政要,所以他並沒有完全退出。他之所以從常委退下完全是不得以而為之,是因為不能打破七上八下的舊規矩。那樣做的代價太大不值得。讓他退出政治局常委是習近平為了堵住別人的口,事實上則讓王岐山以改頭換面的方式出現。總之,我不覺得王是復出,而是根本沒有退下。他的出現是原來就存在的安排。

橫河說,中國國家副主席的作用一般是虛職,不會有太大的作用。過去唯一的例外是楊尚昆當年起到輔助鄧小平的作用。王岐山最大可能的確是當國家副主席,而人大和政協則不大可能,因為他不可能到另外兩人手下任職,而是會直接與習近平合作。

至於他手中將是否掌控實權,橫河認為有兩個因素:一是習近平願意給予多大的權力空間;二是看王本人如何發揮運作。王岐山是一個能夠把權力發揮到極致的人。我甚至不懷疑,他可能掌握到的實權會超過政治局常委。

橫河認為,過去王與習之間的關係基本證明王不挑戰習;王僅把自己看成是實幹者,是救火隊長只幹活;兩人之間的利益關係是反腐過程中積累的政治資源。習近平過去5年最主要的成果就是反腐,沒有別的。

縱觀中共歷史,常委下去之後再重新出山現象,除了鄧小平之外,只有王岐山,而且過去是伴隨重大政局變化比如文革。毫無疑問,習需要王的才幹和人脈。

橫河說,儘管王岐山是強勢進攻性風格,但是,我不認為他會在外交上採取更加強勢的策略。習近平基本已經放棄韜光養晦,在軍事和外交層面都是強勢出擊。他並不需要王岐山來出面扮黑臉,不需要強硬談判者。

中國經濟一旦受到制裁將影響到中共的統治穩定。能夠讓中共最擔心的是經濟問題,這將會讓本來就飄搖的統治雪上加霜。中共肯定明白,任何引發和強化世界各國反彈的措施都不是好辦法,所以,中共不會加強外交進攻,那樣做只會是兩敗俱傷,反而更可能有所稍微收斂。

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在同一個節目中分析,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幾乎已成定局。這裡所反映的關鍵詞是,意願,權力和精明。習近平有意讓王岐山留人,繼續習王聯盟、習王體制;王岐山能以國家副主席的身份留下,證明習近平的權力不虛,他能夠運用他的權力做到這一點;這種方式很精明,王岐山可以在外交上助習,又以另一種方式打破了七上八下的年齡限制潛規則,為五年後習近平的延任打下了一個伏筆。

陳破空表示,履歷和歷練完整的王岐山,將在外交上、尤其在中美關係上擔當大任,考慮到時代和氣氛的變遷,處理中美關係,單靠強硬、強勢,無法解決問題,必須要靈活、變通,王岐山正是這樣一個人,有強勢的一面,也有變通的一面,適合應對外交和中美關係。但考慮到習王的同盟關係,王岐山在內政上的發言權也不可小覷。

美國《華爾街日報》引述前美國情報官員Randal Phillips表示,“實際上習近平任命他是非常安全的事情,因為他已經擁有信譽,他也不構成任何威脅。”

《紐約時報》指出,在擔任政治局常委的最後幾個月里,王岐山主持了一系列會議,似乎顯示他仍將是政治舞台上的重要力量。

根據嚴格的黨內規定,中紀委書記通常不會與外國政府和國際官員舉行正式會面。然而,國家副主席的身份可以讓王岐山以正式身份定期會見外國政要。

習近平的考量

著名學者何清漣2017年10月撰文分析,習近平的尷尬在於:他過去五年的主要政績就在於反腐,通過反腐清理了黨政軍三大系統中的潛在反對勢力,這也是批評者指責頗多的“選擇性反腐”。他更明白,王岐山只是在執行自己這位中共總書記的決策,《金融時報》的定位非常準確:王岐山只是個鐵腕執行者。

郭文貴爆料引發對王岐山的種種不利猜測,包括身敗名裂下台等。當習近平在內部講話中聲稱“要保護在風口浪尖上的領導人”之後,網上流傳王岐山到了肝癌晚期,不能在十九大之後繼續任職。總之,在五年反腐中的利益受損的官僚集團想營造一種印象:王岐山引發了天怒人怨,必須去職,不管用甚麼名義,懲罰最好,不懲罰讓其病退也行。

這實際上是向習近平逼宮。習近平如果畏懼以國安情報系統為代表的黨內反對勢力,讓王岐山退下,在今後的執政生涯中,註定會孤家寡人,道理很簡單:一個領導者如果連盡忠職守的助手都無力保護,不會再有人實心任事。更重要的是,這既意味着他對自身這五年來最重大政績的自我否定,也預示他連第二個任期的五年都不能平安度過。

阿波羅網王篤若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王篤若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