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趙薇和茅侃侃 相隔10個月後引發的蝴蝶效應

作為創業者,既要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世界,也要努力以最大的善意體諒人心。但也要正確地認識資本,資本既不善良,也不可惡,它只是逐利。它只是一種工具,操控它的,是複雜的人心。在這個複雜的世界裏,率真、純粹如茅侃侃一般的創業者,很難全身而退。

蝴蝶效應:一隻南美洲亞馬遜河流域熱帶雨林中的蝴蝶,偶爾扇動幾下翅膀,可能在兩周後引起美國得克薩斯的一場龍捲風。

其形成機理是:蝴蝶翅膀的運動,導致其身邊的空氣系統發生變化,並引起微弱氣流的產生,而微弱氣流的產生又會引起它四周空氣或其他系統產生相應的變化,由此引起連鎖反應,最後發生不可預知的結果。

1

2017年3月28日,萬家文化正式發佈公告,趙薇的龍薇傳媒重組萬家文化失敗。

誰也想不到,趙薇夫婦的資本運作失敗,竟然在間隔10個月後,引發了一位80後創業明星自殺身亡的‌‌“蝴蝶效應‌‌”。

2018年1月23日,茅侃侃留下了給這個世界的最後文字:‌‌“我愛你不後悔,也尊重故事結尾‌‌”。於次日在家中自殺離世,留下一片無言的唏噓。

蝴蝶效應的科學解釋是,系統中的一個微小變化,可能引發連鎖效應,導致最後發生不可預知的結果。

原本計劃,趙薇旗下的龍薇傳媒出資30.6億控股萬家文化後,將專註於文化娛樂產業,茅侃侃所在的子公司萬家電競將會受到更多的資源支持。畢竟,電子競技是一個‌‌“時髦‌‌”的產業風口,符合資本玩家的布局要求,更容易引起資本市場關注,會帶來更多的想像空間。

由於趙薇和黃有龍夫婦的龍薇傳媒,採取了高達51倍的高槓桿融資,導致這場資本收購備受爭議,最終擱淺。只是沒有想到,在事隔10個月之後,卻帶給我們一個關於茅侃侃的人生結束。

此次蝴蝶效應的混沌過程是:趙薇(龍薇傳媒)收購萬家文化失敗股價下跌原大股東急於脫手祥源集團接盤主業戰略調整欲甩賣萬家電競股權多方協商未果萬家電競停擺資金鏈斷裂茅侃侃自殺身亡。

就像在《大話西遊》里紫霞仙子所說,我猜中了開頭,卻猜不中這結局。

2

古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說過,‌‌“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

他的學生克拉底魯則乾脆說,‌‌“人一次也不能踏進同一條河流‌‌”。

對茅侃侃來說,他兩次最重要的故事開頭,都極其相似地踏進了同一條河流。

1983年出生於北京部隊大院的茅侃侃,在6歲時從下海的父親那裡得到一台進口Apple,迅速成為一名電腦高手。12歲玩轉各種軟件的安裝和拆卸,15歲成為瀛海威時空最年輕的BBS版主,是中國互聯網最早的第一批網蟲。

當時,1971年出生的馬化騰也是‌‌“網蟲‌‌”,他泡網成了惠多網深圳站的站長;同歲的丁磊也是一名版主,經常用‌‌“小蛋糕‌‌”和‌‌“還是覺得你最好‌‌”的兩個ID上網,想把所有的人都安撫好,不搗亂。

對此時還是初中生的茅侃侃而言,他的年齡太小,生不逢時,小屁孩一個,即將發生的第一代互聯網創業大潮沒他什麼事兒,還得繼續上學讀書。

進入高中後,茅侃侃極度偏科,且過於沉迷網絡,導致高一時連續兩次地理會考不及格,失去了考大學的資格。後來他乾脆從高中輟學,一頭扎進社會。

不過在家人的建議下,他兩個月內就拿下了微軟MCP(微軟認證專家)、MCSE(微軟認證系統工程師)、MCDBA(微軟認證數據庫管理員)三項認證,全亞洲18歲拿下三項認證的只有兩人。

他在計算機上的天賦和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不過,這個年齡的茅侃侃,叛逆,衝動,率真,年輕氣盛,不妥協,與這個世界經常發生碰撞。他初入社會的幾份工作都無果而終,接連跳槽,6年之內換過6種工作。

直到2004年,他第一次踏進一條河流,是將自己依附於一個強大的國企。年僅21歲的他,受到國企常務副總裁的賞識,與中國航天科技集團旗下的全資子公司中國時代遠望科技公司合作,一起成立了中國首個真人實景遊戲公司majoy。媒體宣傳整個項目將投資3億,他憑着創意和技術入股,佔20%股份並擔任CEO和首席架構師,身價估值達六千萬元。

2006年5月,憑藉著majoy項目,茅侃侃作為80後的創業代表,成為了央視經濟頻道《對話》的嘉賓。幾乎同時,他和李想、戴志康、高燃這4個人80後又成為了《中國企業家》雜誌的封面人物,然後伴隨着各種主流媒體的訪問和報道,成為‌‌“京城IT四少‌‌”和新一代‌‌“創業偶像‌‌”。

2010年,由於原來的國企掌門人退休,新任掌門履新,MaJoy項目被置於‌‌“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境地。再加上與國有管理體制產生的碰撞和摩擦,他終於在一次董事會上拍案而起:‌‌“老子不幹了,你們自己玩去吧,你們能耐你們自己搞。‌‌”

離開他一手創立的Majoy之後,茅侃侃寫了兩本書,分別是《像戀愛一樣去工作》《在那西天取經的路上》。然後,又經歷了創立移動醫療App和實時交通App兩個領域的起起伏伏,但都無疾而終。

經過一番沉浮之後,茅侃侃於2013年加入GTV,由此踏入電競圈。

2015年下半年與資本玩家孔德永的相識,成為他人生的又一個轉折點。孔德永是當時萬家文化的實際控制人兼董事長。兩人一見如故,分外投緣。

此時茅侃侃第二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是委身於一個無心戀戰的上市公司。其經歷和過程與他第一次的成名項目是何其相似,都是與對方高層一見傾心,然後進行合作。不同點是,在第一次與國企合作時,他沒有選擇餘地。而這次創業,他其實有很大的選擇空間,同時有多家公司表達合作意向。

2015年9月,茅侃侃與孔德永掌控的萬家文化(600576,現已更名祥源文化)成立合資公司萬家電競,註冊資本1000萬元,萬家文化投資460萬元持股46%,茅侃侃出資340萬元,持股34%,茅侃侃出任CEO。

最關鍵的是,茅侃侃又一次沒有緊握創業公司的主導權,只是選擇成為了小股東,將公司的控制權拱手讓出。

這為日後的結局埋下了伏筆。

3

外人永遠無法知曉,時任萬家文化的董事長孔德永心中在如何盤算。他究竟是覬覦電子競技產業的題材和概念,方便把萬家文化的股價炒上去,以便日後賣個好價錢,還是發自肺腑地看好電子競技產業,認真的當做一項長遠投資?沒人知道。

顯然,茅侃侃對孔德永的印象極好,他認為‌‌“孔德永低調,長得帥,不太愛應酬,極為顧家,不是特別江湖范兒,(但)很講江湖義氣‌‌”。這也是他拒絕其他投資方,選擇與萬家文化合作的最重要原因。

溫州商人孔德永掌控的萬家文化,在投資茅侃侃的萬家電競1年3個月之後,於2016年12月捲入了與趙薇的龍薇傳媒併購事件,股價開始乘風而上。

但人算不如天算,隨着全國媒體和證監會的關注,最終這起併購胎死腹中。

算上趙薇夫婦的這一次收購未遂,孔德永的萬家文化十年之內‌‌“賣殼‌‌”5次,全都以失敗告終。翻看這家上市公司的公告就可以發現,每年它不是正在重組,就是在重組的路上,經營的主業不停變幻遷移,猶如魔術師手中的撲克牌。

2017年8月,孔德永最終將萬家文化脫手‌‌“賤賣‌‌”,作價16.74億元賣給了新股東祥源控股集團,比當初準備賣給趙薇的價格30.6億元幾乎腰斬一半。

至始至終,茅侃侃對孔德永都沒有半句怨言,他一再表示,‌‌“老孔(孔德永)他真的是個好人,他對我沒有沒做到的承諾。‌‌”在他心目中,孔德永是能夠為自己兩肋插刀的人。

他還認為,‌‌即使孔德永把萬家文化當作一個‌‌‌‌來運作,也是希望把公司運作好了再賣掉。‌‌

茅侃侃一直都篤信自己的直覺和判斷,相信人世間的善良和美好。

再後來,新的大股東認為萬家電競與公司發展戰略不符,不會出錢參與新一輪融資,也不願意等萬家電競盈利後進行回購,只是希望希望儘快賣掉股權。

此時,作為小股東的茅侃侃,對公司的發展戰略早就喪失了話語權。猶如一個失去了方向舵的船長,只能眼睜睜看着心愛的大船順着洋流漂泊,有心無力。

茅侃侃抵押了自己的汽車房產,還向朋友借款來維持公司運營,但仍然無法挽回敗局。

最後,萬家電競的60名員工選擇了對簿公堂,公司資金鏈完全斷裂,被迫關閉。在外人無法體會到的壓力和悲涼之中,茅侃侃選擇了一條不歸路。

事後,他的好兄弟李想無比悲痛,‌‌“創業中茅侃侃背負了所有屬於他以及完全不屬於他的全部責任‌‌”。

茅侃侃人生中兩次最重要故事的開頭,都極其相似,彷彿踏入同一條河流。

但無比唏噓的故事結局卻告訴我們,那並不是同一條河流。

4

有網友評論茅侃侃,說他一直在用一種樂觀和戲謔的態度去對抗內心深處的不甘和攀比(相對於李想和戴志康的成功)。

對這個評價並不完全認同。

作為一個地道的北京人,這種態度或許本來就是真實性格的一部分。至少,在茅侃侃寫的一本書《像戀愛一樣去工作》中,這種戲謔、頑主式的京味風格非常明顯。

但必須承認的是,茅侃侃不是一個普通的創業者,他曾是一個年少成名的創業者,上過央視,成為偶像,譽滿京華。再想像一個普通創業者那樣,完全輕裝上陣,幾乎也不太可能。

一切標籤都只是浮華,這些過往的虛幻名利很容易就成為鐐銬和枷鎖。

他很早前就曾患上抑鬱症,甚至要靠安眠藥才能入睡。

他用戲謔式混江湖的態度來包裹自己,去面對創業和工作,內心深處將‌‌“善良‌‌”作為自己的人生第一信條。

他對採訪他的記者調侃說‌‌“自己命衰‌‌”,給自己取的微信ID是‌‌“茅小賤‌‌”。他用‌‌“倒霉‌‌”、‌‌“命衰‌‌”來解釋自己的遭遇,寬容地原諒了自己遭遇的一切,卻選擇將所有壓力和責任都自己扛。

生活中的茅侃侃打扮嘻哈,紋身,喜歡泡酒吧,為人仗義,生性樂觀,廣交朋友,會照顧人,看起來符合北方人爽朗、大咧的個性。

但這一切或許只是表象,未必是他的真實心態。

每個人的性格同時兼具兩面性。

他的直率,從不加掩飾的真實表達和年少氣盛,對一部分人極具吸引力,但也容易造成與投資人、客戶等各方的摩擦;他是一個好兄弟、好上司、好朋友的同時,可能未必是一個好的管理者。

接受《博客天下》雜誌的採訪時,他自己也承認,‌‌“我的性格不適合創業。我不是一個會管理的人‌‌”。

他的內心深處,是否真有過對命運不公的感嘆和攀比,也成為了永遠的謎底。

現在回過頭來,看看當時四個80後‌‌“創業明星‌‌”其他人的現狀,再換位思考,或許可以得出一些端倪。

李想,身為茅侃侃的好友,無疑是4人中最有成就的一個。即使拿掉80後標籤,放到整個創業圈和投資圈裡,都可以算最成功的人之一。有意思的是,李想和太太還是在茅侃侃組織的聚會中認識的。

出生於1981年的李想,高二退學,從石家莊到北京追逐夢想。先是創辦泡泡網,被收購之後,又創辦汽車之家網站,在美國成功上市。現在又進軍電動汽車領域,創辦了車和家,截至A輪就已融資達到27.55億元。

2017年5月,李想在雪球上分享投資心得,透露自己買的微博和奇虎兩支股票賺了5000萬美元。

此外,他還投資了李斌創辦的蔚來汽車,出產的電動超跑EP9號稱全球最快的電動汽車,造價達120萬美元。全球僅量產6台,擁有者都是蔚來汽車的投資人,分別是創始人李斌、劉強東、雷軍、馬化騰、張磊,以及李想。

李想不僅是事業好,炒股成功,家庭也和睦,他是真正的人生贏家。

戴志康,1981年出生於黑龍江大慶的知識分子家庭,哈工大畢業,他於2004年創辦‌‌“康盛創想‌‌”公司,旗下的Discuz!是覆蓋面最廣的社區軟件平台之一,經過晨興創投、紅杉資本和谷歌的數輪融資之後,他還佔有50%左右的股份。2010年8月,康盛創想被騰訊以現金加股權約6000萬美元收購。

目前,戴志康在做天使投資人。

高燃,1981年出生的湖南人,清華大學新聞系畢業,因為與同學鄧迪共同創立視頻網站MySee進入創業舞台,一舉成名。高燃以善於結交人脈和高情商著稱,為人在業內頗具爭議。

有人評價他長於做人而不是做事,喜歡演講和自我包裝,最關注提升自己的知名度和形象,所以與著名投資人鄧峰和朱敏不歡而散。甚至說他的出生時間都存疑,《青年文摘》於2001年的一篇文章,曾質疑他的真實出生應為1978年,而非80後。

高燃目前從事投資行業,是風雲資本創始合伙人。根據新聞報導,風雲資本已經投資了青普旅遊、瓜子二手車等60多個項目,其涉及領域包括O2O、消費升級類電商、車聯網、房聯網、互聯網金融、文化傳媒等。

5

在這個萬眾創業的時代,在各路資本的風口之中,創業似乎正在變得‌‌“簡單‌‌”。

對於創業者來說,如何正確處理與資本之間的關係,選擇合適自己的投資人非常重要,尤其是‌‌創業股權分配‌‌這門功課一定要提前學好。

創業者團隊出讓股份比例要合理

從融資輪次上來講,存在種子、天使、A輪、B輪及後續輪次,為後續輪次稀釋的考慮,天使投資一般不超過20%,常見的是10%-15%。所以,在最初融資時,創業者出讓自己股份比例的時候要謹慎考慮。

對茅侃侃來說,成立萬家電競時,他作為創始人的股份比例只有34%,而且還是與萬家文化同等比例出資。無論是從估值角度,還是從股比安排,一下子就讓自己置於極其不利的境地,完全喪失了對公司的主導權。

對投資人做慎重權衡和選擇

這是一個資本泛濫的時代,是一個優質項目稀缺的時代,各種PE、VC和投資機構遍地開花,創業和投資的熱情都如日中天。

對於像茅侃侃這樣的‌‌“創業老兵‌‌”而言,拿到創業資金並不是難事,反而是拿到什麼人的錢值得慎重選擇。

通過新融資完善股權結構

對於早期創業項目,首選與經驗豐富的投資人合作,而對於後期項目,資金量大的投資機構優勢更為明顯。

在初創公司中,可能會出現多種股權結構不合理的情況。

比如:股權結構特別平均,幾個合伙人完全平均持股,或者創始人獨佔股份,聯合創業者的股份非常少或者基本沒有。因為在創業期內,大家一起創業,難以量化每個合伙人的貢獻比率,加上關係良好,很難在早期階段做出一個合理的股權結構。

若創業公司的股權結構嚴重失衡,足以為後續發展埋下隱患,即使公司產品和發展方向都不錯,有經驗的投資人也會慎重考慮是否值得投資。

在這種情況下,創始人可以在藉助投資人的幫助,來確定相對合理的股權架構,校正此前的股權結構和比例。

創業團隊更替時的股權再分配

創業項目在成長階段總有一些更替,如果發現老團隊成員已經跟不上公司的成長節奏,需要引入更高明的職業經理人或合伙人,老合伙人需要‌‌“出局‌‌”。

此時,創業者會面臨兩個問題,一是請老合伙人出局需要支付的代價,二是新合伙人的股權分配問題。

對於需要出局的合伙人,創始人和投資方會按照一定的價格,按照股份的數量和股權成熟的時限來回購他所持有的股份。

因為每個階段所承受的壓力和風險不同,天使階段加入和A輪後加入不一樣,後續B輪後加入更不一樣。通常,新合伙人的加入會參考他的加入階段以及貢獻能力來確定,最好是通過設立期權池的方式進行獎勵。

6

投資人掏出的是真金白銀,創業者則是全身心的All in。

兩者之間的關係,像朋友,像戀人,像夫妻,像婆媳,還像船長與船員……總之,他們存在亦師亦友亦敵對的微妙關係,既合作又對立,既追求共贏,也少不了博弈。

創投圈從來不缺少故事。既有雙方攜手惺惺相惜,共同譜寫上市敲鐘的神話,也有反目成仇倒戈相向,公眾視野下相互詆毀的咒罵。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無盡的傳奇,和數不清的恩怨情仇。

作為創業者,既要不憚以最壞的惡意揣測世界,也要努力以最大的善意體諒人心。

但也要正確地認識資本,資本既不善良,也不可惡,它只是逐利。

它只是一種工具,操控它的,是複雜的人心。在這個複雜的世界裏,率真、純粹如茅侃侃一般的創業者,很難全身而退。

眾多新一代的年輕人,帶着顛覆世界的衝動和勇氣,帶着情懷和夢想以及成為下一個馬雲的渴望,如同潮水一般湧上創業的舞台。

但一定要知道,這是一條風險和失敗概率極大的選擇。

無數期望成為下一個馬雲的年輕人們,你們做好準備了么?

創業如同人生,它的結果不在於金錢和財富,其實只是一場追尋,一個探尋自己邊界的過程。

終有一天,每個人都要學會跟年輕時的雄心和夢想相安無事握手言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金融八卦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