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現在已經無路可退 更大的危險在後頭

習近平2018年新年訓令

中共十九屆二中全會即將在本月召開,這一時間安排打破了數十年來中共二中全召開的時間慣例。此次會議與往屆相比有三大異常。港媒12日刊登評論文章認為,修憲重要性遠大於人事,習思想入憲法和修改國家主席任期制都可能被提上日程。有多個時評人士分析,習近平現在已經無路可退,他會在2022年中共二十大上繼續謀求掌權,因為“放棄了權利就會對他構成危險”。更大的危險在後面,而解決危機的方法是建立在軍隊國家化上的“為國效忠”。

中共中央政治局此前召開的會議上,決定2018年1月,在北京召開十九屆二中全會。這一安排打破了數十年二中全會的慣例。

中共十三大以後的歷屆二中全會,召開時間基本為2月,晚一點會是3月。但十九屆二中全會將在2018年1月召開,比以往提前了一個月。

中共的二中全會,按慣例將向在3月份召開的全國人大,推薦國家機構領導人員人選建議名單,以及向全國政協推薦全國政協領導人員人選建議名單。

不過,外界發現,在官方公布的內容中,卻和往屆不同,沒有建議名單這部分內容。是否意味着高層人事布局依然打鬥激烈,有待關注。

1月12日,香港《東方日報》刊登署名龍七公的評論文章說,本次二中全會還有一點與以往不同,那就是不僅要安排人事,更要討論修改憲法,況且兩相比較,在最高領導層的棋局上,修憲的重要性要遠高於人事。

文章說,本次的修憲主要有三大看點:

一是,習近平思想納入憲法總則的指導思想,上升到國家意志,不僅中共全黨要遵守,全體國民也要遵守。

二是,可能修改國家主席任期制,為習近平將來連任掃清法律障礙。

三是,增加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有關內容,將國家機構由〝一府兩院〞變更為〝一府一委兩院〞。

不過,監察委是將中紀委加掛一塊牌子,黨政合一而擴權,重要的還是前兩點。

習思想在十九大上已寫入中共黨章。不少觀點認為,習的地位不僅超過了前任江澤民、胡錦濤,甚至超過鄧小平,比肩毛澤東。〝鄧小平理論〞是在鄧去世之後才寫進黨章,而江澤民、胡錦濤的名字根本沒有寫入中共黨章。

而且習思想入黨章是在任內,且緊接着僅幾個月就要入憲法,無縫銜接,通過法律形式進一步確立指導思想和核心地位。反映出高層對修憲問題的極度重視及緊迫性。

中共人大2014年設立了國家憲法日,並於2015年設立憲法宣誓制度,官員就職須宣誓〝忠於中共憲法,維護憲法權威〞,憲法修改後,宣誓將與效忠核心、維護核心融為一體。

中共國家主席任期制是否修改,是另一個緊迫的問題。

目前中共的憲法規定,中共國家主席任期為每屆5年,〝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不過,中共對總書記和軍委主席的任期並無明文規定。

北京歷史學家章立凡說,不排除當局通過刪除中共國家主席任期不得超過兩屆的憲法修正案。

去年10月召開的中共十九大上,被外界認為是中共下屆潛在〝接班人〞的60後陳敏爾、胡春華雙雙沒有入常,中共新一屆政治局常委都是清一色的50後,令外界普遍猜測習近平謀求三連任。

世界日報也曾刊發評論稱,對習近平5年後可能改變中共領導人任期制之說,圈內人有不同看法。他們說,毛澤東絞盡腦汁,與人鬥了一生,最終還是翻了船。鄧小平百鍊成鋼,1992年要不是拚死絕地反擊,也險些翻船。

中共十九大上習近平並非全勝,而習招兵買馬集權左傾是為了保命,同時還需要最大限度地保全自己隊伍,保全〝伺機翻盤〞的希望,以保5年後能平安隱退。

習近平上台之初,不但面臨被江澤民架空的狀況,甚至傳出江派密謀政變,習近平胡錦濤聯手拿下薄熙來和周永康後,習近平為了自身安全和不當傀儡,只能選擇通過反腐和〝改革〞,將權力從江派掌握下一步步奪回。

而在十九大之後,習近平仍面臨江派勢力的垂死反撲,儘管新一屆政治局委員習家軍占多數,但中共黨內派系的鬥爭並未淡化,而是更為激烈,習近平打着趙家旗號擴張習家軍,而利益集團也在用黨內規矩來捆綁他,這是習面臨的最大難度。

時事評論人士胡平說,習近平會在2022年的中共二十大時繼續謀求掌權,〝因為他走到這個位置就沒法停住,放棄了權力就會對他構成危險〞。

軍中翻天習近平面臨空前危機

中共前軍委聯參部參謀長房峰輝落馬,和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原主任張陽自殺,聯繫在一起無異于軍中乃至政界的深水炸彈,從側面也可看出習近平處於重重危機之中。

房峰輝和張陽的先後出事,再次將中共山頭主義、小圈子、拉幫結夥的嚴重程度擺在檯面。中共軍隊與地方政界相比,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時事評論人士崔士方的評論文章說,房峰輝和郭伯雄是正牌老鄉,均是陝西咸陽市人,儘管不是最貼身的同縣老鄉,這層鄉黨關係也足夠兩人抱成一個“共貪團”的了。加之房出身於郭的蘭州軍區嫡系,房向郭行賄、攀附而得位,並不令外界驚奇。

中共有所謂的十大將軍縣,按上、中、少將數量(有點像奧運獎牌榜)來排名,依次為湖北紅安(61名將軍,其中上將6人)、安徽金寨、江西興國、湖南平江、江西吉安、江西永新、河南新縣、湖北大悟、安徽六安、湖南瀏陽。

但是這些將軍幫派在江澤民掌軍之後,到如今已出現了相當大變化。除了大量軍頭垂老或身故之外,更重要的是,在江家幫這面腐敗大旗之下,一些小幫派漸漸勢力日隆,比如以徐才厚為代表的大連瓦房店幫,以賈廷安為代表的河南幫。郭伯雄與房峰輝這對“軍委副主席+軍委委員組合”,也是很有份量的“二人幫”。

而張陽之於徐才厚,走的並非鄉黨路線,而是坐“政工口”直升機。

郭伯雄有以蘭州軍區為地盤的“西北狼”支系,徐才厚有瀋陽軍區為地盤的“東北虎”支系,這兩人各抱江澤民一條大腿,成為左右貪軍都尉。此外,還有源於一野到四野形成的四個支系,由紅一、二、四方面軍、陝北紅軍形成的若干分舵。

面對中共軍隊內部如此盤根錯節的山頭,應該說習近平是下了非常大的砍伐力氣的。比如把18個集團軍主官打散重組,縮編為13個集團軍,番號由71重新起,就把原來的一野到四野、七大軍區(各管幾個集團軍)支系都抹平了。

當然,最大的成績是打掉郭伯雄、徐才厚兩名前軍委副主席,這樣的力度確實是中共建政以來未有。但是,這能解決根本問題嗎?

如今的軍隊早已不能靠“為黨效忠”來支撐,因為共產主義在民眾心中已經幻滅。大力反貪之後,曾被用於“凝聚軍心”的油水甜頭也沒了。儘管如此,軍隊仍可以靠軍事強人把控大局而暫時抱團。但是強人一旦失位或故去,失去了箍桶圈的水桶,勢必散架,四分五裂。

在這個意義上,由郭、徐、張、房等帶來的政變危機,其實只是一個小危機,更大的危機還在後頭。

所以對現當權者來說,換一個真正歷久不壞的箍桶圈才是治本之道。怎樣的箍桶圈?就是建立在軍隊國家化上的“為國效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吳莉亞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