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彪發現毛寫給江青的密信後言行發生重大改變

林彪發現毛主席在重大問題上言行不一。毛主席一方面默許甚至讓別人宣揚自己,許多人作了,林彪是很起勁的一個,但在給江青的信中說這不是他的本意;毛主席一方面說要團結廣大高級幹部,但在信中卻表現了對江青等少數人的依託和信任,而對廣大幹部卻認為是盤根錯節的舊勢力,會一朝覆亡;毛主席一方面提倡黨的領導,在信中則要把一些部門打得粉碎,頃刻瓦解。特別是毛主席交待林彪在1966年5月政治局會議前後在軍事上做了部署,還要林在會上公開講『防政變』,給江青的信中卻說是他違心地同意的,是有人藉助鍾馗打鬼。

江青為林彪拍攝的照片

林彪的思想問題與軍委辦事組的成立

解放軍高層在“二月逆流”後處於“無政府”狀態:葉劍英、聶榮臻、肖華靠邊站了,徐向前後來也不管事了,楊成武常常跟隨毛澤東巡視“大江南北”,邱會作則是躲避造反派藏在西山或京西賓館辦公。軍隊為什麼會產生這種狀況?邱會作的回憶給了我們一個意想不到的答案:林彪的思想問題。

邱會作認為:林彪“思想問題”的根源來自毛主席給江青的一封信。毛主席和江青雖然是夫妻,但他們以前沒有特殊的政治關係,1964年以後連一起生活也沒有了。1966年7月,正在文化大革命發動的緊張的時刻,身在外地的毛澤東突然給江青寫了一封信,就文化大革命的鬥爭方向、目標、策略等問題作了甚為詳細的論述。當時毛主席只給周恩來看了信,其他人如楊成武、王任重因陪同毛也知道了信的內容。由此,毛的這封信就有着非常神秘的色彩。

邱會作認為,“林彪知道了信的內容,思想有了疙瘩,他發現毛主席在重大問題上言行不一。毛主席一方面默許甚至讓別人宣揚自己,許多人作了,林彪是很起勁的一個,但在給江青的信中說這不是他的本意;毛主席一方面說要團結廣大高級幹部,但在信中卻表現了對江青等少數人的依託和信任,而對廣大幹部卻認為是盤根錯節的舊勢力,會一朝覆亡;毛主席一方面提倡黨的領導,在信中則要把一些部門打得粉碎,頃刻瓦解。特別是毛主席交待林彪在1966年5月政治局會議前後在軍事上做了部署,還要林在會上公開講‘防政變’,給江青的信中卻說是他違心地同意的,是有人藉助鍾馗打鬼。在發起文化革命的關鍵時刻,毛主席突然同江青這個‘家屬’談起黨和國家的大事來了,林彪沒有想通。1966年8月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林彪被毛主席確定為他的接班人,好像對他非常信任了。但是到了1967年1月,他沒有和林彪透氣就突然發動了‘一月風暴’,接着又否定了林彪堅持的‘部隊不介入地方文化革命’政策。毛主席支持中央文革在反擊‘二月逆流’中批判葉劍英、聶榮臻,搬開了林彪主持軍隊工作的兩個最信任的幫手,又影射到了林彪本人。正因為如此,林彪不僅對文化革命的問題不敢多說,即使對他負責的軍隊事務也不願多管,特別是對一些敏感問題更是這樣。凡是毛主席沒有表態的事他不吭氣,毛主席有批示的文件,他就寫上‘堅決照辦’、‘完全同意主席的批示’。林彪處處表白與毛主席完全一致,在許多重大問題上不敢輕易表態,包括軍隊向中央文革、向江青的某些遷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源於此信。”(頁166)

然而,軍隊事務沒人管也不行,江青就在中央碰頭會上提出成立一個辦事機構。林彪原本就想這樣做,此時則順水推舟提出成立一個小組,落實中央碰頭會下達的任務和管理駐京機關與部隊的文革事宜,由此軍委“四人小組”或曰“軍委看守小組”誕生了。軍委看守小組日後又過渡到軍委辦事組。

為什麼林彪要用一個“辦事組”統率軍隊呢?邱會作的回憶給了我們一個最好的答案。邱會作回憶說:“1968年3月25日,林彪找接替楊成武擔任總參謀長的黃永勝談話,吳法憲和我作陪。林彪說:‘去年(1967年)3月間,全軍文革快垮了,江青幾次提出要健全全軍文革,我都沒有表態。要是恢復全軍文革,就會有人插手軍隊,找他們的代理人,軍委常委的工作也難於恢復,這其中的核心問題是請誰管事的問題。葉帥管事,軍隊喜歡,他們(中央文革)反對;徐帥管事,他們喜歡,軍隊不喜歡,只好臨時先用個小組管大事,這個方法靠得住。’”(頁141)不能不說,這是林彪避免江青插手軍隊的高明的一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程光邱會作與兒子談文化大革命--心靈的對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