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農業深思:236個中國農民不抵1個美國農民

你知道豬肉為什麼一直漲嗎?你知道中國還要靠進口糧食嗎?很多人不知道,中國最大的危機不在於房地產,也不在軍事政治,而是在我們的餐桌上。可以說是內憂外患,嚴重威脅到民生和國家發展。而且這其中的內憂要遠遠大過於外患。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看完這篇文章列舉的事實,您或許會有同感。

236個中國農民不抵1個美國農民

究竟危機有多嚴重?我們先從多年前網上流傳的一個說法說起。2011年的時候,中國的農業人口為6.7億,而美國的農業人口僅為284萬。中美從事農業生產的人口之比超過了236∶1。儘管人口比例差距如此之大,但美國的農業遠比中國的農業強大。美國以不到300萬農業人口,成為了世界糧食生產出口第一大國,其一個國家的糧食出口,就佔到了世界糧食出口總量的一半。

當時得出的說法是:236個中國農民的生產力不抵1個美國農民!

我知道,用從這樣的數據得出這樣的結論,並不準確,但不可否認的是,中美兩國農民生產力上的巨大差距。可怕的是,這種差距,竟然在不斷拉大!

中國的農民的對手是資本和國家

2006年的時候,我們的糧食還完全自給自足並出口了一千萬噸糧食,可10年之後,我們已經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糧食進口國。2015年,我國累計進口包括大豆、小麥、玉米、大麥在內的糧食及穀物粉1.2億噸,同比增長20%。

除了糧食,我們還大量進口肉製品。根據海關數據統計顯示,2014年我國總體進口豬肉以及豬雜碎137萬噸,其中豬肉進口量為56萬噸,進口豬肉的主要來源國為美國、德國、西班牙以及丹麥,分別占我國進口豬肉的20.7%、18.9%、16.2%以及11.9%。2015年,上述數據更新為,全國進口肉類總量244.79萬噸,其中,進口牛肉48.53萬噸,同比增長40.6%;進口羊肉、豬肉、禽肉分別23.26萬噸、133.71萬噸、39.30萬噸。2016年中國海關公布的數據顯示,進口豬肉達到了200多萬噸。

就在前幾天,號稱20年難解的豬周期受到史上最高進口量的洋豬肉挑戰。就在本土豬肉價格一路上漲的時候,大量美國的生豬進入了中國。價格僅為2.5元一斤,比本土生豬價格足足便宜了6元錢。

為什麼我們一個農業大國的農產品要依靠進口,表面上是價格推動了市場,歸根結底是我們的生產力遠遠落後別人。

中國的養殖業產能佔全球50%,但養豬成本卻大大高於國外,去年美、德、巴西、越南的成本價只相當於人民幣4.0~4.5元/斤,而我國的成本價是6.0~6.5元/斤,一度還達到7.0~7.5元/斤。成本的控制能力就是生產力的直接體現。

這種差距在農作物上體現得更加明顯。中國農業和美國農業的競爭,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小農經濟與資本經濟的競爭。美國的家庭大農場,都在1000-10000英畝之間,且依然處於動態兼并中,1萬英畝以上的農場已非常普遍。1萬英畝相當於中國的6萬畝,而中國農民種植的土地,只有區區幾畝幾十畝,流轉後也就百多畝地,只有內蒙古、東北等地才見到千畝以上的家庭農場。

另外,美國農民種地是有補貼的,他們收入的40%來自政府補貼。也就是說只要種地,這40%就是純利潤的,沒有人敢剋扣。經營1萬英畝大農場的美國農民,每年扣除農資、勞動力、稅費,還可有200多萬美元的凈利潤,這200萬美元分攤到6萬畝耕地上,每畝僅33美元,即約合219元/畝,這樣的土地效益在中國,農民是根本不會去乾的。在中國,每戶幾百元不到的補貼,連貧窮的中國農民都看不上眼,他們在城裡打工一天就能掙到。而美國農民為什麼能撐下來,就是因為除了這些純利潤,還能有政的補貼。

也就是說,中國的小農們還不僅僅是在跟資本經濟競爭,別人背後還有強大的政在支持。這樣一比較,我的生產力不落後才奇怪呢?

危機!就在我們的餐桌上

晚清思想家鄭觀應在《盛世危言》中說:洋布、洋紗、洋花邊、洋襪、洋巾入中國,而女紅失業;煤油、洋燭、洋電燈入中國,而東南數省之柏樹皆棄為不材,洋鐵、洋針、洋釘入中國,而業冶者多無事投閑華民生計,皆為所奪矣。

意思是說:洋人的商品大肆進入中國,這些商品憑藉著價格和質量的巨大優勢迅速佔領了市場,擠垮了原來傳統的中國工業,致使大量民眾失業,無以為生。這是我們這個盛世最大的危機啊!

所以後來中國興起了各種抵制洋貨的運動,燒洋行、拆鐵路、殺洋人,當時以為,只要把這些洋貨全部趕出中國,就可以繼續做天朝上國的美夢了。然而結局是更加悲慘。

從那時候起,中國就已經沒有能夠關起門來自產自銷的可能了,更別說現在。有些人說國家必須干預,限制國外農作物的進口,確保我們整個農業產業鏈不被衝擊。限制和抵制解決不了問題,關鍵是我們需要改進自己的生產力,縮小與進口農產品的差距。

這場餐桌上的危機,外患的衝擊是很大,但內憂的情況更加嚴重。最嚴重的問題就是我們本來就不多的耕地被消失,被污染。

中國房地產的發展的代價之一,是消失了3億畝耕地

除了被房子吃掉了大量耕地,我們激進的工業化進程也使得耕地受到破壞。國務院早在2005年就開始了全國土壤污染狀況的初步調查,到2013年結束。這項歷時八年、關係著國計民生的大調查本應對全社會公開,但最終只在2014年4月時發佈了一份僅有5頁的《全國土壤污染狀況調查公報》,對土壤污染的情況作了極其簡單的說明,沒有任何詳細內容。

在有關部門仍在大談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的時候,耕地質量的紅線卻愈加危險。

這份僅有的官方報告顯示中國土壤環境狀況總體不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耕地土壤環境質量堪憂。中國土壤超標率為16.1%,以鎘、汞、砷、銅、鉛、鉻、鋅、鎳等重金屬為代表的無機污染物超標最為嚴重,其中鎘的超標率達7.0%,成為耕地中最常見的污染物。這些在土壤中積累的重金屬最終又被農作物吸收,糧食果蔬帶着重金屬的殘留進入日常人家的餐桌。

空氣的和水的污染是大家都能看到的,而土地的污染相對卻是隱形的。並且土地的污染更加難以自愈,一塊地,如果被污染了,可能要等上百年才能夠稀釋掉土裡的毒素。

中國的農業危機是否無解?看看以色列吧!

土地是農業之本,現在土地污染這麼嚴重,能耕種的土地越來越少,那麼,這個危機是否就無解了呢?

其實只要合理配置,中國農業不是問題。看看以色列,用比我們少得多的資源卻創造了一個農業奇蹟。

2萬多平方公里的以色列2/3的國土是沙漠,一年7個月不下雨,人均水資源還沒有200噸,是世界的1/50。就是這麼一個荒蠻之地,卻有着這樣一組數據:西紅柿每公頃最高年產500噸,沙漠地區柑桔每公頃最高年產80噸;雞年均產蛋280個,奶牛年均產奶量1萬公斤;在花卉生產上,溫室大棚每公頃每季度生產300萬支玫瑰

以色列農村人口只佔總人口的9%。一個農業人員可以養活90人,農業出口佔據全國出口總值的9%。按照以色列的農業水準,地球可以養活3倍於現在的人口。

以色列溫室無土栽培使用低流量滴灌噴頭,每小時供水僅200毫升。這種方法灌溉的一個獨特之處在於水分可以在培養基中均勻擴散,從而減少水分的流失。滴灌管線中安裝了過濾筒,它是一種塑料的多齒元件,當水流經過濾筒時,會產生渦流,可以清除其中的沙粒,防止細小的滴頭出口受堵。

以色列還把管線埋藏在地下50厘米深處進行埋藏式灌溉,這種灌溉可以減少蒸發保持地表乾燥,即使灌溉時也不影響田間作業。以色列所有灌溉方式都採用計算機控制。計算機可完成一系列的操作程序。滴灌與水循環技術的結合,發展出最新的污水灌溉系統。通過檢測作物對污水中鹽分、重金屬離子等的耐受力,並保證對人體健康無害,循環水不用再經過完全凈化就可用於農業灌溉,這大大節約了成本。這種偉大的發明是逐利的商人文化所能想像的嗎?

以色列是訂單農業,有專門的機構根據國內和國際天氣情況、經濟情況測算每年需要的產量,可以避免農產品價格在兩個極端之間跳躍。以色列奶牛飼養業同樣按配額。生產配額由以色列奶牛協會制定,而產品價格則由政部門控制。市場需求達不到農產品供應量,政則給予補貼,並告訴農民不要再生產那麼多了。以色列每年在研究與開發方面都有大量投資。

以色列人在農業發展中樂趣無窮,其農業奇蹟的創造者絕不僅僅擁有滴灌技術、高科技材料,還有愛心,把作物當孩子養,在這種條件下以色列農產品大量出口,每年換取約14億美元的外匯,農業物資和技術的出口額也達12億美元。農業出口占以色列全國出口總值的9%,是歐洲冬季廚房。

以色列國父古里安的夢想是:讓沙漠里開出鮮花,在荒涼的內蓋夫沙漠中使每公頃土地的玫瑰年產量高達300萬枝。以色列農業的灌溉用水是以滴計算的。以色列的水資源利用率能夠達到100%,日本是30%,中國是10%。以色列城市廢水的70%被回收凈化用於農業生產。作物在每一個生長步驟所需的營養、需要達到的成長效果都經過預先設計,並由計算機系統嚴格保證實施。

按照以色列的農業標準,中國可以養活全球的人口。理想是美好的,但在中國進行改革,談何容易,晚清如果能徹底改革就不會有民國了,一大批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管理者們,奢望他們能夠衝破巨大阻力區做點實事,比登天還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海外置業政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