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2018 習近平的內外風險更大了

4aee00025f742c0c7961.jpg

  2017年,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躍成為這個國家數十年來最強勢的領導人。

  分析人士認為,隨着習近平權力和責任的增加,2018年中國很可能在國內外加大冒險,即使中國目前正在應對國內經濟挑戰和擁核的朝鮮,與美國日益加劇的貿易緊張威脅日漸臨近。

  抓住機遇

  今年10月中國五年一次領導層大換班期間,習近平不僅鞏固了他在共產黨集權國家內的“核心領導”地位,而且像毛澤東一樣,其名字和政治思想還被寫進黨章。

  習近平當選第二任期,很多分析人士認為,其作為中國至高無上領導人的地位,即使不可能持續數十年,也會存在很多年。

  作為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的首領,他正在領導推動其所謂“中國方案”, 也就是北京為解決世界金融和政治不確定性所進行的努力。

  分析人士認為,習近平繼續緊抓海外機遇。

  戴維·凱利是設在北京的“中國政策”的研究部主任。他說:“川普政府製造了一個國際機遇期,例如,脫歐、以及中東問題等。儘管存在已經看到的風險,例如在巴基斯坦修建港口和基礎設施,中國人依然變本加厲。他們會這樣認為,想做就在當下。”

  中國萬億美元戰略和貿易計劃,即所謂“一帶一路倡議“(BRI),就包括巴基斯坦瓜德爾港這樣的項目工程,以及通過巴基斯坦的經濟走廊,那裡的恐怖主義威脅很猖獗。

  不過,中國在巴基斯坦的計劃以及在該地區的政策一直面臨阻力。

  原則性與靈活性

  2017年中期,中國和印度陷入邊界對峙,不過中國後來從那裡撤出。

  韓國部署美國產的導彈防禦系統後,中國對韓國實施懲罰,以及非正式經濟制裁。不過,中國後來也軟化了,然而緊張關係依存。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南中國海,北京人造島嶼的軍事擴張在繼續,但是中國還是表現出靈活性,致力於制定行為準則。

  台灣銘傳大學政治學教授楊開煌說,北京是原則性和靈活性並舉。

  楊開煌說:“包括中國在內的國家已習慣在很多方面不同程度接觸,優先避免衝突和戰爭的目標。我認為,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已共同認識到這一點”。

  風險倍增

  朝鮮對中國的不確定性依然很大,中國去年在朝鮮問題上表現出有能力採取更加冒險的行動,例如,平壤繼續挑戰國際社會時,中國進行了更加嚴厲的制裁。此舉有時意味着,中美貿易戰儘管可能臨近,偶爾也要加強與華盛頓的合作。

  “中國政策”研究機構的凱利說,不確定性很多。他補充說,川普政府所構成的挑戰,勝過中國自身的錯誤路線。

  凱利說:“有了經濟風險和政治風險後,所冒風險便不止是二者相加,而是成倍上升”。

  楊開煌說,在國內,習近平的權力帶來的機遇和風險並存。隨着權力的增加,以及普遍認為其在位頭五年還算成功,公眾的期待和失敗的風險都會進一步提升。

  ”假如習近平領導班子中的那些人犯了錯誤,或者處理問題不當,公眾便會認為,習近平的決策不好,需要承擔全部責任”。

  最新的兩個例子是,北京強力驅趕外地務工人員引起憤怒,中央政府計劃強迫東北地區居民在基礎設施主體尚未完工的嚴寒中改換燃煤引發反彈。

  中共十九大期間,習近平談到要發動一場讓中國恢復藍天之戰,解決中國聲名狼藉的污染問題。冬季燃煤取暖被視為霧霾問題的主要的根源。

  分析人士說,習近平的親信,例如,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設法擺脫困境,基本上毫髮未損,不過,這兩個問題凸顯,對中國這位強勢領導人的風險和期待比以往都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