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施壓 習接連祭出四大招 三胖不妙!還惹惱俄國

朝鮮29日再次試射一枚新的洲際彈道導彈。隨後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跟習近平通話,表示將對朝鮮實施更多重大制裁,再次施壓習近平要求對朝斷油。時事評論員崔士方表示,宋濤訪朝遇冷後,北京祭出四大招回應朝鮮。此外,朝鮮發射導彈正值俄羅斯國家杜馬議員訪朝之際,這無疑讓俄羅斯處境尷尬,俄國代表團表示,金正恩是綁架他們當人肉盾牌。

中美元首通話:今天出大招制裁朝鮮

中美兩國元首於美東時間上午約9時通電話,討論朝鮮半島局勢發展,雙方同意攜手解決問題。

不久,川普在推特上寫道:〝剛才向習近平介紹了朝鮮的挑釁行為,今天將對朝鮮實施更多的重大制裁。這種情況將得到處理!〞但他沒有透露相關細節。

當地時間周三凌晨3點17分,朝鮮發射的導彈從平壤東北部城市平城附近升空,向東飛行大約53分鐘,約1000公里後,在日本專屬經濟區內(EEZ)內落下。這枚導彈飛行高度大約是4500公里),相比此前的發射高度更高,射程也更遠。

朝鮮官媒慶祝髮射導彈〝勝利〞,稱這是該國〝最強大的洲際彈道導彈〞。

美日韓三國領導人在事發後第一時間互相通話並作出回應。韓國軍方以即時軍演回應挑釁,日本要求聯合國安理會召開緊急會議,川普則與國防部長馬蒂斯(James Mattis)會面,討論應對方案。

川普對記者談到朝鮮發射的洲際彈道導彈問題時表示,對於朝鮮問題〝我們會處理的〞。

當記者問到朝鮮再次發射導彈是否改變了他對朝鮮的基本政策時,川普告訴記者,對朝政策沒有任何改變。〝我們採取了非常嚴肅的態度,我們會嚴肅對待。〞

美國國務卿蒂勒森當天表示,在平壤發射洲際彈道導彈之後,美國對朝鮮還有一系列〝潛在的〞額外製裁辦法。蒂勒森還說,制裁會〝涉及更多的金融機構〞,等財政部門準備好後,將宣布這些制裁計劃。

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說,川普總統星期三早些時候同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通電話時說,北京到了停止向朝鮮出口石油的時候。

黑利說,“2003年,中國實際上停止了對朝鮮的石油供應,過了不久,朝鮮就來到了談判桌上。”

今年9月,聯合國安理會對朝鮮施加嚴厲制裁,以圖切斷朝鮮核導項目的資金和燃料來源。

朝鮮試射導彈令俄尷尬  俄代表團惱火被當肉盾

美國之音30日報道稱,朝鮮28日再次發射導彈時,俄羅斯下議院國家杜馬代表團正在平壤訪問。這個代表團成員來自執政的統一俄羅斯黨,以及議會中其他3個同樣受克里姆林宮控制政黨。今天的俄羅斯議會嚴格聽命克里姆林宮,議員們在俄羅斯的外交,特別是民間外交活動中日益扮演重要角色。

率領這個代表團的俄羅斯共產黨中央書記和議員塔伊薩耶夫在動身訪問前說,下議院國家杜馬4個政黨中的每個政黨這次分別派出了4到5名議員組成代表團,這是25年來頭一次有這樣大規模的代表團訪問朝鮮,訪問從11月26日開始,到12月1日結束。

報道稱,俄羅斯27日前曾專門在韓國舉辦研討會討論朝鮮問題,專程出席會議的負責東亞事務的俄羅斯副外長莫爾古洛夫當時還稱讚朝鮮克制,兩個月來一直沒有導彈試射舉動。但他的話音剛落,朝鮮立刻試射導彈,而且不顧俄羅斯議會代表團訪問,這無疑讓俄羅斯處境尷尬。

一些俄羅斯國會議員認為,朝鮮把俄羅斯議員代表團當成了人肉盾牌,有意選擇俄羅斯代表團訪問時發射導彈,目的是想避免美國可能的軍事打擊行動,朝鮮這樣做將使俄羅斯和中國疏遠它。國家杜馬國防委員會副主席什維特金說,俄羅斯議會代表團訪問是想幫助和平解決朝鮮問題,但朝鮮讓俄羅斯代表團處在危險境地,做出了錯誤決定。

崔士方:習近平四板斧

11月24日,北京稱,因朝鮮方面需要對位於丹東鴨綠江上的「中朝友誼橋」橋面進行維修,所以決定將大橋臨時關閉。

這次友誼的小橋怎麼說關就關了呢?其實也跟金三胖的「表現」有莫大關係。

時事評論員崔士方指出,說白了,就是宋濤訪朝遇冷後,北京對此回應的四部曲之一。

第一部,是中國國航無限期暫停停飛北京飛平壤的航班,這是「截空途」;第二部,暫時關閉友誼橋,這是「砍陸道」;第三部,逮捕從事與朝鮮船運貿易的金姓負責人,這是「斷水路」;第四部,是負責駐守中朝邊境的部隊進行實兵作戰演習,這是「虛聲勢」。

估計後續還會有戲。

崔士方強調,宋濤的級別比較低,所以金正恩不見他也在理,其實不然。宋濤作為習近平的特使,明面上是代習而來,他級別再低,在外交禮儀上,也應「虛尊以待」。金三胖這樣做,無異於直接打習的臉。北京那邊如果沒有點反彈,那才是奇怪的事情。

當然,這個「臍帶橋」不會真給切斷了,因為沒有中方輸血的金家王朝如果真的「胎死腹中」,對中共來講,以目前的處境,依然是無法承受之重。

無論中方在邊境上如何舞刀弄槍,打起來是不會的。中共軍隊雖然實戰能力有限,但是在裝模作樣方面倒是非常訓練有素的。

崔士方指出,因為這不是一架普通的橋,中朝貿易的七成左右是通過這座橋達成的買賣,而且橋的名字還有「友誼」的特殊名分,所以無論是從經貿還是暗喻層面,臨時關閉都讓人產生「斷交」的聯想。

回看歷史,鴨綠江上共有過五座橋。其中有兩座是斷橋(鴨綠江斷橋和河口斷橋)、有一座僅剩木質橋墩的臨時鐵路橋。這三座橋都是在朝鮮戰爭期間,為了阻止中方的對朝鮮的軍事輸血,而被美方軍機炸斷的。

餘下的,就是「友誼橋」和新鴨綠江大橋。

很多人不知道,這座大名鼎鼎「友誼橋」是一座公路、鐵路雙用橋。公路一側只有3米寬,兩邊汽車只可以單向通行,也就是朝方放行一小時,然後中方放行一小時,「輪流坐莊」。因為路面太窄,即使刻意避讓,還是難免會出現卡車被火車擦到,被迫「跳水」的尷尬局面。

「友誼橋」在中朝貿易中舉足輕重的地位,與其單向通行和年久失修(主要是朝鮮一方慵懶)的寒磣現狀構成了巨大的落差,中方對此早有微詞。無奈朝方一直表現冷淡,直到2009年溫家寶訪朝後,才最終敲定在上游建一座新橋——新鴨綠江大橋。

這座橋完全是中方出資。但是2014年10月建成後,朝方拒建配套引橋,導致該橋在朝方「無法落地」,至今已被閑置了3年,丹東方面投入的18個億全打了水漂。

這裡的機關在於,建新橋是親中的張成澤(金正恩的姑父)掌權時敲定的。2013年底,張成澤被金正恩處決,因為張「斷了頭」,所以才導致新橋也成了「斷頭橋」。

「友誼橋」作為中朝貿易的「臍帶橋」,你不修理也罷,但何以中方掏腰包建新橋,這樣的便宜買賣你也不幹呢?這裡既可見中朝兩個共產兄弟之間的戒心之重,也凸顯金三胖的乖戾難測。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