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鮑彤:「中國是最大民主國家」?辯證法就是變戲法

毛澤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在1949年6月30號寫過一篇文章,叫作《論人民民主專政》。他說,專政就是民主。——所以最大的民主國家也就是最大的專政國家,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專政的名字不好聽,所以就改個名字叫「民主」。因此,中國就立即、馬上、一分鐘、一秒鐘變成「民主國家」了,而且是最大的「民主國家」。所以我說這是糊弄中國老百姓,也是欺騙全世界人民。

中共中央委員會主辦的《求是》雜誌刊登題為“中國才是當今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的文章,指“西方無權壟斷民主國家的標準”。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認為,這純粹是文字遊戲。

德國之聲:《求是》這篇文章,您最大的感受是什麼?

鮑彤:我想這是文字遊戲,是糊弄中國人的,也是糊弄外國人的。它說,民主國家的定義,不能由普世價值來決定,不能由西方來決定,也就是不能由全世界公認的民主國家來決定。應該由我自己來下標準。我的標準:我就是民主。因此,我是民主國家。我看它的邏輯,就是這樣一個邏輯。

這純粹是一個文字遊戲,它的目的是糊弄中國人,也糊弄外國人。因為它講的民主,就是共產黨領導。全世界都知道,中國共產黨剛剛修改了黨章,把毛澤東講的“黨領導一切”寫進黨章裏面去。“一切”就是中國的一切都由共產黨領導。它說,這就是最大的民主。這在全世界都是笑話。但是它可以講,而且中國人聽了,都覺得很有道理。外國人聽了,也就沒有辦法說別的話,因為你有你的民主。

這是講道理。如果講事實,那我可以講,大家都知道,民主國家第一個條件就是自由選舉。選舉是自由的,選民自由表達意志——在中國是不允許的,候選人必須共產黨批准,選舉人要選什麼人,必須共產黨同意——這樣的選舉才叫民主選舉。

大家知道,民主國家的定義,就是人民通過自己的代表,來決定國家的重大問題。我們看看中國的重大問題是怎麼決定的。三峽上馬,大家都知道,是一個悲劇,人民代表大會通過,這叫“民主”。南水北調,這就是共產黨決定的,多少錢也可以下,生態改變也在所不惜,這叫“民主”。中國那麼多的冤假錯案,都是在“民主”這樣一個口號底下搞出來的,在“依法治國”這樣一個口號底下搞出來的。中國的律師不能按照法律來打官司,如果按照法律來打官司,就叫作“死嗑律師”,就是死死地嗑法律條文的律師來打官司。這樣的律師必須抓起來,現在709律師還有在監獄裏面。現在還在繼續抓依法打官司的律師。

德國之聲:2006年,中共中央黨校主辦的《學習時報》刊登了俞可平的文章《民主是個好東西》。從那篇文章,到現在《求是》這篇文章,有什麼區別嗎?

鮑彤:我想有很明顯的區別。民主這個概念,就是人類文明的產物。人類文明,就是普世價值。而普世價值,在中國是不能在大學裏面講課的。如果講課,誰講普世價值,這個人就不能當教授。因此,從教授的語言,到學生的理解,民主就是共產黨領導。

這個叫作“黨的領導與人民當家作主辯證的統一”。大家都知道,辯證法是德國人恩格斯,他是一個辯證法大師,到了中國人手裡,辯證法就變成“變戲法”,就變成文字遊戲。因此在毛澤東,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前,在1949年6月30號寫過一篇文章,叫作《論人民民主專政》。他說,專政就是民主。——所以最大的民主國家也就是最大的專政國家,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專政的名字不好聽,所以就改個名字叫“民主”。因此,中國就立即、馬上、一分鐘、一秒鐘變成“民主國家”了,而且是最大的“民主國家”。所以我說這是糊弄中國老百姓,也是欺騙全世界人民。

我必須提出來的是,這和中國共產黨的黨章也是有不同的。中國共產黨的黨章是中國要“為民主而奮鬥”,是個奮鬥的目標,就是說沒有實現。它說中國是民主國家,那就已經是民主國家了。

德國之聲:那您認為現在《求是》這樣一份刊物發表了這樣一篇文章,它是發出了什麼信號嗎?

鮑彤:它發出一個信號就是,不管什麼概念,不管什麼文明,到了中國,都要走樣,普世價值都變成中國特色。因此,一切事情都可以變成文字遊戲來解決。

德國之聲:這篇文章還寫道,“不能籠統地說‘民主是個好東西’……阿拉伯之春和茉莉花革命的慘烈事實告訴我們,一個非西方國家在所謂的‘民主轉型’後很難擁有穩定和秩序,……而且極易走向政治動蕩……經濟社會發展更是無從談起”。您是如何來看待這個問題的?

鮑彤:那就是說,“卡扎菲是最大的民主主義者,而利比亞也是非洲最重要的民主國家”。

我看一切國家從專政轉到民主這樣一個軌道上來的時候,必然要發生某種、比方說混亂的現象。但是,這種混亂的現象本身,是只有靠民主才能解決的,而不是靠專政能夠解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