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重慶官員被點名牽出黃奇帆 涉薄周監控政治算盤

重慶副市長沐華平,自今年5月起就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但近來不到20天之內的時間,沐華平已被點名兩次。其中對沐華平曾經鼎力支持的億贊普的起底,牽出黃奇帆出面主導、被媒體喻為「重慶千億豪賭」的「雲計算」。已有內幕曝光「雲計算」其實是薄熙來周永康監控中南海高層的「政治盤算」。黃奇帆還涉嫌活摘人體器官。前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稱,黃奇帆現在是個戰戰兢兢的老狐狸。

沐華平與黃奇帆背後的「雲計算」

8月31日,在中共國務院公告的追責通報中,重慶副市長沐華平因「2016年10月永川區金山溝煤礦爆炸事故」被指安全生產落實不到位。而《財新周刊》(9月18日出版)的封面報道「億贊普重慶興衰」中,提到了重慶副市長沐華平「曾經鼎力支持億贊普」。

《財新周刊》對億贊普這家公司的起底,只是從2014年開始。事實上,沐華平這些年在重慶工作的主力及與億贊普公司合作的淵源,都要連結於黃奇帆出面主導、被媒體喻為「重慶千億豪賭」的「雲計算」。

2011年1月,重慶市「兩會」期間提到將重慶建成國內最大的雲計算中心。同年4月,項目便在重慶兩江新區開建。公開資料顯示,兩江國際雲計算中心總建築面積207萬平方米,總投資400億元,建設規劃期為5年,最終達到千億級規模。

為此,黃奇帆2011年不只一次率代表團出訪美國等國家。《時代周報》2011年6月9日報導:5月31日至6月4日,重慶市長黃奇帆率領重慶市政府代表團出訪美國。他此行旨在廣泛接觸美國知名IT企業,向其推銷重慶市宏大的IT戰略「雲端計劃」,打造中國最大的雲計算中心。

當時陪同黃奇帆出訪的沐華平,時任重慶市經信委主任。2013年11月,沐華平出任重慶市渝北區委書記。2014年,億贊普公司入渝。

據重慶晚報2014年1月26日報道,跨境電商平台億贊普落戶重慶渝北,億贊普與重慶合作建設的這個面向全球的跨境電子平台,未來五年將聚集企業10萬家以上,平台貿易額將超過1000億元。

據重慶市政府官網2015年10月24日新聞,重慶仙桃國際數據谷集中簽約在渝北舉行,區委書記沐華平主持簽約並介紹,億贊普暨錢寶公司董事長羅峰代表入駐和簽約企業發言。市長黃奇帆給予充分肯定。

今年7月11日,黃奇帆以中共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的身份在江蘇南通考察時,發表三萬餘字的經濟形勢專題報告。僅隔一天,《中國經營報》上傳一篇文章,雖然都是衝着樂視掌門人賈躍亭,但內文想說的主角看起來更像是黃奇帆。文章點明,2015年9月,在重慶市市長黃奇帆、樂視掌門人賈躍亭等共同出席一場簽約儀式後,樂視攜手重慶佈局的重點項目「雲+端」,即在重慶註冊的樂視雲計算公司,曾經助推樂視網股價暴漲,同時涉及到隱身在樂視雲計算公司背後的重慶政府平台公司。

喻為黃奇帆「千億豪賭」的雲計算項目,其原型不是單純的「產業升級」,已有內幕曝光其實是薄熙來、周永康監控中南海高層的「政治盤算」。

黃奇帆從上海發家,曾在上海黨政機關任職18年之久,曾任市委副秘書長、市經委副主任、主任等職,經歷的上海市委書記包括江澤民吳邦國、黃菊等江派「上海幫」大老。

後來到重慶任市長,黃奇帆多次公開聲稱和薄熙來配合默契,「如魚得水」。但在薄熙來被抓後,黃奇帆意外不倒,繼續留任重慶市長,被稱做「官場不倒翁」。

黃奇帆涉活摘罪行

2016年初,重慶訪民鄧光英在接受海外媒體新唐人的採訪時,披露了她所知道的中共活摘罪行。她曾親歷被活摘器官,因家裏遠親叔爺是當時重慶檢察院一把手而逃生。之後她從各種渠道了解到重慶有一個活摘器官的黑幫團伙。【阿波羅網曾報道:重慶有個驚天秘密薄熙來夫婦和黃奇帆深涉其中】

為了揭露重慶活摘器官這個團伙,鄧光英多次去重慶市政府上訪,其中有一次,2012年,信訪辦周洪亮就直截了當的對她說:〝關於活摘器官和販賣的事是薄熙來和她的老婆薄谷開來搞的,包括重慶市委黃奇帆、人大常委胡健康,這幫人我把他們板得彎嗎!

鄧光英認為這話很重要,就要求信訪辦寫在信訪反饋文書里,被周洪亮拒絕。鄧光英在敘述中說:〝結果我和周洪亮打起來。最後我被扭送到一間辦公室,室內全是一幫黑社會的人,他們將我一頓毒打後扔出了信訪辦。〞

鄧光英在重慶市相關政府部門多次訴冤和揭露這個黑幕,但一直沒有結果。她了解到這個〝活摘器官〞的黑窩集團,背後是薄熙來、王立軍等多名地方高官在直接操作和控制,因此,告狀無門是肯定的了。

重慶政府有知情人曾經對此透露,這個巨大黑幕的總後台是中共政法委系統的高層官員,直接涉及到周永康掌管的中共中央政法委。

姜維平:黃奇帆現在是個戰戰兢兢的老狐狸

前香港《文匯報》記者姜維平撰文分析說,黃奇帆是中共政壇的一隻狡猾的「老狐狸」。但狐狸再狡猾也鬥不過好獵手。薄案還遠沒結束。黃奇帆輕易不會出「小事」,一出就是「大事」。因為習王的反腐打老虎,沒有一點式微的跡象,象黃奇帆這樣的薄熙來餘黨,自身不僅有貪污受賄的問題,而且還有明睜眼露的政治問題,因此,用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來形容,可能最為恰當和貼切。

姜維平寫到,自從2012年初,王立軍叛逃,谷開來殺人罪案發,薄熙來倒台之後,中國發生了一系列變局,但重慶作為「唱紅打黑」,政變未遂的基地,卻沒有根本性的改變,我多次撰文指出,這種詭異的形勢與中南海高層官員內鬥有關,但由於山城偏於西南一隅,地方官員實權在握,非常重要,一切改變與黃奇帆關係密切,他以原先擔任的重慶市長的權力,阻擋真相的曝光與冤假錯案的平反,使薄熙來用謊言和欺騙編織的陰影,一直籠罩在重慶。

姜維平還表示,黃奇帆再狡猾,也鬥不過好獵手,從年初,習近平過完元旦立即到重慶視察看,已是上級震怒,時不我待,而對重慶來說,最大的政治是平反冤假錯案,非此舉不能名正言順地改變現狀。因此,12月22日,先是薄王倒台後,應合黃奇帆的民企老闆,後任重慶商會會長的紅色大亨黃紅雲被免去全國政協委員的職務,後在27日,是「唱紅打黑」的急先鋒錢鋒調離重慶高法院長的位置,接着,黃奇帆也在年底調到北京,這回離秦城近了,力阻形勢發展的最大障礙排除了。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責任編輯: 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7/0921/997354.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