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落馬的省委書記們都什麼下場?

近一個多月來,重磅消息不斷。

從7月11日王三運落馬,到7月20日黃興國被公訴,從7月24日孫政才被宣布“被立案偵查”,再到8月4日王珉一審被判無期。這些消息因事關省級黨委書記,都引起廣泛關注。中共的省級黨委書記們落馬後,都面臨什麼樣的結局?中共官方微信公眾號“政知見”予以了披露。

落馬書記的刑期

十八大之前,北京原市委書記陳希同、貴州原省委書記劉方仁、河北原省委書記程維高、雲南原省委書記高嚴、上海原市委書記陳良宇,以及重慶原市委書記薄熙來落馬。

十八大以來,至少有7個在任或原任省級書記落馬:

江蘇原省委書記蘇榮、雲南原省委書記白恩培、河北原省委書記周本順、遼寧原省委書記王珉、天津原市委代理書記黃興國、甘肅原省委書記王三運,重慶原市委書記孫政才。

先說十八大之前落馬的6個省級黨委書記的下場,劉方仁、薄熙來兩人被判無期;陳希同、陳良宇兩人獲有期徒刑,一人16年、一人18年;高嚴外逃;程維高被降級。目前,這6人中,陳希同、程維高已去世。劉方仁、陳良宇、薄熙來仍在監。

十八大後落馬的這7人,已宣判的4人中,周本順領刑15年,蘇榮、王珉被判無期,白恩培被判死緩,是終身監禁第一人。另外3人,黃興國已進入公訴階段,王三運和孫政才剛剛落馬不久,還在調查階段。

更詳細的內容請看下錶↓↓↓

△落馬省級黨委書記情況統計

叛逃

高嚴在任雲南省委書記時究竟有沒有事,還不敢下結論,因為他出逃境外後,有關他的腐敗案件進展就鮮有報道。

簡歷顯示,高嚴曾於1995年6月任雲南省委書記,後在1997年8月任電力工業部副部長,1998年3月任國家電力公司總經理,2002年9月,時年60歲的高嚴出逃境外,算來,如果他還健在,今年他已經75歲了。

早在2008年10月30日,杭州市公安局曾發佈通緝令通緝高嚴。通緝令顯示,他擁有三個身份證,除本名外,還擁有高慶林、張傳偉兩個假身份,另有4本護照和1張港澳通行證。此外,還說他“患有腰椎病(發病時坐、起、躺有困難)”。

高嚴是迄今為止中共外逃級別最高的官員,他的下落十幾年來一直是個謎。

曾據港媒報道,“身在國外的高嚴可能早已更換了新的身份過起自由的生活,甚至可能整了容。”“據諮詢澳洲官方多部門人士得到的信息綜合判斷,各方面均不掌握確切信息。如果高嚴確實在澳洲,可能澳洲情報部門知其下落,但不對外公布。”

2015年4月,中紀委曾發佈紅色通緝令,稱有10人被認為可能藏身澳大利亞,其中沒有高嚴。不過,澳洲媒體報道稱,中方一名官員表示,北京和澳大利亞正在尋求合作,將高嚴從堪培拉遣返。

賣官

十八大後落馬的原省委書記,至少7人,已宣判的4人(蘇榮、白恩培、周本順和王珉)中,均犯受賄罪。其中,3人收錢過億。受賄的原因,也有一個共同點,即為他人在職務晉陞上謀取利益。民間俗稱——“賣官”。

蘇榮和白恩培,先後任青海省委書記。後蘇榮輾轉甘肅、江西兩地任省委書記,而白恩培成為雲南省委書記。再之後,蘇榮獲無期徒刑,白恩培則被判死緩,並成為“終身監禁第一人”。

先看蘇榮(十八大後第一個因貪腐落馬的副國級官員)。

蘇榮受賄時間跨度長達13年(2002年至2014年),這一段時間,與他擔任青海、甘肅和江西省委書記的時間重合。不過,程度有差別。中央紀委在調查中發現,蘇榮在青海和甘肅,雖然也有問題,但都不大。到了最後一站江西,才開始無所顧忌,大肆貪腐。

“我算了一下,副廳級以上幹部給我送錢款和貴重物品的人數達40多人。”蘇榮在“懺悔錄”中如是說。其實,蘇榮賣官,上至省級下至副縣級幹部,行賄人說他是批發“官帽”的商人。

蘇榮治下的江西,有5個“老虎”落馬(趙智勇、陳安眾、姚木根、許愛民、劉禮祖),媒體報道稱5人均與蘇榮有關,前三人送過禮,許愛民被爆與蘇榮妻子關係密切,劉禮祖則與蘇榮力主的一號工程有關。

2001年就開始擔任雲南省委書記的白恩培,也曾“賣官”。“白恩培時期,雲南官場文化到了不以事情和能力來判斷的地步。”一位雲南商界人士對媒體稱。

白恩培的妻子張慧清有一個小本子,記錄了所有送禮的人,“這個筆記本里有高勁松”。曾以“救火隊長”身份接任昆明市委書記的高勁松,曾先後兩次通過張慧清向白恩培行賄港幣200萬,履職不足一年便被打落。

斂財

如何貪腐?

2004年6月29日,北京市二中院一審宣判貴州原省委書記劉方仁犯受賄罪,獲刑無期。他受賄的方式,是“單獨或夥同其兒媳易陽”收錢。這樣的收錢方式,在十幾年後的現在依然存在。

△劉方仁受審

這些落馬的書記們,除了直接收錢,白恩培是“通過其妻”,周本順是通過妻子段雁秋、兒子周靖,王珉也“通過他人”斂財。

怎麼收?

其一,收錢。

2004年9月,劉方仁兒媳(因受賄罪獲刑15年)一審,她說,在收到500萬的好處費後,“和丈夫一道跟爸爸說,‘這筆錢我是幫全家人找的。’2002年7月,我們商量了這500萬元的分配及取款方案:爸爸媽媽(劉方仁夫婦)200萬,我丈夫的大哥、大姐各50萬,我和丈夫及孩子200萬元。”

說到家族式腐敗,不得不提的,還是蘇榮。

“我家成了‘權錢交易所’,我就是‘所長’,老婆是‘收款員’。”蘇榮這樣說。據稱,於麗芳收某領導幹部錢後,讓蘇榮提拔其職務,蘇榮答應幫助解決,但未能如願,於麗芳就和蘇榮大吵大鬧,蘇榮只好辯解說“我已經儘力了,別再鬧了”。

據澎湃此前報道,蘇榮有14名家庭成員涉案,斂財方式是“夫妻聯手、父子上陣、兄弟串通”。

其二,建立商業帝國。

典型的,如周本順兒子周靖。

據此前新京報報道,在周本順任湖南省公安廳及中央政法委期間,獨子周靖在湖南商界縱橫,並結識江蘇原省委秘書長趙少麟之子趙晉,一手締造了涉及政府工程、房產、汽車銷售、金融投資的商業巨艦,成為“周哥”。

這樣的方式,也發生在多年前落馬的程維高身上。

2003年8月9日,程維高被開除黨籍,撤銷正省級職級待遇。在當時的通報中,程維高“插手行政事務,為他人和其子程慕陽謀利,給國家造成巨大經濟損失”、“放任配偶子女利用其職務影響,進行違紀甚至違法犯罪活動”。

而程慕陽,仍未歸案。

2015年4月22日,中央追逃辦集中曝光“百名紅通人員”名單,程慕陽在列。

今年4月27日,中央追逃辦首次以公告形式,曝光“百名紅通人員”中22名涉嫌職務犯罪和經濟犯罪的外逃人員藏匿線索,其中透露,程慕陽居住在加拿大,由河北省掛牌督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秦瑞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