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姜維平:郭文貴「網紅」熱度能持續多久?

從國內流亡出來的人,不論係文人,還係維權者,或係衝撞黨禁的政治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人成為共認的“網紅”,他們往往係剛到海外鼓噪一段時間,就不再倍受媒體的青睞,這可能與中共的專制統治變得越來越嚴酷,因言獲罪的人,坐牢的異議人士多如牛毛有關,但億萬富豪郭文貴不同,他的爆料與報平安視頻,都空前瘋狂地吸引觀眾的目光,歷時數月而不減,幾乎覆蓋了所有華人社區的新聞,這一點,邊個也不能否定。原因何在呢?

筆者認為,有這樣幾個因素,一係他的身份不同,他不僅係流亡的通緝犯,也係以盤古七星級酒店而聞名的億萬富豪,在目前的中國以至世界,有錢人總係能與“成功者”划上等號,人們對富豪充滿着敬仰和好奇,都想從他們的言論里找出賺錢的秘訣;而且,就郭文貴而言,更想知道他如何神奇地從東北鄉下的一個“老卡”,成為河南省鄭州市裕達國貿的建造者,又係如何從生活奢華的富翁,成為王歧山反腐利劍指向的嫌犯。而且,由於他的爆料與時間表的不斷推遲,延後與多次承諾,更牽住了不少人的關注目光。中國老百姓,很少知道中南海最高領導人的真實生活,以及他們與頂級富豪的利益交換,尤其係他們歷來藏得過深的私生活,甚至係愛情,性事,等等,由於郭文貴能提供啲,又身着華貴服裝侃侃而談,而大大地激起觀眾的樂趣,此外,他善於利用視頻新媒體,自媒體,並有足夠的資金,購置新設備,聘用經過訓練的助手,使他的聲音被擴大了萬倍,這些可能都係他“走紅”的因素。

我們大家都知道,在海外定居的華僑,沒有國內一部份人的那種特權,賺錢非常困難,現在生活壓力很大,人們普遍最關心的係,自己的物質生活如何切實有效地提高,鮮有精力耗費在娛樂性的視頻前,但這一次有些例外,不論咩職業,不論男女老少,大都知道郭文貴,都對他講的故事興趣盎然,雖然,他回顧過去,為爭得同情也陳述或渲染了啲苦不堪言的遭遇,比如,他的八弟之死,他高齡母親的疾病,他與妻小的兩地分居,他的兄弟的入監,他的員工的被羈押,也博得觀眾的眼淚,等等,但他調侃的方式,好像“調味品”放進烹鍋,而使他的反腐爆料,成了一種半真半假的娛樂戲,特別係他對中共高官的揭露和辱罵,挑戰和戲弄,都巧妙地渲泄了人們儲藏已久的仇恨和蔑視,無疑地,遷入異國他鄉的華僑,由於恐俱而口係心非,對中共無法無天的暴行,不敢公開抵制而繞道走,一下子走到中央大道,與郭文貴為鄰,聽他講故事,比指責中共的啲“盜國賊”,要安全而省事得多。這也許係他還能持續一段時間做“網紅”的真實原因。

其實,中國係一個官商勾結才能成功的大國,近年來,以各種理由移居海外的企業家不少,億萬富豪以“狡兔三窟”方式,海外置業的人也比比皆係,也許很多人手裡,都握着比“郭大俠”知道得更多的猛料,假如拋出就比郭更有力量,但他們都保持了他人難耐的沉默,這一點也不奇怪。第一,他們還在商場與官員合作,以求利益最大化;第二,他們做事有底線,不想在酒酣耳熱之時,偷錄官員索賄或性事的證據,他們認為那樣不夠朋友;第三,他們深知在海外的言論,也會受到監控,雖與國內不同,畢竟還要回家或往來故國,一旦得罪了官方,吃虧係不可避免的。因此,在較長的時期里,不會有太多的人響應郭而站出來,嗰啲想發聲的不滿者,更願意把他的“自媒體”當成“槍手”,替自己發射子彈,現在的難處係,郭不想扮演這一角色,比如,他公開談及某部級高幹的孩子,可憐地叫他幾聲叔叔,也沒能得到他為其“爆料”的承諾,反道被其出賣或拋棄。

我早就講過,郭文貴的反腐原因,有自己明確的宗旨:保命,保財,報仇,“保命”係擔心被抓返去變成四川的劉漢和遼寧的徐明;“保財”係擔心1500億的大錢被沒收和蠶食;“報仇”係要通過爆料而干倒傅振華和王岐山,因此,不論他多麼華麗地轉向,包裝和虛構自身,但他似乎類似情婦的反腐,動機並不純潔,但客觀上,他以自身非凡的勇氣,和啲有可信性的猛料,孤注一擲的賭局,贏得網友的聲援,有可能取得人們意想不到的勝利。隨着中共19大的臨近,他精明地掌控爆料的節奏,用真一半假一半,露一半藏一半的巧妙技巧,而消磨觀眾的時間,拉着他們向著期待的終局走去,不知道還能以“網紅”的魅力,抓住人們多久。但我認為,不會超過年內,只要觀眾把他數個視頻聯接起來,仔細思索,就能找出謊言和欺騙的痕迹,咩時候找出的假話比真相要多,多的使人們有一種上當的感覺,就係他從舞台謝幕的時刻,顯然,當下還唔係,他正在一點點拋出王歧山貪腐的證據,人們相信了啲,還難於迅速組成證據鏈,實際上,這係中國司法系統應當做的事,而唔係民企老闆的使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