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加州禁止共產黨員入職 美專家:共產黨屠殺人數比納粹還要多

加州法律明定共產黨員不得擔任公職,所有公務人員以及公立大學教師必須簽署效忠宣誓,表明揚棄激進思想,並且聲明非共產黨員的身份。美國專家還指出被共產黨屠殺的人數比納粹法西斯屠殺的還要多。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表示中國人需要退出中共黨團隊,才能真正自由。

左派泛濫的加州禁止共產黨員擔任公職法案

據世界日報19日報道,一個將允許共產黨員接任公職的新提案,在遭到越裔民眾的反對以及兩位聖荷西地區選出的加州眾議員朱感生以及卡拉(Ash Kalra)力勸下,屋侖選出的加州眾議員邦塔(Rob Bonta)選擇撤回5月在加眾議會通過的提案。

在加州任何人都可以合法擔任公務人員,不分宗教信仰或是種族文化,就只有共產黨員不行。

屋侖選出的加州眾議員邦塔(Rob Bonta)2016年底提出法案,意圖改變這項冷戰時期法律。「AB-22會清除掉法律中對共產黨過時的禁令。」邦塔在8日的加州眾議會中鼓吹修法,並順利地在眾議會贏得多數票。

然而就在17日,邦塔突然對外發表聲明,表示將不會繼續推動該法案:「在與越裔民眾交談過後,我理解到新法對他們的傷害有多大。對此我感到相當抱歉。」邦塔同時在聲明中特別感謝聖荷西的兩名眾議員,朱感生以及卡拉(Ash Kalra)的開導。

聖荷西為全美越南裔人口最多的城市,許多都是逃離越共政權的難民。聖荷西甚至在今年年初通過法律,禁止懸掛越共旗幟。眾議員朱感生辦公室表示,該法最大的反對聲浪來自越南裔選民。

另據海外中文媒體大紀元報道,加州越南裔參議員阮珍妮(Janet Nguyen)在一份聲明中說:「這清楚地表明,共產主義在加州沒有它的位置!」

硅谷中心城市聖荷西(San Jose)的越南裔議員Tam Nguyen對此結果表示欣慰,他說,完全沒有必要提出這樣一個法案,「越南裔有許多是從共產國家逃難來到美國的,不希望沙加緬度或者政府與共產黨再有任何瓜葛。」

一開始就反對AB22法案,來自亨廷頓海灘(Huntington Beach)選區的眾議員特拉維斯‧艾倫(Travis Allen)表示,這一提案是對所有加州人的公然冒犯,艾倫說:「共產主義的一切都是與美利堅合眾國所支持的價值背道而馳的。」

另一位反對這一法案的眾議員蘭迪弗泊(Randy Voepel)表示,加州有190萬名老兵,其中許多人曾經與共產主義作戰,「共產主義在當今仍然是一種威脅」。弗泊點名說,北韓和中共是對美國、對世界很大的威脅。

再有,海外華文媒體新唐人報道稱,受中共之害,在八九六四鎮壓中被坦克壓斷雙腿的著名民運人士方政說,當時聽說這一提案時「感到驚訝」,並表示反對。

「共產黨員,作為組織成員和意識型態的代表,在全世界所犯下的罪行、所造成的災難,經過這麽多年已經成為世界的共識。」方政說:「我們不希望這種災難在美國得以延續。」

Tam Nguyen表示,在中國、在越南的人們,每天仍然在為爭取言論自由、爭取信仰自由的權利而掙扎。「我們在這裡為他們的權利而奮鬥,這是非常重要的!這也是人們起來反對這個提案的原因。」Tam Nguyen說。

美國專家:共產主義受難者比納粹屠殺還要多

美國之音報道,2016年6月9日在美國舉辦的一場共產主義政權的歷史與罪行討論會上,喬治·華盛頓大學研究歷史和國際關係的霍普·哈里森教授(Hope M. Harrison)說:“我認為,所有的共產主義政權都是類似的,因為這些政權都想要維持政權、維持黨和一小部分領導政權的人的權力。這些政權維持權力的方式或許有所不同,但它們都試圖從中心控制社會的所有方面。”

布魯斯·科爾在討論會上展示的一些共產主義國家的藝術和宣傳作品(美國之音莫雨拍攝)

她認為,中國現在仍是一個共產主義政權。

報道還稱,世界政治研究所的麥克斌·托馬斯·歐文斯教授(Mackubin Thomas Owens)在討論會上說,死於共產主義的人比死於納粹屠殺的還要多,“共產主義戕害不僅是肉體,還有靈魂,”但是許多美國人對共產主義的惡卻是所知甚少。

他說:“我認為,每個人似乎都了解納粹的罪行,但是在許多情況下,雖然我們有時承認蘇聯和其他地方發生的事件,但是我們傾向於讓蘇聯逃脫責任,讓共產主義逃脫責任。”

歐文斯教授認為,教育美國人認識共產主義有幾大阻礙。一是,人們願意放共產主義一馬,認為那些政權為了嘗試實現那種烏托邦式的世界而付出慘重代價情有可原。二是,一些美國人認為,批評共產主義及其制度是一種麥卡錫主義。

美國首都華盛頓有一座大屠殺紀念館,經常能夠看到學校組織學生參觀。與會的一些聽眾指出,有關正確認識共產主義的教育項目卻很少。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哈里森教授表示,美國大屠殺紀念館的建立和相關教育項目的設立,主要原因是有一個很有影響力的遊說團體推動,而有關共產主義的,卻沒有類似的組織;此外,由於二戰中美蘇兩國聯合對抗納粹德國,人們對共產主義政權蘇聯有一種複雜的情感。

中共向世界輸出紅色恐怖中國人需要三退

據明慧網2017年2月一篇題為《唐銘:共產主義是世界上最大恐怖主義》披露,毛澤東的目標便是讓毛主義席捲世界,中共推出了世界革命的總體戰略,毛澤東劃分“三個世界”,是把“第一世界”的美國看成是“第三世界”的主要敵人。

中共的革命輸出就輻射到“第三世界”的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中共官方媒體的通稿曾經爆料,南非的曼德拉在獄中讀毛澤東選集,一些知識分子也真的將毛主義付諸實踐,如有留學法國經歷的紅色高棉領導層,曾經是大學哲學教授的秘魯“光輝道路”領導人古茲曼。

中共不斷幫助“第三世界”國家,進行政治、軍事和經濟上的援助,當年讓中國人民勒緊褲腰帶也要幫助朝鮮、越南等國。南斯拉夫的米洛索維其在科索沃實行種族滅絕式的屠殺時,中共不僅不避嫌,還將使館人員留在戰區。中共還秘密支持製造911的恐怖分子本拉登。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主席易蓉在2015年美國國會舉行的“巨變的中國及對法輪功的迫害”研討會上的發言表示,中國人需要退出中共黨團隊。

她說:“當一個兒童加入少先隊時,他被要求舉起拳頭,宣誓他們要:

1.把他們的血獻給中共;

2.為中共奮鬥一生;

3.永不背叛中共。

注意:他們被迫宣誓的,不是永不背叛中國、為中國而奮鬥!

中國人從那麼小的年齡就被洗腦:中共等於中國;背叛中共就是背叛中國。

他們所做的宣誓,深深地烙在他們的腦海里。表面看起來取消對中共所發的毒誓很簡單,但其實它的意義重大而深刻。基於我們的經驗,我們發現:當一個中國人取消他對中共所發的毒誓,他的整個生命立即會呈現根本變化。而要理解為何宣布退黨就有如此威力,就得先理解中共的本質及其統治下中國人所遭受的苦難。

今天,中國大陸之外的很多人都驚嘆:中共把中國搞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大多數中國人都脫貧了。

但事實上,回顧中華5000年歷史,它絕大多數時候都是世界第一大或第一大之一的經濟體。而所謂“脫貧”,那個貧困本身絕大部份卻是由中共造成的。在其94年歷史中,中共屠殺了大約8000萬中國人。當今的中共在本質上與歷史上那個犯下滔天罪行的中共,沒有任何區別。它僅是對一些私有企業與海外貿易的開放,卻絕未改變剝奪中國人自由這一事實。

在其執政的66年當中,中共靠暴力上台,靠恐怖統治。它變異了中國人的思維,使中國人不斷地互相鬥爭。

中共除了依靠暴力外,還借信息審查來封閉中國人的信息渠道,靠謊言宣傳來給中國人洗腦。

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共產黨》。這是史上第一次對中共邪惡本質的綜合分析。《九評》的結尾,明確呼籲中國人退出中共,和中共劃清界限。

《九評》發表後兩周,大紀元就開始不斷收到中國人的退黨聲明。不到一個月後,2005年1月1日,50位海外華人簽署了一份聯名聲明,宣布退出中共。此舉標誌着退黨運動的正式開啟。

退黨運動打破了中共對人們數十年的思想控制,它使得中國人能夠批判性地反思自我與中共。

今天,我要強調:中共不等於中國;它也不代表中國人的利益。中國人需要自由。”

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