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經濟學者:人民幣或再現較大貶值壓力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稱,中美宏觀政策差異可能導致資本從中國和其他國家流入美國,助推美元升值。而中國未來宏觀形勢尚不明朗,不能排除人民幣匯率再現較大貶值壓力的可能性。

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稱,中美宏觀政策差異可能導致資本從中國和其他國家流入美國,助推美元升值。而中國未來宏觀形勢尚不明朗,不能排除人民幣匯率再現較大貶值壓力的可能性。

這些中美宏觀政策差異主要包括美聯儲升息、縮表,美國政府通過稅收政策吸引外資、抑制內資外流等政策。

**中期人民幣貶值壓力可能再現**

余永定指出,按照基本面因素,人民幣匯率長期應是一個強勢貨幣,中短期主要受到資本項目流出的影響可能出現貶值壓力,且這種貶值,如不加干預,可能導致短時超調。

除了資本外流直接造成人民幣貶值壓力外,由於在當前匯率形成機制中美元指數是一個重要考慮因素,美指上升會通過匯率形成機制對人民幣貶值形成壓力。

CF40-PIIE聯合報告就認為,特朗普政府的新經濟政策可能會帶來美元的上漲,由於特朗普的增長和就業政策可能會擴大財政赤字,會推高通貨膨脹,可能會推動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美聯儲加息,美元上漲會對人民幣匯率帶來一定貶值壓力。

余永定認為,資本套息交易平倉引發的中國資本流出已大致完成,而資本管制舉措亦確實一定程度抑制了資本外逃,令人民幣匯率短時趨穩,但當前相對穩定的匯率形勢能夠維持多久卻很難說。

他稱,美聯儲升息、縮表、美新政府減稅等政策、中國下半年的宏觀經濟形勢、中-美宏觀經濟政策的相對鬆緊程度、一帶一路戰略實施等帶來的資本輸出、中國的外貿形勢以致一些地緣政治現象都可能會重新提高人民幣貶值的壓力。

中國央行之前採取加強資本管制的措施是必要的,效果也很明顯。但導致資本外逃的根本原因還沒有解決,資本外逃仍會“花樣翻新,死灰復燃。”

因而,中國應該進一步完善對資本跨境流動的管理,但不能急於改變加強資本管制的基本方向。在繼續維持必要的資本管制的前提下,應該盡量減少對外匯市場的干預。

“動用外匯儲備單向、持續干預外匯市場以維持匯率穩定不是外匯儲備的合理使用方法。其實,中央銀行對這點是有充分認識的。否則,央行為什麼要加強資本管制呢?”他提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路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