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軍政 > 正文

湖南公安局長賣官潛規則曝光 正副局長雙雙落馬

湖南省常德市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黃淳被查後,大陸媒體近日曝光了該縣公安系統觸目驚心的腐敗黑幕,正副公安局局長皆因貪腐雙雙落馬,而該局「一把手」竟明碼標價公然賣官,其屬下十多名中層官員因買官被查。中共軍方買官賣官比地方有過之而無不及,沒有上千萬別想當軍長。

湖南省常德市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黃淳。(網絡圖片)

據陸媒紅網報導,2016年12月7日,湖南省常德市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黃淳「涉嫌違紀」被立案審查,並於今年1月16日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黃淳曾先後任常德市公安局警衛處處長,石門縣公安局局長,澧縣公安局局長,安鄉縣副縣長、安鄉縣公安局局長。

自2012年9月,黃淳任安鄉縣公安局長以來,安鄉縣公安系統內部就流傳着這樣一個潛規則:如果你想得到提拔、重用,就必須給黃淳送一定數額的錢、物。據報導,提拔當普通地區的派出所所長要3萬到5萬元(人民幣,下同),城區派出所的位置那就得10萬元以上了。

安鄉縣公安局前國保大隊大隊長蔣中福,想謀個「肥差」,瞄上了深柳派出所所長的位置。2013年新年期間,蔣中福給黃淳送了5萬元。不多久,蔣中福就如願以償。事後,他又陸續給黃淳送出24萬元,其中20萬來自蔣中福所在深柳派出所的「小金庫」。而這個「小金庫」就是蔣中福向城區公安系統管轄的賓館、酒店、茶樓收的「保護費」。有時候在茶樓打打牌,公安也要去抓去管,人都不敢得罪他。

安鄉縣大鯨港派出所所長陳某也給黃淳送了錢,是為了保住所長這個位置。原來黃淳利用調整幹部人事的職務便利,故意安排班子成員找陳某談話,自己也有意無意地暗示他:如果想保住現在這個崗位,就得有所「表示」。

安鄉縣三仙咀派出所教導員郭某,一直得不到提拔。後來經過他人所謂的「提點」之後,就給黃淳送了一些物品和現金,大概是三萬塊錢。可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動靜。原來這個金額沒有達到黃淳的要求,就一直沒有被提拔任用。到2015年,黃淳要離開的時候,才明確地告訴他到一個小派出所主持工作。

2015年9月,黃淳被調離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的位置時,還出現警員堵着他討錢的情況。

向黃淳買官的十多名公安局中層官員,其中有經偵大隊前教導員高某花4萬元後,如願提拔為張九台派出所所長;刑偵大隊前副大隊長崔某花9萬元後,謀到了出口州派出所所長的位置。

除了賣官,逢年過節,黃淳還大肆地收受紅包禮金三十多萬元,其中絕大部分來自公安人員。2010年1月至2012年8月,黃淳在任澧縣公安局局長期間,收受澧陽鎮派出所所長熊某等15名警察的紅包禮金及物資,折合款項6萬元。2012年9月至2015年9月,黃淳在任安鄉縣副縣長、公安局局長期間,收受禁毒大隊大隊長陳某等34名警察的禮品、禮金,折合款項23.36萬元。

而他的副職,安鄉縣公安局原黨委副書記、常務副局長李光洪跟黃淳一樣,也是利用職務之便,為建築商謀取利益,受賄148萬元。

常德市安鄉縣公安局局長黃淳除了大肆賣官貪腐之外,其曾在任職期間殘酷地迫害當地民眾。

不僅中共政府官場買官賣官,中共軍隊也趨之若鶩,比地方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共軍買官賣官價目表令人咂舌

據陸媒2015年3月份報道,恆昌國際集團董事長林曉昌披露軍中的買官賣官問題。他說:「一個人要提到連長,必須給20萬(人民幣,1元約合0.16美元,下同),(升)到營長,就要30萬,到團長,就是100萬,這是老規矩。」

此前中共總政治部知情幹部2015年1月9日爆料中共軍中的買官賣官,稱在徐才厚郭伯雄擔任軍委副主席期間,全軍上下跑官買官成風,「千軍萬馬」(指軍職幹部標價千萬元人民幣)、「百萬雄師」(指師職幹部標價百萬元人民幣)成為軍內人人皆知的潛規則,團、營、連層層明碼標價,軍心渙散,無人想正事,干正事,心思全用在請客送禮,搞關係拉選票上。

網傳軍隊買官賣官瘋狂的價格表:

大區級軍官(軍長以上軍官):1000萬。

軍級軍官:500萬元;

師級軍官:100萬元至300萬元左右;

團級軍官:100萬元左右;

營級軍官:30-40萬元;

連級軍官:20-30萬元;

士兵:

新兵(男)3萬元(包括體檢不過關收一萬,政審不過關收二萬元);

新兵(女兵)六萬元。

西藏男兵6萬元,女兵10萬。

各地武裝部和各級省軍區徵兵辦收取。

士官:士兵被提拔為一級士官,和一級士官提拔為二級士官、三級士官等:1萬至3萬不等。

責任編輯: 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7/0226/8883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