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一個賣油條大爺與縣長的對話 句句透徹入理!

一個賣油條的老頭

一個賣油條老頭的智慧故事,看完你會明白啥叫分析能力?新上任的縣長到小吃攤吃早餐親眼所聞之事,讓人佩服得五體投地,一個賣油條的老頭都能看出這麼多門道,官場的作風確實需要改變了。

這天,新上任的縣長到小吃攤吃早餐,剛找個板凳坐下,就聽炸油條的胡老頭一邊忙活一邊嘮叨:“大家吃好喝好哦,城管要來攆攤兒了,起碼三天你們撈不着吃咱炸的油條了!”

縣長心裏一驚:省衛生廳領導最近要來視察,昨天下午縣裡才決定明後兩天開展突擊整治,這老頭兒怎麼今天一早就知道了?

哪料這件事還沒弄明白,另一件事兒讓縣長腦袋裡的問號更大了。一天,他照例到胡老頭這兒吃油條。沒想到,老頭居然又在發佈消息:“上面馬上要來青天大老爺了!誰有什麼冤假,就去縣府賓館等着吧!”

縣長又是吃驚,又是惱怒。省高院的工作組星期三要來清查積案,這個消息昨天晚上才在常委會上傳達,這老兒咋這麼快就知道了呢?讓他更吃驚的是,這老傢伙不但對大領導們的行程了如指掌,就連派出所要突擊檢查娛樂場所這樣的絕密行動,他都知道得清清楚楚。

一個大字不識的老頭兒,居然能知道這麼多政府內部消息,毫無疑問,定是某些政府工作人員保密意識太差,嘴巴不緊。於是,他立即召開會議,把那些局長、主任狠批了一通。與會領導個個低着頭、不敢出聲。

還是公安局長膽大,忍不住問道:“縣長,這胡老頭兒的事是您親眼所見,還是道聽途說來的?”

縣長聲色俱厲地一拍桌子:“都是我親耳聽到的!我問你,你們城關派出所今天晚上是不是要清查娛樂城?”

公安局長一臉尷尬,楞在那裡。邢縣長氣惱地當即下令:“你親自去查查這老頭兒到底什麼背景,明天向我彙報!”公安局長趕緊換上便裝,立馬跑到胡老頭那兒進行暗訪。沒想到,老傢伙正在向大伙兒發佈新聞:“城關鎮的鎮長最近要倒霉了。大夥等着瞧,事兒不會小的……”

公安局長一聽,很是詫異。於是,他運了口氣,腆着笑臉,裝傻賣獃似的問道:“你咋知道的?難道你兒子是紀委書記?”

胡老頭呵呵一笑:“我咋知道的?那孫子以前吃我的油條,都是讓司機開專車來買,這兩天一反常態,竟然自己步行來吃,還老是一臉愁容。那年他爹死,都沒見他那麼難受過。能讓那孫子比死了爹還難受的事,除了丟官兒,還能是啥?”

局長聽了,暗自吃驚,這老頭兒還真有兩下子。於是他不動聲色繼續問道:“那昨天派出所清查娛樂城,你是咋知道的?”

胡老頭又是一笑:“你沒見那幾家娛樂城一大早就掛出了停業修繕的牌子?人家有眼線,消息比咱靈通!”

“那衛生廳領導來視察,你是咋知道的?”

胡老頭兒說:“除了上面來人檢查,你啥時見洒水車出來過?”。

最後,局長問了個他最想不通的問題:“上次省高院的工作組來指導工作,你咋那麼快就得到消息了呢?”

胡老頭撇了撇嘴說:“那就更簡單了。俺鄰居家有個案子,法院拖了八年不辦。那天,辦案的法官突然主動來訪,滿臉笑容問長問短,還再三保證案子馬上解決。這不明擺着上面來了人,怕他們上訪嘛!”

局長佩服得五體投地,連忙一路小跑趕回去,把情況向縣長彙報。縣長聽了,大動肝火,馬上再次召開會議,做了四個小時的訓話:“同志們,一個炸油條的都能從一些簡單現象中,看出我們的工作動向,這說明了什麼?說明我們存在太多的形式主義。這種惡習不改,怎麼能提升政府形象?從今天開始,哪個部門再因為這種原因泄密,讓那老頭‘未卜先知’,我可就不客氣!”

次日一早,縣長又來到胡老頭兒這兒吃油條,想驗證一下開會的效果。沒想到胡老頭居然又在發佈最新消息:“今天,上面要來大領導了,來的還不止一個!”

縣長這一驚,真是非同小可。下午,市長要陪同省領導來檢查工作,自己昨晚才接到通知,這老頭咋又提前知道了?

縣長強壓怒火,問胡老頭:“你說要來大領導,到底有多大呢?”

胡老頭兒頭也不抬地回答:“反正比縣長還大!”

縣長又問:“你說要來的不止一個,能說個准數嗎,到底來幾個?”

胡老頭兒仰起頭想了想,確定地回答:“四個!”

縣長目瞪口呆,上級領導還真是要來四個!他心裏怦怦直跳,又問:“胡……胡師傅,這些事兒你是怎麼知道的?而且知道的這麼準確。”

胡老頭兒淡淡一笑:“這還不容易?我早上出攤兒,見縣府賓館的保安都戴上了白手套,一個個如臨大敵,肯定是上面來人了。

再看看停車場,書記、縣長的車都停在了角落裡,肯定是來了比他們大的官兒。再仔細看看,書記、縣長停的車位是5號、6號,說明上面來了四個領導。你信不信?當官兒的和咱老百姓不一樣,上廁所都要講究個級別、排個先後順序呢!”

縣長聽罷,張着塞滿油條的大嘴,一動不動,好像僵化了似的。。。

分析。。。這就是分析能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網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