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網聞 > 正文

我是一個三甲醫院的醫生 但我真沒教養

這是恐懼絕望下看到的一點光明。於是每天翻論壇,翻博客,翻微信,翻牆翻國外網站論壇,看有關政治改革的內容。大多看的時候絕望,覺得等不到了,偶爾看到一點希望,覺得忍一忍吧,過個三五年會好的,就這樣在絕望與希望的輪迴里過了好多個三五年,有時候覺得自己都已經麻木了。

憤怒於生活在中國,滿地都是毫無教養的人,無力改變,無力適應,也無力忍耐。我知道這樣罵人顯得我也很沒有教養。對,我沒教養,真的,沒教養。我自己罵了自己,你也還是可以繼續罵。可是這就是我真實的對社會的認識,我相信你也有同樣的認識。

我是一個醫生,一個三甲醫院的醫生。幾乎天天被病人罵沒醫德。我很委屈,很恐懼。我從小就膽小。小時候家裡很窮。我有個哥哥,比我大兩歲,總是偷家裡的錢,所以隔三差五就要被揍一頓。過程很慘烈,我很害怕。哥哥偷錢就是買零食,就是小糖,硬硬的方塊糖。可能哥哥覺得為了吃糖被打一頓也值。

我印象當中,我沒有被打過。每天活在恐懼當中,根本沒膽偷錢,滿腦子都是被打的畫面,想都不會想偷錢,其他方面也都乖乖聽話。現在回想小學的時候差點被打還是一陣心悸。我可能才讀一年級,有個四年級的男生揚言要打我。好像是因為我不小心踩到他的腳後跟,嚇得我好久不敢按時上學,故意遲到一點,就為了避開他。一直就膽小怕事,怕打架。

讀初中的時候,爸爸生病走了。高中的時候,哥哥就要結婚了,也生病走了。我成了家裡唯一的男丁。我變得更膽小,懦弱,自卑。整個家庭也飽受蔑視與欺凌。媽媽是個好強的人,我成績還比較好,她堅定地供養我讀書,考大學,學醫。媽媽就是要當初的親戚鄰居有求與我們。我就成了醫生。

當了醫生我才知道我每天要面對的是怎樣的一群人。被罵幾乎是天天的事,不願意花錢的,不願意排隊的。每天面對一群畜牲,畜牲一邊罵我,我還要一邊克製得解釋,為什麼要排隊,為什麼要做檢查,其實道理誰都懂,他就是不願排隊,不願花錢,就是要罵人才爽而已。即使這樣也還是被打過,他說我建議他住院是坑他,可是他還是住院了。我還是要給他做術前準備,詳細地說手術過程,手術,術後出院,走了,沒有道歉,敵意都沒有收斂。他不是人,我也不是人。為了少矛盾,我開藥只開其他醫生的一半,這樣也還是有回扣,我不是人,沒教養。我不願意拿回扣,拿了心驚膽顫,不拿被主任折磨。我快瘋了。

我關心政治。我完全懂得政治體制和社會氛圍的邏輯因果關係。我知道只有政治清明,基層普遍民主才會有社會的公序良俗。

這是恐懼絕望下看到的一點光明。於是每天翻論壇,翻博客,翻微信,翻牆翻國外網站論壇,看有關政治改革的內容。大多看的時候絕望,覺得等不到了,偶爾看到一點希望,覺得忍一忍吧,過個三五年會好的,就這樣在絕望與希望的輪迴里過了好多個三五年,有時候覺得自己都已經麻木了。

最近我在想這應該是一種高級的愚民手段吧。真正為了被統治者的改革應該是充滿希望的。這樣斷續的一絲希望只是為了把被統治者牢牢地困在絕望與希望無限輪迴的命運里不要反抗罷了。

說著說著像是在發政治牢騷了,隨他去吧。我可愛的女兒呀,爸爸快撐不下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