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美國華人女教授:沒有理想的中國家長,就只剩下功利了

作者:

(電視劇《小別離》)

中國教育功利主義很強,我們都是不同成度的受害者。

我住的加州小城San Luis Obispo(SLO)在Yahoo上被評為‌‌「美國最快樂的城市‌‌」。SLO是一個大學城,是因為我工作的California Polytechnic State University才興旺發達的。然而,SLO只有一所初中,一所高中。因此中學中魚龍混雜,高學歷家庭和低學歷家庭的孩子一起成長,老師也要兼顧兩頭,教學質量一般,每年能入藤(小藤也要算上)的好孩子如鳳毛麟角,一、兩個而已。因此,這大環境下,我也沒有指望我的孩子們能跳出大環境,做一個小超人。我和老公也讓孩子在灣區讀過半年書,我說,我個人的力量太微弱,不可能改變周圍的環境。我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像個人一樣,自自然然地長大,做自己,不後悔。

因此,我們就踏踏實實地在SLO一起看着孩子們一天天長大,聽着她們的歡聲笑語,這是我們的世外桃源,也是我們全家的‌‌「The happiest place in the world‌‌」。在這裡,我不煩惱我家沒有學習機器,我不恐懼我家沒有體育明星,我不彷徨我家沒有競賽高手,也不操心我家寶貝不去選學生會、做leader(不是boss)…我也和孩子們一起宅在家裡,不去炫耀,不浪費時間,我們一起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是不想我女兒上藤校嗎?怎麼可能啊!我是盼星星盼月亮,就盼她兩個給我光宗耀祖。家裡面我、我老公、我姐、我姐夫都有美國博士學位。我姐的兒子還是高中畢業典禮上台演講的學生代表。可是,我不能用我的夢想,毀壞了我的孩子,剝奪她們幸福快樂的權力、灰色了她們的生活。

做自己,不後悔要有理想和對理想的執着

我和姐姐的區別就在於,我小時候愛玩,是真正意義的浪費時間的玩兒,而不是玩得都好高雅。因此,我心中裝滿了人生的土壤和花朵,看到別人好好學習,我也泰然自若做自己,不是不學習,是時候未到。我是先學會做個人,再根紅苗正地做學問。我一直在家裡聽父母的八卦和他們之間的矛盾,上着我的‌‌「社會小學‌‌」、‌‌「社會中學‌‌」……現在灣區的孩子,過早地被競爭壓力逼上梁山,不得不花時間學習具體的課本知識。

我中學時,有的同學父母親教了同學一些微積分,這樣做一些題很快。我問媽媽,提前學有好處嗎?我媽說,把現在的知識學會就夠了,上大學,老師一講微積分你就能會。如果現在提前學,你要花四、五倍的時間和經歷,而且學得也不系統。只要能充分發揮現有資源,才能多快好省地向上爬。而且還有玩兒的時間。因此,我許多事情都是車到山前必有路,水道渠成,不拔苗。我也不想拔我的孩子,我們要‌‌「做自己,不後悔‌‌」。招生官眼中的‌‌「完‌‌」美&‌‌「自然‌‌」美

這些和‌‌「美國教育‌‌」有什麼關係?我因為只知道美國大學需要什麼樣的人才,一步步推衍回高中、初中和小學的教育理念,這樣培養我的孩子。前段時間美國名校發榜,我看到了不同的評論。我是招生人員,我不能一手遮天地一定錄取你,因為一定有幾個評審,但是我一定可以影響到你的‌‌「不錄取‌‌」,一個差評就夠了。我2009年遞交的美國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NSF)的申請,我是PI(首席研究員,Principal Investigator),有六個評委。兩個評價Excellent,兩個Very good,一個Good,一個Poor,我就沒有拿到錢。

我只能繼續努力美化自己,讓所有人都喜歡,2010年再申請,我要了兩年的錢,最後NSF給了我三年的錢。我過去常對要面試的學生說:你長得漂亮很重要。但是最重要的是面試官覺得你漂亮。這就如Facebook當家人扎克博格的夫人,普莉希拉•陳。可是如何才能讓面試官覺得你好看呢?作為美國最高研究生獎金評審委員,我每年都讀30份左右的美國研究生入學申請。每個學生的申請材料有20頁紙左右,有簡歷,自傳,研究計劃、標準考試,以及推薦信。這份工作十分枯燥,有些套話我都會背了。試想想讀了上句知道下句的申請,有意思嗎?再漂亮的人,都會因為審美疲勞而被忽略。何況申請書呢?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的樸實無華的申請材料,給人帶來清新甜美的感覺,如沐春風。有些人的‌‌「完美‌‌」的‌‌「標準化‌‌」的‌‌「跟風‌‌」的申請材料,雖然羅列無數的壯舉,可是讓我覺得陳腐,沒有未來的朝氣。同樣辦社團,不同人有不同的目的。同樣參加體育比賽,有人只是要為‌‌「美國大學申請添上一筆‌‌」,有些人是因為熱愛這項活動而不計名利地投入。他們回來寫自己的經歷,誰的文章只是用華麗的辭藻,誰的文章會寫出內心的渴望啊!這樣的例子數不勝數。

過去,我一直不想辦講座,因為,我又不想出名,我就想看好兩個孩子,哄好老公,照顧自己的爸爸。可是,這半年來,我看到太多的家長和孩子的掙扎,我才一步步地走出家門,不做宅女。我的這些一步步走過來的腳印,沒有刻意,沒有功利,是自然的一部分。我也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是這樣自然而然地長大。寫材料寫出自己的才能,也要寫出自己的真心。這份真心絕不會是一促而就滴,是家長日積月累,慢慢灌輸給孩子們的,是孩子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是美國大學招生人員想看到的。有真心的孩子,才能寫出真心。做自己,不後悔。這是我對美國教育的反思。這也是我為什麼喜歡SLO這片凈土的原因。

作者高粱,先後在美國天普大學(Temple University)和加州州立理工大學(California Polytechnic State University)擔任教授,並育有兩個可愛的孩子。在美國高等教育體系中浸潤多年,她自己也非常推崇美國的教育模式,但她仍說自己至今捨不得拋棄‌‌「功利‌‌」二字——‌‌「上大學是為了孩子的理想,和他們為理想努力不懈的第一步。這句話也太虛偽了,加點‌‌『功利主義』剛剛好。‌‌」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WE留學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