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王子文曾當韓國練習生「每天哭」,張藝興鞋子裏面被「放釘子

看過《歡樂頌》的都記得那個囂張跋扈的曲妖精吧,之後她還上了《跨界歌王》,萬萬沒想到個子那幺小的她唱歌好好聽,一首《生如夏花》驚艷四座。決賽里還是和朴樹一起合唱了《那些花兒》,看來是朴樹的死忠粉啊。

王子文在舞台上的造型也很有feel,個人感覺她比劉濤更適合唱rock~

第一期的時候因為唱得太好聽,評委都挺好奇的,然後這姑娘就開始自爆曾經半年的練習生經歷。

當時第一反應就是,見了鬼,韓國太強大,怎麼連她這種專門演戲的都當過練習生!

而接下來,王子文就開始大倒苦水,說在韓國太累,從早上八點起來到晚上十二點,沒有一分鐘是自己的,都在訓練。每天都有一種拎上小包包逃回國內的衝動!

恩,很好,這很實習生。

王子文雖然一直在演戲,但是在《歡樂頌》之前並沒有大紅大紫。一個曲筱筱成就了她,她也演活了曲妖精。付出的努力總有回報。

節目里,王子文還說雖然當時苦到放棄,但是事後回想起來這一段經歷對她的影響很大,讓她懂得了守規矩。

韓國娛樂圈很注重輩分,晚輩見到前輩們從來都是恭恭敬敬。前期的訓練時間很漫長,所以一旦養成謙遜的習慣,即便將來再紅都會成習慣的保持謙和。

反過來再看國內,出道太輕鬆,隨隨便便就成名了,粉絲們也是各種捧殺,最後只能助長刷大牌的脾氣。

現在圈裡的小鮮肉總是會被噴沒演技啥啥的,其實人家都曾經吃過hin多苦好嗎!

張藝興

在考核前曾被同練習的練習生在他的鞋子裏面放了釘子,割傷了腳。

還因為苦練舞蹈,練出了永久性腰傷,這跟我們科科有什麼差別!練習生時期,受苦最多的就是他。

鹿晗

在練習生的時候經常生病,出道之後有段時間左眼至左半邊臉因發炎腫脹,但是仍然要參加巡演,嚴重的恐高症卻還得坐飛機。

還記得上次跑男到新疆去錄的那一期嗎,小鹿都因為恐高直接請了假,但是在韓國卻完全被無視,太可憐了。

吳亦凡

吳亦凡的媽媽曾經不止一次控訴,吳亦凡在訓練的時候被體罰、還不得不簽訂不合理的合同等等。

張碧晨

一首《她說》火了張碧晨,其實她在韓國已經出道。但在當練習生的時候因為公司的經費太少,以至於一天只能吃一袋泡麵。

李菲兒

李菲兒在真人秀上的韓文說得很溜,這才被大家發現原來她也曾去當過練習生!

拍完《鹿鼎記》她就去韓國了,但是一直沒法出道只能回來發展。(算一算時間,好像這就是baby上位的那會。)李菲兒在節目上說自己曾被老師罰跪5、6個小時,這種體罰也只有在韓國經紀公司才會出現。。。

陳學冬

在東東還沒被郭敬明捧之前,他曾經去韓國娛樂公司cube旗下當過一年的練習生,還有過舞台演出的經驗。當時陳學冬被公司賞識,是男團btob的預備成員,他跟現任成員之間關係不錯,還私下一起吃飯合影。

不過最終東東放棄了回國,可能實在是太苦吧,不過現在照樣紅紅火火~

俗話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脫脫妹在這向所有練習生致敬!

(所有圖片均來源網絡,如有異議請聯繫後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脫影而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