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被隱瞞的真相!林彪的四野部隊番號失蹤之謎

林彪的四野部隊番號神秘失蹤,是因為這些部隊已經葬身在朝鮮戰場。(網絡圖片)

在閑暇時,我曾經翻閱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指揮體系和序列編製,發現了一個問題。四野有12個縱隊,在1948年11月統一全軍編製及部隊番號時,1縱到12縱分別改稱為第38軍到49軍。每軍轄3個主力師,分別從38軍的112師開始排到49軍的147師。長春起義的曾澤生的部隊編為50軍,下轄148到150師。東北地方部隊整編為151到162師,分別編入各個主力軍。例如,151師歸38軍,152師歸39軍等等。可是,在序列中有155師,157師,卻沒有156師。有162師和167師,卻沒有163、164、165和166師的番號,到了167師以後才恢復正常。1948年11月,遼瀋戰役已經勝利結束,完全可以從容不迫地將所有部隊從頭到尾編個號,怎麼會出現一些部隊番號神秘失蹤的事情?

我問一位四野的老將軍,他說,所有師的番號都實實在在,沒有空缺的道理。我問:為什麼166師不見了。老將軍盯住我看了好一陣,表情嚴肅地說:你們年輕,不懂歷史。除此之外再也不說了。要知道,在軍隊中如果撤銷一個部隊的番號是非常嚴重的懲罰,除非全軍覆滅,通常不會輕易撤銷番號。例如,國民黨的74師,王牌軍,在山東孟良崮被全殲,蔣介石馬上找來些74師的老兵恢復建制。四野在1948年遼瀋戰役之後,擁兵百萬,雄視天下,從來沒有聽說打過敗仗。怎麼會把這麼多的師給丟了?後來,我問另外一位老將軍,他什麼都不回答,只是連連嘆氣,傷心啊,傷心。他們不約而同地守口如瓶,一定在隱瞞着一個重大的史實。越是神秘,越引起我的好奇。在漢城戰爭博物館內清清楚楚地闡明了朝鮮戰爭中南北雙方主要作戰部隊的編製和來歷。在這裡我發現了四野失蹤番號的下落。1949年7月,中國人民解放軍四野164師改稱朝鮮人民軍第5師。166師改稱為朝鮮人民軍第6師。朝鮮人民軍第7師是在四野156師的基礎上吸收了139師、140師、141師的朝鮮官兵的基礎上組建的。朝鮮人民軍第6師師長方虎山將軍在1948年時是東北野戰軍獨立第4師政委。很可能就是這個獨立師編成了四野166師,然後在1949年整建制改稱朝鮮人民軍第6師。139、140和141師隸屬47軍,也就是打黑山阻擊戰赫赫有名的10縱。在遼瀋戰役之後,南下湖廣,挺進川黔,解放重慶。140師在湘西剿匪,立下卓著功勛。就在剿匪過程中140師的朝鮮族官兵得到命令,北上整編。在1950年4月上旬,也就是在朝鮮戰爭開始之前2個月才倉促成軍,搖身一變,成了朝鮮人民軍第7師。在朝鮮戰爭開始的時候,北朝鮮進攻部隊有2個軍,下轄7個師,三分之一以上的軍官和戰士來自於四野。第一軍軍長金雄,第2軍軍長金武亭都是老資格的中共黨員。金武亭參加過廣州起義和二萬五千里長征。據說,參加長征的朝鮮同志有20多人,金武亭是唯一的倖存者。朝鮮人民軍的高級將領中第2師師長崔賢,參謀長許波,第4師師長李權武,第6師師長方虎山,第7師師長崔仁,第3師參謀長張平山,第3師16團團長崔仁德等人都是老八路。

在朝鮮戰爭開始的時候,朝鮮人民軍主要由二部份人組成。一部份是從蘇聯回來的軍事院校畢業生。他們穿着筆挺的軍裝,高統馬靴,趾高氣揚。另一部份就是四野來的“土八路”。朝鮮人民軍大多數師裏面至少有一個完整的中國步兵團。第5師和第6師是完整建制的中國師。只有第2師和第3師大部份軍官是從蘇聯回來的,沒有中國團,他們全副蘇式裝備,自命不凡,氣焰最高。

漢城戰爭博物館好就好在不以勝敗論英雄,對這些來自於中國的將領給予了相當高的評價。朝鮮戰爭從1950年6月25日開戰,幾仗打下來,到了7月底,第2師、第3師損兵折將,大傷元氣,喪失了進攻能力。打得最好的是方虎山指揮的第6師,所向無敵,一直打到了最南端,佔領了全州。看到這些資料,我恍然大悟。我的朋友張太星原來是跟隨方虎山將軍的166師打到了全州。

7月底,朝鮮人民軍攻佔漢城,把南朝鮮軍隊壓縮到最南端以釜山為中心的不到一萬平方公里的地帶。在美軍第24師被擊潰之後,美國迅速增兵,協助南韓軍隊退守洛東江。朝鮮人民軍有如強弩之末,雖然竭盡全力,仍然沒有把對方趕下海去。戰爭膠滯在洛東江一線。

9月17日,美軍在仁川登陸。

9月22日—25日,在洛東江一線激戰,9月25日朝鮮人民軍突然全線崩潰。兵敗如山倒。在發動9月攻勢的時候朝鮮人民軍有10萬兵員,逃回三八線以北的不到3萬人。漢城戰爭博物館提供的資料說明,戰鬥傷亡約1萬人,俘虜1.3萬,化為游擊隊的大約1—2萬人,還有4萬左右逃散了。至此,朝鮮人民軍主力部隊已經不復存在了。

9月29日,南朝鮮軍隊攻克漢城。

10月9日,美軍越過三八線。

10月20日,南朝鮮第1師首先攻進平壤。

10月24日,聯合國軍在越過三八線後第14天就挺進到了清川江,南韓軍隊則已經逼近在鴨綠江畔的新義州地區。

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朝鮮戰爭的主角更換為彭大將軍統帥的百萬志願軍。後面抗美援朝的歷史我們就比較清楚了。惟獨不怎麼清楚這些四野部隊和將領們的下場。

由於全軍覆沒,朝鮮人民軍的部隊在重組之後,即使恢復了某些番號,也沒有人願意提這段傷心史了。也許是不好交代,這些四野的番號就從解放軍軍史資料中徹底消失了。

金武亭將軍帶着殘兵敗將退過鴨綠江,悲憤交加,在北京吐血身亡。金雄帶幾個參謀躲進太白山堅持游擊。在志願軍打響之後,輾轉回歸。12月3日,在第二戰役之後為了統一指揮,成立中朝聯合軍司令部。彭德懷擔任司令,金雄擔任副司令。他和志願軍合作得不錯。朝鮮戰爭結束之後,金雄被打成反革命宗派分子,受到清算。方虎山、李權武等著名戰將先被追究戰敗責任,然後統統打成反黨反革命分子,不知所終。如果他們不是受命出國的話,即使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衝擊,也不至於如此下場,起碼還能夠在某個軍隊離休所里安度晚年。可惜四野這一批優秀的部隊和將領,服從領導安排,赴湯蹈火,最後弄得里外不是人,連他們的名字和部隊番號都被抹去了。

漢城戰爭博物館公開展示了這些史料,難道還不值得去看看嗎?朝鮮戰爭過去50年了,北京軍事博物館中應當給這些軍人和他們的部隊應有的評價。不能因為領導人的失誤而抹煞他們。這樣太不公平了。國觴英靈,魂歸來兮。我向方虎山將軍的照片深深一鞠躬。在漢城戰爭博物館外邊有一個巨大的塑像,南北兩方的軍人在戰場上擁抱在一起。文字說明,在朝鮮戰爭中往往父子、兄弟分屬兩方,在戰爭上相遇。

背景資料:

徐滇慶簡介:長城金融研究所所長、第九屆(1994-1995)中國留美學者經濟學會會長。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終身教授,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兼職教授。1945年生於昆明,1967年畢業於東北大學自動控制系。1981年獲得華中理工大學經濟管理碩士,1990年獲美國匹茲堡大學經濟學博士。1990-1994年在加拿大薩斯凱徹溫大學任教。1994年至今,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休倫學院經濟系終身教授。同時擔任西安交通大學,中山大學,華中理工大學,雲南大學,東北財經大學,江西財經大學兼職教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