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一朝進了大陸ICU 十年積蓄兩月用盡

盈盈父母來到ICU門口,希望看看孩子

‌‌“在廣東省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ICU)住了2個多月,現在家裡能拿出來的錢已經不多了,希望得到社會熱心人士幫助。‌‌”一則無力支撐ICU高昂費用的求助,引發我們對ICU關注。

一病返貧,對於他們來說是大概率事件:年輕的夫婦因女兒入住ICU兩個月而耗盡了十年打工積蓄;子女為拯救母親四處借錢;有的人甚至因無法承受高昂的費用,不得不放棄治療……‌‌“辛辛苦苦幾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這樣的描述對於ICU的患者來說,最貼切不過,他們的家人,面臨‌‌“兩難‌‌”:難以承受親人生命垂危之痛,更難以承受ICU治療費用之重。

一個案例

十年積蓄兩月用盡

上周六,90後小梁,以及她的丈夫、80後小楊,再次來到廣東省人民醫院,從醫院側門進入,拐過幾個彎後,去到住院部大樓,坐電梯上18樓兒童危重病監護室(PICU),按門鈴說:‌‌“我是5號床家長,過來找一下醫生。‌‌”這一過程,他們此前從沒想過,會出現在自己的人生中,甚至用‌‌“床號‌‌”代替女兒的名字。

今年2月15日,兩歲五個月的女兒盈盈住進PICU,至今已經兩個多月。等了十幾分鐘,護士說,醫生要周一才回來。PICU探視時間為每周二、四的下午,其他時間如果醫生在,還可以試一下,看能不能進去見女兒一面,但醫生不在,鐵定是見不到了,兩人免不了失望,怔怔地站了好一會兒。

為了多賺錢,他們沒日沒夜地加班工作,一臉疲憊。省人民醫院兒科主任醫師林曉源說,孩子送來時已經病重,由流感病毒引起重症肺炎,同時神經系統受損。如今肺炎已經基本治癒,目前主要表現為多發性神經根神經炎,無法吞咽,咽反射很弱,一側肢體周圍神經損害,同時有膈神經損害,氣道排痰能力很差,‌‌“我們覺得這孩子有希望救回來,所以在家屬欠費的情況下,依然堅持用藥。但是,最終能否恢復,則難以肯定,也許會因痰堵致死,我們護理做得很好,孩子才堅持到現在。‌‌”

經濟困難是主要問題。小梁和丈夫在廣州嘉禾望崗的工廠打工,本來,十年打工生涯已經有一些積蓄,日子過得還可以。女兒一病倒,十年的積蓄兩個月就耗盡了,還向親友借了不少,一大沓單據顯示,目前已經花費了20多萬,一開始每天6000-7000元,接着每天2000-3000元,對於他們來說,很是艱難,想借錢,都不知道找誰借了。

每次小梁進去看女兒,女兒就沖她微笑,雖然戴着呼吸機,但精神狀態看起來還可以,她捨不得放棄。‌‌“聽說這些祝福的貼紙,是孩子病好後父母留下來的。‌‌”看着PICU裏面的‌‌“祝福牆‌‌”,小楊說,他多麼希望,有朝一日,他們也可以貼上一張祝福語。

一項調查

一月工資難維持一天

記者在廣州幾家三甲醫院的ICU門口,對前來探望ICU病人的家屬,進行了一個小調查。患者在ICU內一天的花費大概在2000-20000元,比較多在6000-10000元之間,大多身在普通工薪家庭。父母或者子女一個月的工資,不夠支付患者一天治療費,一病返貧的情況,在這裡變得普遍。

守候在外面的家屬,偶爾也互相談論錢這個現實的問題,甚至互相支招如何再向親戚點借錢,商量着通過什麼途徑變賣家產。在這樣一個特殊的場景里,他們心情相當沉重,一邊是難以承受親人生命垂危之痛,另一邊是難以承受ICU治療費用之重。

有的病患剛住進ICU,情況還很不穩定,家人通常一整天一整天地守候在ICU門外,陪伴着親人在生死線上掙扎。有的病患已經住了好幾個月,家人每次來探望,都捨不得離開,有人在探望病人後,忍不住掩面哭泣。‌‌“如今我們進退兩難。‌‌”黃先生來自揭陽,12歲的女兒從4月2日住進ICU,女兒左腿被病毒感染後已經全部壞死,但因患再生障礙性貧血無法進行手術,如今已經花了三十多萬,積蓄用光後,賣了老家的宅基地,依然感覺治療費是個‌‌“無底洞‌‌”。

月初,29歲的湖北仙桃人雷虹在廣州入住ICU,每天約兩萬元的支出,讓母親望而生畏,只好住進醫院負一樓條件稍差的ICU,治療費依舊需要6000元/天,一下子把一個本不富裕的家庭帶向了無法支撐的邊緣。而在廣東陽江,阿漢與前妻生的女兒患上了尿毒症入住ICU,花費過百萬,現任妻子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兩個小孩外出打工,來維持家庭。

一種解釋

為什麼ICU收費那麼高?

一篇關注ICU收費貴的文章,在網絡上引起廣泛轉發。這篇文章首先回答了一個問題,為什麼病人在住院過程中,醫生會建議轉入ICU?因為這種病人,往往情況已經非常嚴峻,生命體征出現不穩定,需要呼吸機、心電監護等儀器支持,已經不再適合住在普通病房,ICU能提供更好的生命支持、更安全的環境、更及時方便的搶救措施。

ICU收費貴,也是有原因的。首先是硬件貴,ICU每張床常常都要用到呼吸機(有創/無創)、心電監護、負壓系統、氧氣系統、輸液泵、除顫儀、有創血壓監測等,還有一套中心監護設備掌控全局,還有各種床旁檢查設備。其次是治療貴,呼吸治療本身是一種昂貴的治療,抗生素、對症治療的藥物、血液製品等,都很昂貴。

而且檢查頻繁,因為病情變化太快,各項指標往往在一天內反覆檢查。還有醫護人員值班強度大,對病患搶救多等,也導致了費用昂貴。記者就此篇文章諮詢了廣東省人民醫院兒科主任醫師林曉源,他認為確實如此。

據了解,目前ICU的收費標準,均由省市統一規定。2006年10月1日,廣東省物價局、廣東省衛生廳聯合頒發的《中央、軍隊、武警、省屬駐穗非營利性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價格》新標準開始實施,由於ICU監護、治療費用高,成為收費管理的重點部門,對於各項操作以及收費有了嚴格而細緻的規範,並有相應的說明。

一方觀點

醫保可否對ICU病患傾斜?

對於ICU患者而言,有一種痛不得不說,一些項目和進口藥物都不在醫保報銷範圍之內,ICU病人進口藥物使用頻繁、價錢貴,成為患者家庭的重擔。林曉源提出,大病、重病,更需要醫保政策的傾斜。

兩年前,位於機場路的廣州某三甲醫院一位ICU臨床醫生曾指出,由於醫保報銷目錄的限制,ICU在搶救病人時,運用的藥物和治療手段,往往無法獲得醫保的報銷,有三四成的病人,往往因家中貧困,而選擇簽名放棄治療,在普通病房內‌‌“等死‌‌”。

他指出,醫保相關部門在設定報銷目錄時,對一些費用高、不常見的藥物‌‌“設卡‌‌”無可厚非,這樣有助於減少過度醫療的現象。然而,從醫院各個科室送進ICU的病人,往往已經嚴重到需要及時搶救的程度,需要一些費用高但效果好的急救藥物,但這些急救藥物沒有納入醫保報銷目錄的範圍。

目前,‌‌“一旦發生高額醫療費用,可能導致家庭災難性醫療支出‌‌”仍然存在,對此,醫保部門介紹說,除享受城鄉居民醫保待遇和大病醫保待遇外,符合條件的城鄉居民醫保參保人還可向民政部門申請社會醫療救助。此外,目前還可通過商業補充保險等多種方式共同擔負重大疾病保障作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羊城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