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東步亮:深圳滑坡 這做法「一蠢再蠢」

——原題:愚蠢而自欺欺人的深圳官僚

據當地媒體人透露,深圳有關方面卻幾乎在同時,暗地裡通知本地媒體一律不得轉發國土資源部官微「國土之聲」將此事定性為「生產安全事故」的微博,不得分析評論和做延伸解讀,並無恥地要求「突出編髮」《新華社評深圳滑坡:災害不幸,應急表現可圈可點》這樣轉移視線、肉麻吹捧的洗地文章。這就是深圳官僚的所作所為。當然,這也許不是深圳市委書記或市長的主意,但卻可看出其下屬官員的「一蠢再蠢」。

廣東省一眾領導到事故深圳塌渣土現場附近,獻上白菊花,為遇難者默哀

繼12月25日晚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和市長許勤等一眾官宦在深圳光明新區“12·20”事故新聞發佈會上向電視鏡頭鞠躬道歉之後,26日上午,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省長朱小丹和馬興瑞等人又到事故現場附近,獻上白菊花,為遇難者默哀。

這是深圳“12·20”事故發生以來,中共官方高層做出的還算人性的一次表態,較之今年發生的天津港大爆炸和長江東方之星沉船等重大事故中天津、湖北、上海等地政府官員的表現,確實要高出幾分。這是一個正常社會有理性、有人性的官員本應有之的正常舉動,無論鞠躬道歉還是獻花默哀,均理所應當——甚至如果他們懂得廉恥,還應該有人自覺主動地辭職。所以對此無須稱讚,他們的所作所為只是回歸正當和常理。過去其他地方的官員沒有這樣做,只能說明其他地方的官員更為寡廉鮮恥,非我人類。

不過,這一切並不能掩飾深圳和廣東官員暗藏內心的虛妄、愚蠢和卑鄙。從一開始,深圳官方高層(也許還包括廣東高層)就試圖將此次事故定性為“自然災害”。本專欄上一篇《生民的災難 官宦的狂歡》已寫到,事故發生之初國土資源部官方微博“國土之聲”就發出了“初步查明垮塌體為人工堆土,原有山體沒有滑動”的認定,這是有目共睹的事實,但在深圳的壓力或公關之下,被刪掉了。其後,深圳官方又公關中央媒體、指令本地媒體,使得媒體對此事的報道後面都變成“災害”而不是“事故”,故意混淆是非,操縱輿論,使人們——特別是北京的高層官員模糊了對此事的認識。

如果說上面這一切,宣傳系統的官僚即可做到,那麼另一點則一定來自統管全局的主要官員的授意:在深圳方面向上級所做的彙報中,故意反覆強調此事是“災害”,或者故意弱化此事不是人為事故,以致國務院於12月23日成立的調查組由國土資源部部長擔任組長而不是由國家安全生產監管總局局長擔任組長,調查組名稱也叫“災害調查組”而不是“事故調查組”。熟悉中共官僚體系運作的人都知道,國務院主要是根據地方政府層層上報的內部報告來做決策(網絡民意和媒體報道多數時候被忽略或只是參考),深圳方面故意混淆是非的內部報告誤導了國務院的這一決策。深圳方面也許以為,他們的這些“運作”能夠欺騙中央得呈,從而矇混過關,將事故定性掌控在自己手中。

豈料,人算不如天算,國務院派來的調查組在這麼大的事故、在這麼明顯的人為原因面前,沒能也不敢按深圳的意志行事,而是在兩天後(12月25日)認定,“此次滑坡災害是一起受納場渣土堆填體的滑動,不是山體滑坡,不屬於自然地質災害,是一起生產安全事故”,隨即,“根據《生產安全事故報告和調查處理條例》(國務院令第493號)有關規定,經國務院同意,成立由安全監管總局牽頭的國務院深圳光明新區渣土受納場‘12·20’事故調查組,由安全監管總局局長楊煥寧擔任組長,立即開展事故調查工作,依法依規嚴肅追責”。這個變動,不僅調查組組長由國土資源部部長換為安監總局局長,調查組的名稱也由“災害調查組”改為“事故調查組”。顯然,這證實國務院此前做出的決策是錯誤的。那麼,故意在彙報材料的遣詞造句上誤導國務院的深圳,是否也應該被追責?

從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25日鞠躬道歉之前的講話中也可以看到,深圳方面對國務院調查組宣布的這一定性,其實是無奈的,所以他才說,“也許大家剛剛在央視的報道中看到了”,所以他才表態,“堅決擁護國務院深圳光明新區‘12·20’滑坡災害調查組(在這裡他還稱調查組為‘災害調查組’,也許只是口誤)的定性,積極配合調查組開展調查工作,根據事故調查組處理意見,該負什麼責任就負什麼責任,該接受什麼處理就接受什麼處理,該處理什麼人就處理什麼人”。

一方面,在公眾和上級面前表現得無比誠懇、虛心;另一方面,據當地媒體人透露,深圳有關方面卻幾乎在同時,暗地裡通知本地媒體一律不得轉發國土資源部官微“國土之聲”將此事定性為“生產安全事故”的微博,不得分析評論和做延伸解讀,並無恥地要求“突出編髮”《新華社評深圳滑坡:災害不幸,應急表現可圈可點》這樣轉移視線、肉麻吹捧的洗地文章。這就是深圳官僚的所作所為。當然,這也許不是深圳市委書記或市長的主意,但卻可看出其下屬官員的“一蠢再蠢”。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從民間評價來看,深圳市委書記馬興瑞上任以來,雷厲風行,“馬上就辦”,解決了深圳多年解決不了的二線關撤關、地鐵八號線上馬等諸多民生問題,其實頗得民心,但這些為他出謀劃策和具體辦事的“豬一樣隊友”下屬,恐怕最終要害慘他。在這樣一個整體腐爛的體制里,有一兩顆正常的米粒也煮不出正常散發著芳香的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東方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