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逼出來的 現在中國遍地都是賭徒

拯救溫州、拯救民企的行動遭遇反對,有人認為,救溫州就是救賭徒。這一極端的言論極端錯誤,民企從來不是賭徒的代名詞,他們沒有資金、靠山等賭本。應該反思的是,是什麼把許多民企業主逼成賭徒。

如果說溫州人是賭徒,如火如荼的高利貸市場顯示,中國遍地是賭徒。以中國盛產賭徒來解釋這一現象,顯然是不負責任的歸納法,就如有人看到幾個日本公園裡失業者的幾頂帳篷就認為日本遍地都是貧民窟一樣。

賭徒是逼出來的。

寬鬆的貨幣把中國企業主逼成賭徒。貨幣泡沫是資產泡沫的溫床,在中國經歷了長達十年之久令人匪夷所思的年均18%的廣義貨幣高達增長之後,後果呼之欲出,誰老老實實做實業,誰就是傻瓜。因為資本市場的溢價收益,是實體的數倍之多。

實體經濟噪動不安,等而上者實體與虛擬經濟兩者兼顧,得其中者拉着實體的虎皮做虛擬經濟,等而下之者拋棄實體經濟的名份直接衝著虛擬經濟去了。事實上,在房地產市場興盛時,所有大型實體企業全都衝著房地產市場而去;而在資本市場盛行時,許多企業成立了私募股權基金;到礦產資源溢價高時,很多企業又掘煤去了,千萬別以為那是從事實體,他們不過追求的是資本市場對礦產資源的高額溢價。

錯誤的稅賦激勵機制使很多人走向資本與貨幣市場。

從今年開始,政府開始稅收體制的深度改革,從年初開始推出房產稅,到年末為小微企業減負,表面上降低了實體經濟的負擔。實則不然。實體企業除了17%增值稅、25%企業所得稅,還需繳納城建稅、教育稅附加、地方教育發展費、價格調節基金、堤防費、房產稅、土地稅、印花稅、房屋租賃稅、工會經費、殘疾人基金,再加上各種收費和罰沒,企業的實際稅負已超30%。

資本市場的大小非們套現雖然要繳納所得稅,卻有廣闊的避稅渠道。根據《關於個人轉讓上市公司限售股所得徵收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的規定,自2010年1月1日起,轉讓限售股取得的所得屬於“財產轉讓所得”,應按20%的比例稅率徵收個人所得稅。按照財產轉讓所得的計稅方法,應納稅所得額為以個人每次轉讓限售股的轉讓收入,減除股票原值和合理稅費後的餘額。但有江西鷹潭等地方政府目前該市已出台相關文件,在當地證券營業部進行的“大小非”交易,可以在地方政府所徵收的所得稅部分予以80%的優惠。另一些企業成立職工持股公司,在稅收優惠地註冊,既可免徵兩年企業所得稅,優惠期滿後只徵收15%的企業所得稅。大小非的高額溢價加上避稅舉措,使得資本與貨幣市場的稅收優惠遠高於實體經濟。

資金利率的二元化把擁有資金者都逼成了賭徒。存在銀行里一年獲得2.5%的存款利息,進入高利貸市場則能獲得至少40%以上的收益,何去何從,不言自明。銀行的存貸款利率雖然受到嚴格管控,卻能通過匯票市場、擔保公司等途徑曲徑通幽,追逐民間市場的高額利率,更不必提真正的民間資金,因此,利率的二元化直接把民資變成了賭資。

另一些企業則因為恐懼產權不明晰急於做大、上市,與投行進行對賭交易。典型的案例是蒙牛與摩根斯坦利的對賭。蒙牛上市前曾與大摩有過一個對賭協議,承諾10年內,外資系隨時隨地可以凈資產價格或者2億元人民幣的“蒙牛股份”總作價中較高的一個價格,增資持有“蒙牛股份”的股權。與投行的對賭或者導致企業盲目擴大產量,或者導致創業者失去對企業的控制權。

民企業主並非天性賭性足,而是在物權保護不完善的情況下急於自保產權,因此不惜花費巨額代價對賭,不惜在企業管理未完備時擴大規模,甚至拋棄空殼資產舉家移民。只要財富安全感喪失,對賭等短期行為就難以杜絕。

經濟賭徒是縱容出來的。最近國務院出台38號文,整頓全國近500家交易所。筆者碰到的誠實經營者對政府遲遲不整頓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交易的是不靠譜的期貨產品,卻打着電子盤的名義;明明說可以現貨交割,卻人為設置障礙,讓企業難以交易;電子盤與現貨市場價格相差數百倍,卻仍然無人制止。當政府整頓時,卻一視同仁地把大刀對準可以交割的誠實經營者與賭徒,早知如此,還不如當初就當賭徒。

賭徒是縱容出來的。

真正的賭徒必然是擁有賭本的人,他們不必擔心資金成本、不必擔心糾錯成本,永遠有人買單,顯然,除了國有大企業,誰也不具備這樣的優沃條件。因此,在國際併購市場,中國某些大型資源性企業屢敗屢戰卻又屢戰屢敗,總資產急劇擴張,贏利節節下降,不得不靠政府補貼。是為縱容賭性。

不要責怪溫州人賭性強,也不應責備國人全有賭徒心態。培育賭徒必須有賭徒土壤,當土壤養份稀薄時,賭徒數量自然減少。(葉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和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