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陶鑄之女:母親找鄧小平申冤受冷遇內幕

陶鑄之女陶斯亮回憶母親曾經拿着父親的材料,帶着我,去找鄧小平。我們從他那出來,心都涼了,因為我們鄭重遞上我爸的申訴材料,當時他很不經意地放在一起,開始跟我們談他的孫子、孫女,談他的天倫之樂。本文摘自《魯豫有約:名門》,作者陳魯豫,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陶斯亮後來與其母找鄧小平平反父親冤案,鄧的表現讓他們心涼。圖為1966年,毛澤東在林彪、周恩來、劉少奇、康生、陶鑄、鄧小平、朱德、陳毅、賀龍等人的陪同下,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紅衛兵

父親含冤而逝,母親在廣州農村一間四面漏風的破屋裡獨自生活。陶斯亮返回了西北。她無法原諒自己。身為醫生,她看過許多人,救過許多人,甚至守護着他們離開人世,但是對於病危的父親,卻沒能給他餵過一次葯,打過一次針,甚至在臨終之際也不能看上一眼。陶斯亮自責,心痛,無奈。昔日的“紅色公主”在父親被打倒、逝世後,命運已完全改變。所幸,她學醫出身,憑技術吃飯,在小心翼翼之中尚能保全自己的尊嚴。此時,她才完全明白父親當初的苦心和遠見。

1970年,陶斯亮生下了第二個孩子,曾志此時正在廣州農村與百姓同吃同住同勞動。她多次希望和女兒團聚,都沒成功。

直到1972年,在周恩來的關照下,兩人一起來到陝西臨潼定居下來。陶斯亮在臨潼26醫院工作,曾志則在一家干休所生活。經過了無數的悲歡離合後,這對母女暫時過上了一段平穩的生活。

1973年,曾志又給毛澤東寫信,希望回北京看病。接到曾志的信後,毛澤東通過汪東興安排她們回京。這時已經有一些老同志獲得解放,陶斯亮也開始四處奔走,爭取為父親平反。

陶斯亮:回北京之後,我人生的一個重要目的,是為我父親平反。那幾年我活着就為這件事,只要上完班,就去圖書館去翻20世紀30年代的報紙,再不就是聯繫我爸當年在南京同監獄的人,讓他們回憶情況,我抄寫材料,一份一份地送。

魯豫:往哪兒送?

陶斯亮:像現在上訪的人一樣,不知道該往哪兒送,也不知道會有什麼結果。反正誰在台上給誰送,也沒有別的途徑,周圍的人都垮了。

我媽曾經拿着我爸的材料,帶着我,去找鄧小平。他屬於那種絕對不會當面給你承諾什麼的人。我們從他那出來,心都涼了,因為我們鄭重遞上我爸的申訴材料,當時他很不經意地放在一起,開始跟我們談他的孫子、孫女,談他的天倫之樂。我和我媽出來以後,誰也不吭氣,心說這下完了,又沒希望了。

沒想到鄧小平一復出,立刻就給我爸平反。他作了批示,讓胡耀邦重新調查我爸的案子,說陶鑄沒什麼問題,是我黨的老同志,表現很堅定。所以馬上就給他平反了。1978年12月平反,他和彭德懷的追悼大會在人民大會堂召開,非常隆重,來了幾千人。我站那兒一滴淚流不出來,我媽是淚飛如雨。我只是覺得茫然,覺得父親平反了,覺得自己突然不知道為什麼活着了,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活了,人到了這種地步,得有點目標才行。

平生最大心愿已了,陶斯亮和母親在北京過起了平靜的生活。她在空軍總醫院當醫生,曾志任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

母女倆相依為命。陶斯亮感受到了遲來的母愛。雖然在她的記憶中,母親從沒撫摸、擁抱、親吻過她,她也從不對母親說“愛”字,但是父親去世以後她逐漸明白了,母親是怎樣一個非凡的女性。母親堅強的性格,母親忍受苦難的能力,給了她巨大的鼓勵。陶斯亮的一雙兒女也在母親曾志的撫養下長大成人。

1994年,曾志病重住進醫院,母親將不久於人世的那段日子,陶斯亮也搬進了醫院,母女倆常談些過去不曾涉及的話題。談的最多的是陶鑄。陶斯亮問,你現在還想念爸爸嗎?曾志說,我做夢老夢見他,可是很奇怪,在夢裡兩人總是碰不到一起。1998年6月21日,曾志與陶鑄終於在另一個世界團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劉詩雨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