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體育 > 正文

大陸女排隊長被甩賣 彼此心照不宣

2015—2016年中國排球聯賽10月31日拉開帷幕。在賽前公佈的各支俱樂部球員轉會名單中,人們意外地發現了中國女排隊長惠若琪的名字。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位頗受各地球迷喜愛的「排球女神」被母隊江蘇女排公開「甩賣」?這一離奇的轉會風波又折射出排球聯賽轉會政策中的哪些漏洞?

在今年女排世界盃前,惠若琪因為心動過速進行微創手術,術後一直在南京家中休養。中國女排世界盃奪冠後,人們在欣喜之餘也一直牽掛着惠若琪的病情,冀這位人氣頗高的「排球女神」能夠擺脫病魔,踏上里約奧運的賽場。然而,世界盃結束後惠若琪一直保持低調,而在9月29日中國排協官網公佈的轉會名單上出現了惠若琪的名字。

作為國內女排中為數不多的全面型主攻,惠若琪一直是各支球隊的「香餑餑」。今年女排世界盃前惠若琪的傷退,曾讓人對中國女排的實力產生了懷疑,足見她對於一支球隊的重要作用。2013年,在國內人員轉會市場尚未真正形成之時,惠若琪就曾從江蘇女排轉會至郎平掛帥的廣東恆大女排。雖然外界並未透露具體的轉會費用,但有消息稱轉會費用和恆大女排支付給惠若琪的薪資遠遠超過其他球員。惠若琪的轉會也讓江蘇女排從一支勁旅一路跌到了保級圈,通過與河北女排的升降級附加賽勉強保級。而今年聯賽主動轉會惠若琪,是江蘇女排的實力提升明顯已不再需要惠若琪還是另有其他苦衷?

其實,江蘇女排將惠若琪列入轉會名單並非江蘇隊不需要惠若琪,而是中國排協規定新賽季的聯賽中每支俱樂部20名報名球員中必須有12人進入轉會市場,各隊只允許保留8人。由於惠若琪今年聯賽處於休賽狀態,很難披掛上陣,只能起到助理教練和球隊保障的作用。因此,將惠若琪掛牌就能省出一個名額,讓更多的主力球員留在隊中,不被她隊「搶走」。

排協的「強行掛牌令」本意在於打開早已僵化的國內球員轉會市場,讓有潛力、有能力的球員能夠在更好的舞台上展現自己,同時也能給運動員和俱樂部一個雙向選擇的機會。然而,問題在於中國排球聯賽並非一個真正意義上的職業聯賽,各支俱樂部實際是由各省市體工隊為班底,再加上贊助商的投入組建的球隊。以惠若琪為例,她是江蘇體工大隊的球員,即便轉會到其他俱樂部,也必須徵得江蘇體育局的同意才可以放人。「強行掛牌令」的實施情況並不理想,很少有球隊真正通過這一途徑轉會球員,因為各球隊為了應對這一「掛牌令」,掛牌的球員要麼是傷病纏身根本上不了場的球員,要麼就是根本沒有任何比賽經驗的青少年球員。各隊似乎早已心照不宣,其他俱樂部如果想幫這些「掛牌」球員治傷,或者幫助其他省市隊培養新人的話可以轉會掛牌球員,即便這樣還需要付一筆價值高昂的轉會費。因此,這種光賠本卻不買好的買賣,自然不會有太多俱樂部認同,「強行掛牌令」也就此成為了一紙空文。

既然強制掛牌令沒有成效,中國排球業內人士需要思考利用更加科學合理的手段來攪動排球聯賽的轉會市場,讓更多有潛力的年輕選手得到更多鍛鍊自己的機會。

引入頂級教練

近幾年,中國女排迎來了人才井噴,朱婷、袁心玥、張常寧等一批天才球員相繼湧現。但為何之前幾個奧運週期沒有這些天才湧現?難道這只是一個偶然現象?其實並不然,這些天才的出現與郎平當選國家隊主帥密切相關。如果能夠有更多高水平的排球教練湧現,不少球員會看到自己成功的希望,也願意投入這些教練的麾下,轉會市場有流動性。

重組青訓體系

中國排協在今年聯賽開始前的籌備會上曾對外宣佈:要在2020年徹底實現職業化,真正讓企業投資組建的俱樂部代替現有的專業體工隊加上贊助商的合作模式。這一願望當然是中國排球聯賽未來發展的美好圖景。如果俱樂部之間僅僅是相互買賣國內現有球員,或者租借外援,那麼中國排球很有可能會步中國足球的後塵,出現後備力量嚴重不足的窘境。因此俱樂部需要更好地建設自己的人才梯隊和青訓體系,為中國排球的未來儲備人才。

球員恢復自主

未來的球員首先需要恢復自由身,不是屬於某個省市體工隊的球員,擁有自己選擇球隊的權利。在人才轉會方面,中國排協可以根據國內外聯賽行情設定一個轉會費上限,以防止某些俱樂部故意抬高轉會費從中謀利,破壞聯賽的秩序。至於比賽的賽期,更需要與國際接軌,將如今三個月的「快餐式」聯賽延伸至五六個月,並適當包裝球員和教練,舉辦商業明星賽提升聯賽的商業價值。如果聯賽能夠真正實行職業化,有更多高水平的球員和教練加入其中,水漲船高國家隊的水平也會有更大的突破。

責任編輯: 林億  來源:大公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hk.aboluowang.com/2015/1108/641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