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謝田: 習奧在兌現杜魯門的預言嗎?

習看來唔係一個喜歡做表面文章的人,也不太有在國際場合做秀、顯示的心理。那麼,他與 奧巴馬單獨會談的真正目的,就肯定係不能示與公眾的了,他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這個秘密係咩?如果我們看到,習近平自從上台以來的所作所為,其實係在反腐和反貪中,剔除了幾乎係中共前幾任黨魁留下的整個機制,人們就不難看出,他很可能就係中共的一個勤懇的掘墓人!習本人係否意識到了這一點呢?可能意識到了,也可能意識不到。

美國總統奧巴馬在白宮國宴款待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時候,在步入宴會廳之前,兩人從樓梯上下來,正好在美國前總統杜魯門的大幅肖像前走過。奧巴馬大概不會知道其中的奧秘,習近平大概也沒有特別的留意,因為白宮裡的肖像畫太多了。但在中國大陸,尤其在中年以上的人群中間,杜魯門可係大名鼎鼎、如雷貫耳,他因為當年預言中共的紅色江山會在第三代、第四代身上改變顏色,而在大陸廣為人知,也被中共喉舌謾罵和詬病。但係,就在中共第四代領導人習近平訪美之際,杜魯門的預言,可能很快就要實現了。

習奧會缺乏實質進展

《熱點互動》主持人芳菲問及,習近平訪美落幕,中國在此行中有咩收穫。如果仔細盤點,習本次訪美的〝收穫〞,還真係寥寥無幾。中共的〝支票簿外交〞、撒錢用訂單開道、承諾多項援助資金,人們都耳熟能詳。這次也不例外,有300架波音飛機墊底,不愁西雅圖與美國工商業人士的會面,不會有人捧場。中共官方公布的49項〝成果〞,都係表面和膚淺的。中美在最棘手的問題上,沒有咩實質的進展;外界對中國嚴峻的經濟形勢,依然充滿了憂慮。

本次習奧會安排的倉促匆忙,從與教皇的訪問衝突,就可見一斑。習訪美和教皇訪美的時間大部分重疊;西方媒體普遍認為,教皇搶了習的風頭。方濟各從古巴抵達美國,訪問期間美國電視台全程報導,美國正副總統和夫人都到機場迎接,費城的彌撒吸引了近百萬人,時代華納甚至推出專門的電視頻道,向全美1500萬訂戶播出。但教皇的美國訪問,早在一年前就確定了,習近平訪美,半年前開始籌備。顯然,中共外交部肯定有人會被因此而撤職。中國和梵蒂岡沒有邦交關係,互不通氣,可能也係其中一個原因。

習奧會缺乏表面上的成果,還體現在中美雙方沒有像人們預期的那樣,發表正式的聯合公報。在中國最看重的問題上,如中美投資協定(BIT)談判、人民幣加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特殊提款權(SDR)、美國支持中國主導的亞投行等等,雙方也沒有取得實質性的進展。

在美方最關心的網路安全方面,習奧會雖然達成了初步協議。但這個協議在本質上,根本沒有被中美高層所接受。習近平講:〝中國政府不會以任何形式參與、鼓勵或支持任何人從事竊取商業秘密行為。〞但問題就出在呢度,在中國政府看來,他們認為所有的訊息,包括政治、商業、軍事訊息,統統係國家機密。要美國和中國互相放棄利用網路獲取機密,就等於係讓大國之間放棄間諜行動一樣,在當今社會,在當今人們的道德標準下,係根本就不可能的。美國國家情報總監克拉帕(James Robert Clapper, Jr.)更係直截了當的表示,對中美達成的互不進行和支持網路經濟間諜活動的協議,完全不表樂觀。

美國商界的憂慮,如中國方面試圖迫使他們以轉讓技術來換取市場准入,和他們的商業機密頻頻受到竊取,這些問題都沒有因為習奧會得到解決。其他如微軟和小米合作,微軟智能雲平台通過〝小米雲服務〞推出,或百度與微軟協議,讓百度成為微軟Edge中國的默認搜索引擎和主頁,以及滴滴、快的等打車軟件分別和美國的Lyft合作,及雙方聯合開發雲端服務、雲計算市場等等,都唔係美國企業真正需要的。

外界多把習訪美和當年鄧小平訪美相提並論。也許,其中真有可比之處。鄧當年訪美,回國後即開始越戰。習這次訪美,返去之後再度跟越南就南海開戰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中國不可能與美國的盟友日本在東海交戰,也不太可能與美國的盟友菲律賓在南海交戰,剩下唯一的可能,就係攻打自己的共產主義盟友——越南,橫掂美國不會幫助越南。這回兒,跟美國老大交代過了,大佬也同意了,可能就會動手了。

如果從表面上看,中美之間幾乎沒有任何實質性的成果,那麼習近平為咩要在半年前決定訪美?習看來唔係一個喜歡做表面文章的人,也不太有在國際場合做秀、顯示的心理。那麼,他與奧巴馬單獨會談的真正目的,就肯定係不能示與公眾的了,他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這個秘密係咩?如果我們看到,習近平自從上台以來的所作所為,其實係在反腐和反貪中,剔除了幾乎係中共前幾任黨魁留下的整個機制,人們就不難看出,他很可能就係中共的一個勤懇的掘墓人!習本人係否意識到了這一點呢?可能意識到了,也可能意識不到。因為,如果天滅中共係天意,天意之下,實際運作的人,很可能係在努力的〝反腐保黨〞,但實際上做的係〝替天行道〞。這一過程,正係美國第33任總統哈里.杜魯門(Harry S. Truman)所英明的預見。

對爭議中的話題,美中基本上係各自表態,正如兩岸各表,各講各的話。但這種各表,實際上標誌着一個新時代的開始,標誌着兩個陣營對決的號角已經吹響。當然,對決係在自由世界和共產陣營的最後堡壘——中共之間展開的,至於習近平在其中扮演了咩樣的角色?我們還不得而知。因為,習近平和胡錦濤不同,習有自己的女兒、哈佛的畢業生隨團,女兒可以翻譯,使習近平可以和奧巴馬在絕對私密的條件下,直接交換意見。這和胡錦濤當年不同,因為胡根本就沒有與美國總統直接交談的機會,有心講心裏話時,江澤民的耳目李肇星,就立即摻乎了進來。

親共的海外媒體,也意識到了當前國際局勢的詭異,出於暗助中共的考量,覺得世界形勢如地動山搖。表面上看,係中俄攜手,挑戰美國。但從本質上看,局勢可能恰恰相反。奧習密室會談之時,正係普京準備空襲敘利亞、扶持敘利亞的阿薩德、打擊西方支持的反對派之際。隨後的聯合國大會上,奧巴馬和普京冷面相對、唇槍舌劍。在詭異的多邊關係中,中國雖然與俄國維持表面和諧,但這可能恰恰係翻臉的開始,係中共再次遠離北極熊、與美國合作的開端。70年代的中美合作係第一次,如今可能重演。但這次合作係否能開步,有待於習近平係否能首先安內,能夠真正掌控中國的政經局勢。無論最後結局如何,左中右的觀察家都同意,中國和世界的巨變,正一步步到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新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